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恐襲數量減少 天下遠未太平

Rahel Klein
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2018年的恐襲事件比上一年減少了三分之一,而傷亡人數也減少了四分之一。這是您主導的一項調研所得出的結論。那麼,您認為恐襲數量減少的原因是什麼呢?

亨曼:2016年和2017年,襲擊事件大幅度增多,這是伊拉克和敘利亞境內爭奪地盤的沖突所造成的,尤其在摩蘇爾和拉卡一帶尤為突出。此外,圍繞"伊斯蘭國"控制區展開的戰斗也造成了大量傷亡。而這些軍事沖突又引发了一系列襲擊事件。而2018年,則沒有這類圍繞人口密集區的軍事沖突。全球恐怖襲擊數量的明顯降低,主要原因是伊拉克和敘利亞境內的襲擊事件大幅減少。而這又主要是因為"伊斯蘭國"武裝變得越來越弱。

那麼,恐怖襲擊的形式有什麼變化嗎?

我們觀察到的大部分暴力事件都同伊斯蘭主義有關。但我們也发現,右翼極端主義的暴力傾向也越來越明顯。不過,我們在歐洲和美國所統計到的右翼極端暴力的數量同伊斯蘭極端主義暴力的數量完全沒有可比性。

全球範圍內,最危險的恐怖主義組織有哪些?

如果有人認為,"伊斯蘭國"已經被戰勝,那無疑是個嚴重誤判。盡管"伊斯蘭國"武裝已經損失了他們曾控制的大部分土地,但就其造成的傷亡而言,"伊斯蘭國"仍舊是世界上危害最大的恐怖組織。他們所構成的威脅並不僅局限於伊拉克和敘利亞,他們還在阿富汗、西非、也門、索馬裡以及東南亞等地區開展活動。在危害性方面同"伊斯蘭國"最為接近的當屬塔利班。該組織去年造成的傷亡是前年的兩倍,尤其是阿富汗安全力量蒙受了巨大的損失。

阿富汗去年成為繼敘利亞之後世界上最為危險的國家,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確實如此。阿富汗的情況是兩股勢力的組合:一方面是塔利班對阿富汗安全力量发起大規模襲擊行動,另一方面是"伊斯蘭國"及其分支力量對地方民眾发起零星的、但破壞性極大的襲擊行動。

那麼歐洲的情況又怎麼樣呢? 襲擊事件的數量是增加了,還是減少了?

歐洲暴力事件的增長速度明顯減緩,傷亡人數也明顯減少。恐怖分子在歐洲发起了一系列小規模的襲擊行動,我們將這類事件定義為個案。但是,西歐確實沒有再发生類似往年那樣的大規模襲擊行動。但是,就整體而言,西歐受威脅的程度還是非常之高。既要防範伊斯蘭極端主義的暴力行為,同時還需要面對不斷壯大的右翼極端勢力。右翼極端勢力經常制造一些小規模案件,造成財產損失或人員受傷。

全球範圍內,襲擊事件的數量明顯減少,但烏克蘭境內的沖突卻明顯增多。甚至這裡发生的恐怖襲擊全球最為頻繁。原因是什麼呢?

烏克蘭的沖突處於相對"靜止"的狀態。我們的分析主要基於開放源數據。也就是說,我們的信息來源來自於公開報道。如果東烏克蘭地區的分裂主義者用小型武器发動襲擊,那麼烏克蘭方面就是將其描繪成恐怖襲擊事件。而阿富汗和敘利亞境內,這類小規模襲擊根本就不會被人注意到。也就是說,雖然烏克蘭境內記錄在案的襲擊事件數量最多,但造成這一情況的原因是,這裡對此類事件的記錄非常詳盡,而且襲擊事件都集中在某些特定區域。這也使得記錄變得更加容易。

就全球範圍而言,哪些地區最為危險呢?

如果有人和我打賭,哪裡會成為極端伊斯蘭主義者控制的最大區域,那我會毫不猶豫地押注西非。"伊斯蘭國"已經給尼日利亞軍方造成嚴重損失,政府軍出了很多逃兵,而且面對"伊斯蘭國"武裝頻繁的襲擊,政府軍的抵御能力也顯得較為薄弱。如果恐怖組織不能恢復對尼日利亞北部地區的控制,我將會感到非常意外。

您認為,全球恐怖主義襲擊的數量今後將如何发展?進一步減少,還是繼續增加?中東局勢的发展又會產生怎樣的影響?

我可以想象,整體情況會保持現狀,也許襲擊事件數量會有小幅度的增加。過去12個月裡,敘利亞和伊拉克的"伊斯蘭國"武裝將主要精力用於重新集結、恢復元氣,以便以起義武裝的面目重振旗鼓,而改變過去的恐怖主義形象。他們將逐步增加襲擊行動的數量,主要在敘利亞東部和南部以及伊拉克北部和中部发動襲擊。他們的盟友也會在其它地區发動更多的攻擊。圍繞伊德裡布的武裝沖突也有可能會加劇,俄羅斯政府和敘利亞可能也將发動攻勢,以重新贏得對該地區的全面控制。此外,土耳其也有可能會對敘利亞庫爾德人发動攻勢。烏克蘭局勢一時也很難得到平息。而在阿富汗,塔利班的優勢地位也將變得越來越明顯。

馬泰·亨曼是倫敦簡氏恐怖主義及動亂研究所(JTIC)副所長。該研究所每年一度发布全球沖突及恐襲指數。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作者: Rahel Klein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