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Medvedev連過世界top 3 不代表新世代真的來臨

·3 分鐘 (閱讀時間)
【專欄】Medvedev連過世界top 3 不代表新世代真的來臨

Daniil Medvedev強勢演出,在2020年ATP年終八強賽中先過Novak Djokovic、再擊敗Rafael Nadal,最後決賽時逼退近況火熱的Dominic Thiem,以4-6、7-6(7-2)、6-4逆轉致勝,讓他成功在第二年參賽年終賽就收下冠軍榮耀。

這一場比賽,Thiem只打了半場好球,第三盤手感盡失。不過以Medvedev的立場來說,他確實發揮得淋漓盡致,而且不斷地拿出他對上Nadal的打法,封鎖了對方能夠施展的正拍路線,逼得Thiem只能頻用反拍殺出一條路,最終的結局就是出現失誤。Medvedev拿出他銅牆鐵壁般的防守,但卻比昔日更多了一點攻擊性,調和的恰到好處,再加上他的發球也沒有失靈,全場12記ACE之外,第三盤一發只掉過2分。

Medvedev創下了ATP的新紀錄;他是第4位在單一賽事中締造擊敗世界前3好手而最終奪冠的人,前3人包含1994年的名將Boris Becker、2007年的Djokovic、也是2007年的David Nalbandian,接下來就是再過了13年的Medvedev。

此屆年終賽我們看到了「big 3」中的Djokovic與Nadal紛紛在準決賽落敗,爭冠沒有這些所謂「老將」的名字。但這代表新世代來臨嗎?其實翻閱過去幾年的ATP年終賽冠軍紀錄就可以得到答案:ATP年終賽的冠軍特殊性相當高,只要沒有連霸,基本上很難定義一個世代的面貌。

包含今年在內,依序回溯年終賽奪冠的選手為Medvedev、Stefanos Tsitsipas、Alexander Zverev、Grigor Dimitrov與Andy Murray,這些人都是生涯第一次拿年終賽金盃。扣除2016年奪冠的Murray目前受到傷勢困擾,其餘3人都跟Medvedev一樣,是在黃金世代之後崛起的中、新生代選手。但幾年過去了,沒有一位選手真正的在隔年稱霸,也遑論這幾位選手,生涯還沒有拿到任何一座大滿貫。

年終賽的確非常難打,因為對手打來打去都是世界前8,沒有任何慢熱的機會,一恍神就被淘汰。再加上到了年末所有人都拖著疲憊的身心聚集,有時也無法發揮自己最高水準。但正因為特殊性實在太高,big 3就算在年終賽鎩羽而歸,等到大滿貫時他們必定會拿出不同的調整方式來面對,要從年終賽評估下一季的勢力範圍,其實不是那麼的有參考性。另外,近年來年終賽也執行3盤制賽制,鑑別度有限。

所以真的要分析,只能說新生代距離big 3的能力又接近一點,但是否能定義這就是「新世代」?答案絕對是否定的。

從今年兩場準決賽再到冠軍賽不難看出端倪;新生代選手最大的罩門是容易起伏,如今面對big 3時,他們能被逼到全場拿出極致的表現,這是成長證據。但反觀,沒有和big 3交手之際,比賽的內容不足以堪稱「經典」,反倒失去了雙強對戰的強度與張力。冠軍賽Medvedev擊敗Thiem的第三盤就是鐵錚錚的證據,Thiem完全沒能拿出前一場逼退Djokovic的那種「咬牙到最後一刻」、不鬆開弓箭的意志力,反而是給了Medvedev過多的攻擊間隙。

Medvedev和Thiem無疑都是2020年的贏家,但接下來他們要挑戰的道路還很顛頗,明年疫情未定之外,Roger Federer也要回歸戰場,世代交替可能還有得等。

◤限時優惠◢

👉NIKE 聯合品牌全館5折起
👉adidas 全館3折起結帳再77折
👉Reebok 全館3折起結帳再77折
👉SKECHERS 全館新品92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