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新疆文件為追責提供有力新證據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最新洩露的新疆機密文件的重要性為何?

鄭國恩:首先,這份文件證實了習近平講話的內容和隨後中國政府在新疆執行的政策之間的關聯。對於長期關注中國政府新疆論述演變與中國政府在新疆執行的政策的專家來說,這份機密文件所凸顯出來的關聯,是重大發現。

重要的是,習近平在講話中為再教育營跟拘留所埋下了伏筆,而他也不斷推廣讓維吾爾人去工廠就業與推動人口均等化等概念。表面上看來,這些講話內容或許相對無害,但若將習近平講話的內容與新疆政府的政策文件做比對,你會發現兩者間的關聯背後有著更大的含義。

德國之聲:新的機密文件是否證明中國政府的最高領導人正在為國際社會過去幾年在新疆目睹的政策提供指示?

鄭國恩:過去幾年,新疆在很短的時間內發生了重要的政策轉變。例如,在2014年底,新疆開始建造再教育營的相關設施。到了2015年初,新疆展開再教育營的相關立法工作,內容談到在兩年內,也就是從2015年4月到2017年3月,制定相關法律框架,使所謂職業教育中心的法外拘留合法化。

在2014年底,新疆當地也推動一些發展,讓勞動力轉移的範圍更加廣泛,相關趨勢的發展在2015年與2016年也越來越快。這個演變的過程非常清楚,而習近平的講話內容可以直接與這個發展過程做連結。

習近平並沒有把他的講話內容當作是可有可無的東西,而是把這些內容作為指令。習近平與新疆政策之間的關聯在很多情況下是非常直接的——雖然對非專家的普通人來說,他們可能會錯過這些連結。

在這之中最重要的一點是,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在2016年10月發表了一個最高機密的講話,內容主要供官員作學習。如果你看得更仔細一點,便會意識到這些學習的頻率有多密集,而中國政府又是多強硬地要求官員要學習相關內容。據說要求官員學習這些講話內容,是為了「指導」他們來年的工作。他們有定期的研討會,而且在研討會中政府也加強了學習的強度。

從中國政府自2016年開始要求官員學習高層講話的內容可以看出,中國中央政府對其在新疆不斷演變的暴行有什麼樣的影響。機密文件提供的新證據顯示中國政府在新疆所推動的各種迫害,從拘禁丶親子分離,到勞動轉移和防止生育,都與中央政府有關。這些迫害是由北京批准的,也是由北京授權的。

德國之聲:在機密文件揭露中國高層與新疆政策的關聯後,您認為國際社會應該采取什麼樣的措施?

鄭國恩:國際社會已經擁有很多證據,但他們沒有采取行動。我們現在有更有力的證據證明這些政策是由中央政府直接下令的,目的是維護中國的國家安全和習近平標志性的「一帶一路」基礎建設計劃。

如果你看一下國際社會認定何為大規模暴行的基准,比如說,它們如何認定何為種族滅絕,那這些新的證據應該能支持國際社會對中國政府采取相關行動。通常他們在認定特定行為是否符合大規模暴行時,會檢視一些行為者的意圖。所以當他們認知到習近平的講話內容與不少新疆的政策有直接連結時,我認為這讓他們更有理由去認定中國政府高層講話是否符合種族滅絕或反人類罪的定義。

此外,我認為這批機密文件也會促使一些國家去履行身為《防止和懲治滅絕種族罪公約》簽署國的相關義務。他們有義務防止種族滅絕的發生。如果他們確定新疆存在種族滅絕的風險,他們需要開始行動,因為此風險已變得更加強烈。除了促使各國履行義務外,這份機密文件也強化了現存的相關證據。它可以為所有現有證據,例如證人丶現有文件到現有的機密文件,提供一個有力的基礎。

德國之聲:從習近平的講話中,你認為中國政府在新疆執行的政策在多大程度上是基於北京與反恐相關的論述?

鄭國恩:習近平和其他領導人在為這些政策辯護時所用的言辭完全與反恐相關。在其中一個聲明中,習近平說,雖然恐怖主義可能是外部因素所致,但(恐怖主義)的肥沃土壤在中國國內。這意味著他認為外部的極端主義是透過中國國內環境進行傳播的。

這是對現實的誤解,因為這個問題很大程度上是由失敗的中國政策和失敗的中國行動所造成的。維吾爾人正在使用一些宗教語言來重新表達他們的民族身份。即便有一些激進的行為,但這些行為也是國內因素所致。如果沒有國內條件,它就不會盛行。

鄭國恩(Adrian Zenz)是華盛頓人權組織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基金會(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的中國研究高級研究員\。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道,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William Y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