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獲德國庇護李東昇 過來人身份助手足

德國之聲 中文網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今次為何出席倫敦的「國際連動聲援12港人」活動?

李東昇:今次出席這個活動,為了12港人被送中非常值得關注,就是要吸引國際更多人關注這事件。

德國之聲:你如何看這次12港人失蹤事件?會否認為事件較國安法更嚴重呢?

李東昇:其實這件事並非偶然,現在12港人關注組在香港最新進展,慢慢指出或許是香港警方與中方共同策劃的一件事,是極有可能。可以見到由送中條例到國安法,現在中國政府是明刀明槍直接把你「送中」,已經不用多說逃犯條例,所以這件事是很恐怖,應該需要關注,否則這12人變成另外12人,每一個人都有機會面對中共打壓。

德國之聲:你是否從德國飛到倫敦專程出席這次聲援12港人集會?

李東昇:其實我數星期前已到英國,一心想認識剛到埗的手足,看看他們對流亡之路一開始的困難以及情緒問題。

德國之聲:你大概會見了多少人?他們的情況又如何?

李東昇:大概認識了十位,其實有部分人精神狀況很差,有PTSD(創傷後壓力心理障礙症)徵狀,例如想像到他們在香港時,是很害怕警察及警車聲,有手足來到倫敦後,聽到救護車聲,仍然處於驚恐之中。

德國之聲:你有何計劃去支援這些流亡海外香港人?

李東昇:暫時會與一些在這裡的心理學家朋友,建立網絡去接收流亡到這裡的人,去照顧他們的心理狀況,可能有一些治療,整件事仍在籌備中。

德國之聲:另外,你如何看德國政府向首名反修例運動的示威者批出難民庇護資格?

李東昇:我非常歡迎德國政府接受這位難民庇護申請,因為我相信德國政府過去一年都會見到香港民主情況,或是基本人權狀況受到極大打壓,我非常歡迎德國政府提供一個保護。

德國之聲:但那位獲批難民庇護的女生,都有提及曾在難民營受到性騷擾,你與黃台仰也曾入住難民營,你會否覺得德國在難民政策有需要改革?

李東昇:其實難民營本身的環境、職員的服務取決於每一個營及德國不同州份的做法。我自己住過三個難民營,有些配套及衛生方面可以做得更好,當然整潔方面也得靠難民本身。

德國之聲:其他國家例如英國,有很多香港人在入境時已可以申請難民庇護,德國方面程序似乎較為繁複,你會否促請德國政府簡化程序?

李東昇:我當然會歡迎德國政府去簡化程序,尤其香港人面對打壓,需要逃離香港。或許可以縮短他們在難民營的時間,或者有特別安排,例如住宿方面,這會較好的做法。

德國之聲:你個人來說現在有何計劃?是否主力關注在歐洲情況?

李東昇:其實與黃台仰離開香港後,我們都是一個戰線,現在這刻感受很深,認識到一些剛到埗的香港朋友,他們的情緒好像當日我經歷的情緒,所以希望在這方面,能夠向他們提供支援。

李東昇為本土民主前線前成員,因為2016年初旺角騷亂案被香港警方控以暴動及襲警,其後與本土民主前線前創辦人黃台仰棄保潛逃到德國尋求庇護,於2018年獲德國政府批出難民身分,正在德國生活及大學修讀學位課程。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道,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0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德國之聲 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