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肛拭子測新冠,真的有必要嗎?

Conor Dillon, Gabriel Borrud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一段時間以來,一些乘飛機入境中國的旅客接受了肛拭子新冠核酸檢測。這一方法也被用於中國國內居民。3月初,中國外交部一位發言人對路透社表示,中方實行的防疫措施是以科學為依據的。德國之聲請教了一位研究排洩物核酸檢測新冠病毒功效的專家——紐約蒙特菲奧醫學中心(Montefiore Medical Center)的微生物學家溫迪·塞姆薩克(Wendy Szymczak)。

德國之聲:和我們大家最熟悉的鼻拭子檢測相比,肛門拭子核酸檢測能帶來什麼不同?

塞姆薩克:肛拭子核酸檢測的主要優點是,可以在出現症狀後更長一段時間裡測出SARS-CoV-2新冠病毒的核糖核酸(RNA)。傳統的鼻咽拭子檢測,大約在兩周時間內可以測出病毒,如果病人症狀屬於溫和的話。而在糞便裡,我們看到在大約4周時間裡都能檢測出病毒,在某些病人身上甚至時間更長,最長達70天。但最需要注意的是,並不是所有病人都在糞便裡排出病毒。

德國之聲:所以說,要是想查一查某人在較長一段時間後體內是否還存在新冠病毒,這種方法是有一定意義的。

塞姆薩克:對,是這樣。要看你作檢測的目的是什麼。如果你要給一個人作診斷,如果病人到醫院或急診處就診,那麼它(肛拭子核酸檢測)可能會有幫助,因為你多出了一段額外的能檢出感染的時間。不過對無症狀感染者以及作為篩檢手段,它是否有用,則有點難說。因為我們並不知道這些感染者是否只在糞便裡排出病毒,還是說他們也能感染其他人。

德國之聲:為什麼新冠病毒在糞便裡存在的時間比在咽喉部更長?

塞姆薩克:這個我們還不清楚。我們知道,新冠病毒可以感染胃腸道內的細胞,但我們不知道為什麼病毒在糞便裡排出的時間比在上呼吸道要長。

德國之聲:肛拭子檢測的缺點是什麼?

塞姆薩克:絕對不能把它作為唯一檢測手段。一定要同時作鼻咽拭子核酸測試。另一個缺點是,人們不喜歡這種方式。人們不願意接受肛拭子檢測,尤其是當他們剛剛結束了一段旅行,剛剛下飛機。被采集肛門拭子可能令人非常不適。另一個選項是作糞便檢測。不過我想,可以想象,采集這些樣本可能是一個較大的物流工程。

德國之聲:肛拭子采樣究竟是怎麼進行的?人們是自己來?要進洗手間隔間?還是有人會跟著你一起去?

塞姆薩克:我想,會由一個專業人員來操作。會把棉簽伸入肛門大約一英寸,旋轉,然後抽出。

德國之聲:如果你要檢測一大批人,有什麼理由會讓你選擇肛拭子檢測,而不是我們所熟悉的方式?

塞姆薩克:我不認為可以只作肛拭子檢測。我想問題在於,既作鼻咽拭子,又作肛拭子檢測是否有意義?是為了要檢出那些上呼吸道已測不出病毒的漏網之魚嗎?這一點上,我不知道。這意味著大量的額外工作,需要大量的額外資源,對旅客來說造成很大的不便和不適。我們不知道這是否有必要。我們不清楚,如果(感染者)僅在糞便中排出病毒意味著什麼,他們是否會對其他人構成感染風險。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1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Conor Dillon, Gabriel Borru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