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一直有種被強姦的感覺」 蔡振南等待被尊重

·3 分鐘 (閱讀時間)
蔡振南熱愛音樂創作,但覺得不被尊重,不願發表新作。(蔡振南提供)
蔡振南熱愛音樂創作,但覺得不被尊重,不願發表新作。(蔡振南提供)

蔡振南會寫、能唱能演,演得細膩、充滿生命力,唱得揪心,這些年他活躍戲劇中,卻不見他寫歌或發表個人新專輯,只能偶爾聽到他為戲而唱,像《斯卡羅》片尾曲〈風〉、10月中公視台語台將播出的新戲《孟婆客棧》,難得滿足歌迷,他有理直氣壯的理由,「我還是音樂創作人,不可能不寫歌,但不代表會發表。」

「我從來沒有宣布封麥,也沒說不發行、不創作音樂,只是在等時間點。」蔡振南創作的第一首台語歌〈心事誰人知〉,捧紅了沈文程。他考慮了3個月,才答應幫蘇芮製作台語專輯,《花若離枝》消耗他很多創作能量,但締造了當時銷量高、口碑讚的雙重佳話,還助攻蘇芮拿到金曲獎方言女演唱人獎。他也因〈花若離枝〉得到金曲作詞人獎,同一屆他又憑個人專輯《可愛可恨》,獲得方言男演唱人獎,在流行音樂界戰績輝煌。

他喜歡音樂從沒放棄,「20幾年來,腦中都有音樂靈感,怎麼可能不寫,儲存不少成品、半成品。」 只是對過去行之有年的音樂免付費下載,蔡振南心裡有疙瘩,「一直有種被強姦的感覺,覺得之前的免費下載,很不尊重我,我就乾脆不要發表,等到有誠意的下載、受尊重的時候到了再說。」這些年也不斷有人邀他舉辦個人售票演唱會,他認為沒有適合的表演場地,又堅持不做演唱會DVD發行,一律推掉。

優秀音樂人蔡振南,這些年都是為戲開唱。(蔡振南提供)
優秀音樂人蔡振南,這些年都是為戲開唱。(蔡振南提供)

答應唱《斯卡羅》片尾曲〈風〉,是因為合作幾十年的音樂人陳小霞邀請;願意又演又唱《孟婆客棧》,他想挺老友唐美雲,「有陣子邊拍戲邊錄音,真的會覺得忙不過來。」在《孟婆客棧》裡,他個人唱了100多首,每首都是新歌,他不斷練唱,練好了再進錄音室,「跟錄專輯一樣,我是以歌手身分來要求自己的,每一個單元的歌,都可以當成EP或做成合輯發行。」

《孟婆客棧》定調是新型態歌舞情境喜劇,蔡振南也再三強調,《孟婆客棧》不是傳統歌仔戲,曲調中融合了流行音樂元素,「我小小擔心,怕人家以為它是齣歌仔戲,我並不排斥歌仔戲也很關心傳統戲劇,我還是『唐美雲歌仔戲團』的監製耶。」

蔡振南(右)對唐美雲借錢也要完成《孟婆客棧》拍攝,非常佩服。(唐美雲歌仔戲團提供)
蔡振南(右)對唐美雲借錢也要完成《孟婆客棧》拍攝,非常佩服。(唐美雲歌仔戲團提供)

參與《孟婆客棧》的演員各個能唱,都是「框金ㄟ」,「所有演員的獎座加起來,我看要用小發財車來載,光是我,『三金』和其他獎項就有13座。」他說,這齣台劇有戲、有歌,節奏感流暢又非常喜感,還得抓住跨越陰陽兩界的空間感,給他很多新的刺激點,學到以前沒學過的東西,「以我個人演藝生涯來說,絕對是個新的里程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