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要錢不要命──不讓習近平賺大錢

邱垂亮
·9 分鐘 (閱讀時間)

民以食為天。有奶便是娘。視錢如命、甚至要錢不要命。有錢可以使鬼推磨。「不管是黑貓白貓能抓老鼠就是好貓」、「賺錢是鐵道理」,是人性。要自由民主人權,也是人性。兩者有矛盾和衝突,我叫價值文明衝突。

最近身體好一點,看了一下中國專家Clive Hamilton的兩大作,《Silent Invasion》(無聲的侵略)和《Hidden Hand》(隱藏的手),很有同感。只有在文明衝突論述上,我們詮釋不同,有不同看法。

黑貓和白貓

前書主題是中國用錢滲透澳洲、後書滲透西歐、北美各國的政經國安、科技教育、媒體文化的嚴重情形。兩書讓我突然驚覺的是,我一向太注重政治文化和政治制度,忽視政治經濟的重要板塊。

我去美國唸研究所,一頭栽進政治文化、政治制度和政治發展。雖上了政治經濟的課,但沒精研。後來教學政治50多年,一直因學識不足不太敢碰政治經濟。

Hamilton讓我想到柯林頓的名言,「It's the economy, stupid!」(是經濟,笨蛋!)。

鄧小平的「黑貓白貓],讓中國經濟崛起。習近平「有錢使鬼推磨」把世界民主國家搞得手忙腳亂、天翻地覆。

二戰後美蘇冷戰,最後專制蘇聯和東歐共產主義大敗,美國領導的民主世界大勝。原因當然很多,但最重要的應該是,從列寧、史大林、克魯雪夫到戈巴喬夫,因為重視軍事、忽視經濟。結果,不僅蘇聯、連它權勢領導的東歐,都民貧國窮,民不聊生。

毛澤東一樣,搞了三十多年的無產階級革命,更民貧國窮,餓死幾千萬人。鄧小平兩次被毛澤東清算鬥爭。毛死後,鄧復出,把共產主義丟得乾乾淨淨,大搞賺錢是鐵道理的國家資本主義。利用西方的自由市場發大財。習近平用鄧小平賺來的錢,窮兵黷武、大肆發展軍力外,也花大錢大作「一帶一路」的帝國夢。

一戰後,納粹德國、軍國日本也是大搞國家資本主義。但他們沒搞習近平銳勢力的「一帶一路」帝國主義。結果直接導致人類最大災難的二戰。

養虎為患

習近平錢那麼多,哪理來的?當然是我們經濟高度開發、有錢的民主國家、美國、歐盟、日本、台灣、澳洲等,大肆開放市場、大買中國產品、大量投資、設廠中國、門戶大開、讓中國侵門踏戶、又偷又買我們的先進科技造成的。

中國這個有牙齒、會吃人、窮凶極惡的怪獸,Frankenstein怪物,就是我們有錢先進民主國家養虎為患造成的。二戰後,我們對被西方帝國主義侵略兩百年的文明大國中國,非常同情。希望幫它快速發展,人民脫離多苦多難。

1960年代初我去美國念研究所。第一堂課就是Gabriel Almond的civic culture(公民文化)。
然後David Easton的political system(政治制度)、Max Weber的社會學、Lucian Pye的political culture and political development(政治文化和政治發展)。之後唸Joseph Schumpeter、Frederic Hayek、Edgar Snow、John King Fairbank、Ezra Vogel、Henry Kissinger、Samuel Huntington 和Francis Fukuyama。最後乃才讀Andrew Nathan、Larry Diamond等有關台灣民主化的書。因為文化大革命,我的博士論文寫毛澤東思想,當然唸Karl Max、陳獨秀和老毛的著作。Stuart Schram的書也非讀不可。

書讀不多、也不深入,結果才疏學淺。不過,我的民主化的理念和對中國民主化的論述,就根據這些人的看法確定的。幾十年來不變。

這些論述合起來有一主軸。那就是經濟發展導致人民有錢、脫離庶民(subject),變成參與(participant)的公民,而發展民主文化、民主制度。他們都喜愛中國的光輝文化,但也希望貧困中國變富,人民生活變好,變成自由民主的現代化的國度。

西方英美法、東亞日韓台等民主國家,大都循著這個民主化軌道發展。他們希望毛澤東死後中國改弦易轍,走上這條民主化大道。我因而對1980年代的「中國之春」抱有很大期待,鼓勵、支持。1989天安門大屠殺之前,我就曾抱此希望,常去中國講學、大力推薦這個發展模式。支持方勵之、魏京生、蘇紹智、嚴家其、蘇曉康等的民主改革、北京學生的民主運動。後來被列為天安門幕後黑手之一,小咖一個。

民主化的大道

我們大錯特錯。天安門把我們的民主發展理論撕裂得面目全非、一分不值。中國兩千多年的專制文化和制度根深蒂固、牢不可破。習近平把大賺自由市場的錢,一部份分給百年一窮二白的苦難人民,讓他們過安定的好日子,好事。一大部分卻花費在他的窮兵黷武、「一帶一路」的中華民族復興的帝國夢上。

這就是我們造成的 Frankenstein怪物。如何因應這個怪物,很難。但我們要活,就要積極強硬對付。成敗攸關人類的生死存亡。

我們絕對不能打第三次世界大戰。一打,就是人類的滅絕。

我們選擇餘地不多。但也並非沒有選擇餘地。首先,以毒攻毒,我們也要經濟掛帥,經濟圍堵、壓抑中國,不要讓它繼續肆無忌憚,用國家資本主義玩弄民主國家的自由市場經濟,大賺錢。民主國家不要大買中國產品、大量投資、設廠中國、賣重要的生產資源給中國、和專制中國訂不自由、不平等的「自由貿易協定」。絕對不讓中國變成超越美國的世界第一經濟大國。

第二,一樣以毒攻毒,以牙還牙,以美國為首的民主國家,要富國強兵,經濟上不讓中國變No 1,軍事上更不能讓它追過美國變No 1。

民主國家、美國、英國、歐盟、日本、台灣、澳洲、印度等,如能團結,形成經濟和軍事戰略聯盟,一致圍堵中國,中國一定不可能成為世界經濟和軍事的No 1,危害世界和平。

這我有信心。過去一年,美國對中國的經濟制裁,嚴重創傷中國經濟發展。拜登上台,繼續強勢經濟抵制中國。他的外交、國安團隊,國務卿(Anthony Blinken)、國安顧問(Jake Sullivan)、新的印太協調者(Kurt Campbell),都是強硬的反專制中國、親民主台灣的鷹派。他們支持川普的中國政策,對中國的制裁力道會更強、更有效,因為他們更瞭解、更堅持自由民主人權、更相信美國應該領導世界民主國家、建構戰略聯盟,對抗中國的專制帝國。

壓力很大,但1年來,日本、歐盟、加那大諸國對中國的經貿政策強硬不讓,非常堅持,效果很好。


作者指出,天安門把民主發展理論撕裂得面目全非、一分不值。民主國家應共同合作建構戰略聯盟,對抗中國的專制帝國。圖為1989 年中國民運期間的北京天安門廣場。擷自六四紀念館網站
不讓中國No. 1

台灣經濟依賴中國最深,但蔡英文堅韌不拔,一步不讓,走台灣自己的富國強兵之路,也走得坦坦蕩蕩,強勁有力,前途看好。

澳洲經濟依賴中國在台灣之後排名第二。一年來跟在美國之後一再觸怒中國,中國嚴厲制裁,受傷滿大,但澳洲政府也一步沒讓。總理(Scott Morrison),不僅大力支持川普,還跑在前面,當馬前卒,挑戰(釁)中國。拜登就職美國總統前夕,反對黨領袖(Anthony Albanese)強硬支持美國「picks battles with China」(找中國打戰)。連一向支持和中國做生意的工商領袖都「 urged companies to resist bullying from China and for diplomats to get ‘their hands dirty’ by helping to find alternative export markets」(鼓勵公司抗拒中國的流氓行徑,外交官把手弄贓幫助尋找別的出口市場)。

地球村越來越小。民主國家圍堵專制中國,並不是要建築鐵牆圍困中國。我們一定要多方面和中國開放接觸、交流對話。但我們要戒急用忍、小心謹慎,雙方都遵守公平的遊戲規則。

我們要開大門,他們也要開大門。他們要來我們的國家走透透,我們也要能去中國、包括西藏和新疆走透透。

他們要進來我們真實的自由市場賺大錢,也就要實行真正、不是國家專制控制的假的市場經濟,讓我們去中國賺大錢。他們能買我們的礦場、農場、甚至港口,我們就應該能買他們的鐵工廠、國營企業、人民公社。他們要賣便宜的衣服、鞋子、電器用品給我們,我們就要能賣紅酒、牛肉、龍蝦給他門。不能因為我們要求調查武漢肺炎(COVID-19)的來源,就政治掛帥、報復,把我們的大麥、紅酒、牛肉進口增加好幾百%的關稅。

我們不能運作銳實力滲透、影響他們的政經社會,他們也就不能運作銳實力滲透、影響我們的政經社會。他們的媒體、電影、書籍能自由進入民主國家,我們的媒體、電影、書籍也應該能自由進入中國。

他們能在民主國家廣設孔子學院,我們就應該能在中國廣設民主學院。

雖然目前看不到,但我還是相信我們的民主化經驗和模式,可以、甚至必然用到古老中國。不過,要破除根深蒂固的中國專制文化和制度,讓中國人民覺醒、瞭解他們不是天生被奴役的庶民,而是可以、應該當家作主的公民,習近平之輩不是天縱英明,生下來就要當皇帝,國家領導人要服務人民,不是人民服務國家領導人。

民主戰勝專制

千年僵硬的恐龍,嚴重化石化,要做180度的典範轉向,談何容易。不過,中國人和我們一樣,都有自由民主人權的基因。中國民主化不是「是否」、是「何時」的問題。50、100、200年都有可能。

不管50年、200年,美中文明衝突的「新」(其實滿舊了)冷戰(我不考慮熱戰,因為熱戰我們都死光了),必然不停開戰。在此冷戰中,美國領軍的民主陣營,必須不讓專制中國在經濟上、軍事上超越美國,成為世界No 1。

如是,像「舊」的美蘇冷戰,「新」的美中冷戰,應該一樣是民主戰勝專制。這是我的歷史終結性的論定。(2021/01/13)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