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國際奧會在彭帥事件中成北京幫手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國際奧委會21日發布公告,稱其官員與彭帥進行視頻會議,並在聲明中引述彭帥的話,說她目前很安全,希望隱私被尊重。您如何看待國際奧會這樣的舉動?

滕彪:國際奧委會的作法是非常不光彩的。奧委會一直以來在人權問題上幾乎是漠不關心,我與其他人權捍衛者多次與奧委會的官員進行交涉,而且人權組織也就新疆丶西藏與香港等中國人權惡化的問題提出抵制北京冬奧會的作法,但奧委會始終沒有在這方面有任何改進,不僅沒有向中國提出人權方面的交涉,也完全不打算推辭或改變奧運會的場地。

我認為他們已成了中國政府的幫手。過去幾個星期因為彭帥的事情,有很多體育明星聲援彭帥,尤其是國際女子網球協會態度非常堅決,但國際奧委會為了平息這種國際呼聲,就要配合中國政府,進行一個表演,稱彭帥現在是自由的,只是不想被打擾。這完全是中國政府的說法,而奧委會的角色不是中立的,它們完全站在中國政府這邊。

德國之聲:彭帥過去幾天大量在中國官媒記者的社交媒體上曝光,也有一些所謂的公開行程。您認為這符合中國政府過往在處理類似事件中的作法嗎?

滕彪:雖然他們處理彭帥事件的方法並非過去經常發生的電視認罪,但和那個手法是非常接近的。顯然彭帥現在是不自由的,這幾天官媒發的視頻丶照片還有與國際奧委會的視頻會議只能證明彭帥現在還活著,其他的都證明不了。

可以肯定的是,彭帥現在是在中國共產黨的控制之下,她沒辦法自由發言,沒辦法自由接受國際媒體的采訪,尤其是對張高麗性侵的事件,她更不可能有自由發言的空間。接下來彭帥面臨什麼樣的處境還很難預測,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她的人身自由是會受到限制的,往壞的說,她也有可能受到進一步的壓力,然後去認罪。這都是有可能的。

德國之聲:彭帥事件爆發的時間點距離北京冬奧舉辦的日期只剩數周的時間,美國與英國政府都有傳出考慮以外交方式抵制北京冬奧。您認為民主國家在這個事件上所做出的回應,會對中國政府造成影響嗎?

滕彪:國際人權團體一直非常強烈地呼籲各國重視人權問題,並抵制北京冬奧,其中包含呼籲部分媒體不要報道北京冬奧,或是建議企業不要贊助北京冬奧。西方國家總的來說,表現的還不夠強硬。拜登在與習近平會面完後,有傳出會發布正式聲明對北京冬奧進行外交抵制,不過目前也還沒看到美國政府提出聲明。

英國也有這樣的想法,但現在距離北京冬奧只剩兩個多月的時間,美國與西歐的民主國家應該要有更明確且協調一致的舉動,最起碼要有外交抵制。實際上國際人權團體是在呼籲要全面抵制。

德國之聲:這次國際女子網球協會 (WTA) 針對彭帥事件做出了非常強硬的回應,有別於過往其他國際體育組織在與中國交涉時所采取的立場。您認為WTA的例子能否為其他體育組織未來在與中國政府交涉時,提供一些參考的作法嗎?

滕彪:和國際奧委會與NBA比起來,國際女子網球協會的作法是形成一個鮮明的對比,WTA的態度是非常明確且強硬,這也是應該有的態度。而且它說若彭帥的事件沒有妥善處理的話,寧可在經濟上損失很多,也會考慮將比賽撤出中國。

這種把運動員的權利自由當作重要議題的作法是值得贊賞與其他體育組織學習的,但能有多少體育組織來效法WTA的作法,這還是一個疑問,因為他們可能更看重中國的市場。在考量中國的政治影響力後,他們或許也必須反思組織自身的利益。所以能像WTA做出這樣的舉動是很不容易的。

德國之聲:您認為接下來彭帥可能面臨到怎麼樣的情勢?

滕彪:首先,彭帥發出微博完全是她的個人經歷與控訴,她未必能想到 #Metoo運動或人權方面的事,所以中國政府肯定會對彭帥施加極大的壓力與威脅利誘,他們會用盡體制的各種資源來對付彭帥。她被迫配合中國政府的要求,像這幾天她出席活動和與國際奧委會進行會談,明顯是在配合中國政府。在活動中彭帥也不敢談張高麗的事。

極有可能的是,在接下來一段時間,彭帥恐怕也沒有機會討論張高麗性侵的事,中國也不可能針對這樣的性侵案進行調查。至於未來她是否會在極大壓力下稱自己的微博指控都是編造的,這種可能性是有的,但需要時間來觀察,外界也一定會有各種疑問。例如微博是她編造的話,為何他現在不說,要過幾個月再說?

總之,中國政府不可能讓她自由地發言或自由地去講述張高麗的事,也不會對張高麗的事依法進行調查。

縢彪是旅美的中國法律學者,曾在中國擔任維權律師與在中國政法擔任講師。他目前是美國芝加哥大學人權中心的客座教授。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道,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William Y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