【專欄】為什麽說川普發動了一場流產的政變

郭寶勝
·5 分鐘 (閱讀時間)

川普註定要成為兩百多年美國憲政史上的奇葩總統。作為最高行政首腦,他竟然呼籲他的支持者包圍最高立法機關,以推翻民主大選結果、顛覆民選候任政府,結果雖然暫時性地中止了國會認證大選結果的程序,但最終還是被國會兩黨排除萬難、完成當選總統認證,平息了川普流產的政變。

11月7日,美國總統大選的結果被傳統上的媒體及權威機構確認,那就是拜登當選、川普敗選。對此結果,包括臺灣蔡英文總統在內的世界上大多數領袖都陸續予以承認。而川普不僅不承認,反而以大選舞弊為藉口,展開司法訴訟等活動試圖推翻大選結果。然而川普團隊有關大選舞弊的六十多個案件除一個無關緊要的案件外全部被各級法庭駁回,最高法院也駁回了兩個案件。12月14日,美國各州依照憲法進行了選舉人團投票,各州結果確證後,當選總統依然是拜登。川普仍然不死心,多次發推特要其支持者1月6日到首都華盛頓DC遊行集會,當時他的目的就是在1月6日總統大選最後一個環節:國會確認時給國會施壓以改變結果。1月6日前,川普多次公開或私下施壓給國會確證結果大會主持人——參議院議長、副總統彭斯,要他違反憲法直接推翻結果。這個舉動跟川普逼迫司法部長巴爾查出大規模舞弊案件、逼迫喬治亞州務卿找出11780張選票一樣,都是逼公雞下蛋、逼男人生孩子的荒謬舉動。

1月6日中午,川普在白宮南門舉行的數萬支持者群情激憤、名為拯救美國(Save America Rally)的大會上大聲呼籲支持者勇敢地前往國會大廈,給正在確證大選結果的議員們施壓。(Now it is up to Congress to confront this egregious assault on our democracy. And after this, we're going to walk down and I'll be there with you. we're going to walk down to the Capitol. Because you'll never take back our country with weakness. You have to show strength and you have to be strong——川普原話節錄)數以萬計的極端川粉狂熱地衝向了國會山,不少人衝破防衛本來就很薄弱的警察防線闖進國會大廈裏面。從中午開始的國會參眾兩院認證當選總統大會由於闖進了暴徒和地下室發現炸彈而被迫中止。槍聲大作、國會議員們四散逃命、他們的辦公室在暴徒的搶掠下一片狼藉。因為副總統彭斯在中午去國會前發聲明要遵守憲法規定來處理大選結果認證,因此招致川粉極度不滿,國會大廈外樹起了對彭斯的絞刑架。暴亂愈演愈烈,至今有四人死亡,其中包括一名被暴徒用滅火器打死的警官。在國會被迫停止5、6個小時後,在國民警衛隊全副武裝護送下,國會重開,從1月6日晚8點到7日淩晨3點,國會依照憲法程序、不懼暴亂威懾,終於完成了2020總統大選的最終確認。彭斯大智大勇、一錘定音,平息了這場由川普發動的政變和內亂。

極端川粉不能和太陽花類比

本周,民主黨即將以煽動暴亂(incite insurrection)對川普總統進行彈劾,這個定性基本上是正確的,企圖顛覆民選候任政府的行為就是暴亂、就是政變。川普在1月6日的行為,類似中國大獨裁者毛澤東,在文化大革命中煽動紅衛兵砸爛公檢法、將國家主席劉少奇等人批鬥致死,極端川粉們無疑中作了一次紅衛兵。川普的行為,也類似1922年墨索里尼的法西斯黨在義大利國會選舉中失敗後(五百多席位只占了兩席),墨索里尼帶領三萬法西斯黨徒進軍羅馬、圍攻國會,最後迫使國會讓他出任總理。雖然程度有區別,但性質完全一樣,就是非法施壓國會,改變民主大選結果。

1月6日的極端川粉暴亂,也根本不是民眾起義。它不是臺灣的太陽花運動,「太陽花」完全是民眾自發的反對政府的行動,沒有權鬥、沒有政要作背後的黑手。而1月6日美國國會暴亂,是最高行政首腦鼓動其支持者圍攻國會,類似馬英九鼓動其支持者圍攻國會一樣。美國國會的暴亂,不是太陽花,而是毀憲亂政的罌粟花。

這場由總統發動的流產政變,最終在美國兩百多年民主憲政的偉大傳統前土崩瓦解,等待川普的將是彈劾、追責和法律的嚴懲。一切正如1月6日主持參眾兩院聯合會議的副總統彭斯所說:「國會必須依照憲法完成對大選結果的認證程序。在遭受史無前例的暴力和破壞後,國會當天就恢復了議事日程,這讓全世界再次看到美國民主制度的復原力和毅力」!美國依然是世界民主自由的燈塔、那閃耀的山上之城(The shining city upon a hill)。
本文相關影音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