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盧凱彤:走過躁鬱症,我和世界和好了

端傳媒記者 陳倩兒 發自香港
盧凱彤
盧凱彤

四年可以改變什麼?一個嬰兒由混沌長成古靈精怪,一個國家在戰亂後重建復生,31歲的盧凱彤用四年時間,和內心的自己打了一場狠仗。

訪問在獨立廠牌人山人海的studio進行。爬上陡峭的中環山路,登上狹小的電梯廂,開門的正是盧凱彤。「你好,我姓陳。」記者介紹說,盧凱彤馬上調皮地接話:「你好,我姓盧。」助手和攝影師都笑了。

眼前的她沒了往昔的痕跡。入行15年,那個長髮及肩,眼神和笑容都略帶甜美的女生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留著一層薄薄短髮的假小子,眉型鋒利,眼神亦然,像是一個剛出道的新人。她的音樂風格也不一樣了,以前清新柔和些,現在黑色、搖滾、犀利,說愛情和人性,也談核電、種族歧視和青少年自殺,成為港台兩地獨立音樂界一道獨特的風景。

今年5月16日,盧凱彤第二次入圍台灣第28屆金曲獎「最佳國語女歌手」以及「最佳編曲人」。香港樂壇當下低迷不景氣,獨立音樂更是百般困難,提名後,有香港媒體把她與一同入圍的方大同、草蜢、雞蛋蒸肉餅稱為「香港之光」。

眼前的她,並不完全醉心於光芒,反而更願意揭開那些光芒照不到的黑洞。與情緒病纏鬥多年,盧凱彤至今仍在服用治療藥物。「腳顫,手顫,有時候人會思考得慢一些,突然想說什麼又忘記了那個詞,有時候又感覺整個人restless(不安)。」她窩在沙發裏,講起吃藥後的副作用,眼神毫無遮掩,坦誠相對。

她說家族裏有情緒病史,17歲那年,就經歷過輕度的抑鬱症,到了2013年年底,黑暗情緒來了一次徹底的大爆發。那會兒一場大型音樂會剛剛落幕,她感受不到一丁點滿足感,情緒低落,持續失眠,不想吃飯,不想接朋友的電話。


詳原文:專訪盧凱彤:走過躁鬱症,我和世界和好了

其他推薦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