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我主張公開交流,反對任何「刪除文化」

·7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

德國之聲:有關《習近平-全世界最有權勢的人》(Xi Jinping – der mächtigste Mann der Welt)這本書的作者朗誦會還是按期舉行,只不過不由孔院、而是由杜伊斯堡埃森大學東亞系舉辦。中方不碰、不評習近平的主張,豈不沒有奏效?

佳傑思:也許他們想阻止,卻沒有想到,通過此舉,大家都在談論該書,讓它更出名。人們抗議之後,杜伊斯堡埃森大學東亞系決定主辦朗誦會。總之,原想阻止該書的朗誦會舉辦,結果卻適得其反。

德國之聲:我們了解到,上周四(10月21日),孔院告知您原定朗誦會改為由大學東亞系主辦,是這樣嗎?

佳傑思:不完全是。孔院通知我,他們不主辦活動,考慮選項之一由東亞系主辦。那時一切都還不清楚,東亞系也需同意才行,它並沒有參與其中,他們有自己的機構和領導層。原計劃是,漢諾威孔院和杜伊斯堡孔院聯合主辦這次朗誦會,但受到中國政府阻撓。中國政府指示不要舉辦這一活動。

我想,假如沒有公共討論,朗誦會不會繼續舉辦。輿論抗議後,相關大學不得不采取行動。朗誦會由另外主辦方主辦。

德國之聲:您的書稱習近平是世界上最富權勢的人。他有什麼理由擔心一場朗誦會呢?

佳傑思:我們寫了他最有權勢,但同時他也很害怕、甚至恐懼,擔心失掉這一權力。因此他試圖控制一切,取消我們的朗誦會是其中一個例子。

德國之聲:控制一切,聽上去是專制。

佳傑思:可以這麼說。中國共產黨過去稱“無產階級專政”,現在稱“人民民主專政”。讓人覺得它是一種專制,但加上“民主”二字。只是習近平作為個人獨攬大權,同其前任們“集體領導”理念不同。習近平思想寫入黨章和憲法。只要他說的,就必須貫徹,在我們被取消朗誦會的例子上,甚至為迎合他主動聽命配合,因為官員們認為這是習近平所期待的,如果這樣,那麼可以說他在實施一種個人專制。

德國之聲:他的巨大權勢是怎麼形成的?是他說一不二、掌握鎮壓的工具,還是他的權勢來自於人民的支持?或者兩者兼有?

佳傑思:兩者兼有。首先因為中共掌握巨大的權力,黨無所不在,甚至進入企業領導層。全黨的焦點集中在習近平身上,這並不是秘密,全黨學習習近平思想,他在黨內的地位自毛澤東以來無人堪比,是的,他說一不二,有行動能力。另一方面,他受到民眾的支持,雖然並非所有知識分子和記者都支持他。

人民支持他有兩方面原因,一是經濟發展總體而言不錯,但我要說,這並不是習近平的功勞,而更是鄧小平改革開放政策的功勞,全體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另一個習近平受歡迎的原因是他的反腐鬥爭,從他上任即開始,當然也是為排除異己。懲辦腐敗官員受到人民的歡迎。

德國之聲:他的“共同富裕”主張也是受到老百姓擁護的。

佳傑思:對。在他上任前,中國的經濟發展雖然良好,但同時貧富不均現象也在擴大。我們在書裡也寫到,他想找回社會主義理想,讓全體人們都能富裕。這是習近平政策中很重要的一點,深受群眾歡迎。

德國之聲:您寫道,習近平在中國的支持度超過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和現任總統拜登在美國的支持度。

佳傑思:是這樣。這也是我們認為習近平是世界上最有權勢的人的原因之一。美國不論誰當總統執政,這個國家是一個分裂的國家。因為受到國會、反對黨以及法院的牽制,他們的政策不能全部得到貫徹。習近平則不是這樣,他不必擔心人大否決,不必擔心最高法院推翻決議。從這個意義上說,他的權力大於美國總統。

德國之聲:您曾表示擔心,習近平的權勢會限制您的自由權利。換言之,您感受到他的權勢已影響到德國,比如您個人?

佳傑思:中國的影響力正通過一帶一路倡議等得到加強,中國的經濟實力也帶來影響。我們看到,在非洲、拉美以及東歐,都出現中國施壓的現象。當一名中國異議人士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後,中國停止進口挪威三文魚;我們朗誦會被取消的經歷也是一個例子。中國至今仍實施旅行禁令,當然與疫情有關,但這些都影響到我,因為我很願意旅行。我從不提倡對峙,正相反,我所希望的是交流。

德國之聲:您說這本書既不是中國的贊歌,也不是要唱衰中國。但有時談到中國必須要表態。新疆就是這樣一個問題,您去過那裡嗎?認同拜登政府聲稱的那裡發生了“種族滅絕”嗎?

佳傑思:我去了新疆。我們在書裡有詳細描述,有證據顯示教育營是存在的,對此有很多證人。但我不會說“種族滅絕”,因為我不認為那裡屠殺了很多人,這不是為教育營開脫。“種族滅絕”的說法過分了。我們在書裡描述了那裡發生這一切的根源所在,以及習近平新疆政策的動機。我不是在為習近平洗白,但我們作為記者應該明白、理解和報道究竟發生了什麼,包括背景,盡管有些東西在西方人們不愛聽。在新疆,曾發生極端伊斯蘭恐怖襲擊,習近平的再教育營是一種反恐手段。美國也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反恐戰爭造成很多人死亡。這裡我不想為任何人開脫,兩者都屬於惡,但我們應該看到它們之間的關聯。

德國之聲:你們曾采訪過江澤民。也采訪到習近平嗎?

佳傑思:沒有。作為記者很難采訪到他,這跟在德國不一樣。他會發布聲明,但不召開記者會回答問題。

德國之聲:您的書裡多處引用了習近平的公開講話。許多講話被整理成書在德國書店有出售。你們的書同習近平的講話放在書店一起出售,您會覺得有問題嗎?

佳傑思:完全沒有問題。我極力主張公開的交流,就像不願看到書籍在中國被禁,我也不願看到書籍在我們這裡被禁,不論人們怎樣看待它們。習近平是世界上最重要人物之一,因此也應該從中國渠道了解到他。

德國之聲:很多人批評說,我們的書店為什麼要出售中國的宣傳品?

佳傑思:我從根本上反對任何形式的“刪除文化”(Cancel Culture),反對任何形式的禁止書籍。禁止這道線,應從哪裡畫起呢?我們在中國看到,這本書因為反黨被禁了,那本書可能黨的領導人不喜歡,也禁掉吧。界線在哪裡?如果觸及對人類的蔑視,當然另當別論。此外,我曾認真閱讀了習近平的文章,不認為他的書裡全是宣傳,那裡有他的觀點和立場。習近平書裡的那些講話,不是針對西方讀者的,而是針對中國的干部們,旨在引導他們。如果想了解他的觀點、他會將中國引向何方,就必須讀他的書。

佳傑思(Adrian Geiges)曾是《明星》雜志駐京記者,寫過多本有關中國的書籍。最新作品《習近平-全世界最有權勢的人》是他與前《明鏡》主編Stefan Aust 合著而成,今年7月出版。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道,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