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政治凌駕專業的死諫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黃鵬杰攝)
(圖/黃鵬杰攝)

外傳由於不滿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主委陳耀祥「關切」鏡電視申設的審查過程,並意欲強渡關山放行,NCC外審委員決定罷審,因此包括鏡電視申請案等多個審查案遭到卡關。

對目無法紀、干預新聞累犯的NCC來說,外審委員的此番罷審也只是剛好而已。畢竟,不是每個專家學者都像陳耀祥一般,甘願在執政者的面前拋棄專業良知與學術尊嚴伏首為奴、乞憐權貴。事實上,由於蔡政府對各個領域的不當介入越來越強,不但已侵蝕相關領域的專業性與獨立性,更對民生安全和新聞自由造成嚴重威脅,近年來已陸續有參與政府評審案的專家學者在無力改變這種惡劣的政治影響力之下,寧願選擇退出,就是不想成為蔡政府的傳聲筒與橡皮圖章,替顢頇威權的政府背書。

例如,中研院院士陳培哲因為擔心國產疫苗審查委員會難以秉持獨立性,因此請辭審查委員一職,他並直接點名讓評審委員為難的最大困難就是「蔡英文總統」。

中油在桃園觀塘興建三接站一案爭議不斷,2018年,當時的行政院長賴清德公開在媒體上喊出要讓此案環評過關,讓部分環評委員備受壓力,因此在9月12日的環評會上,5位民間委員集體退席罷審;10月8日,因認為此案可能衝擊藻礁生態,環境法律師出身、時任環保署副署長的詹順貴宣布請辭。

2019年8月7日,環保署公布第13屆環評委員名單,因不滿「專業領域與性別明顯失衡」,性別平等專案小組3位外聘委員全部請辭以示抗議;同年11月22日,因對桃園鐵路地下化綜合規畫有很深的疑慮,但又無法抵抗既定的政策,在「愧對桃園」的心情下,擔任審查委員的淡江大學運輸管理學系教授張勝雄在會後請辭。

因為多次在環評現場看到政治力強行運作的痕跡,知名的環保團體「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在今年6月15日,發表「拒絕參與推薦14屆民間環評委員」的公開聲明,並表示拒絕為新一屆民間環評委員名單背書。

這一波波拒審、請辭行動,說明蔡政府的干預已讓越來越多各領域的學者和專業人士感到無法忍耐,在自認蚍蜉難以撼樹的無力感下,又不願與虎謀皮,最終選擇退出。一旦採取這樣的行動,往往就意味著日後很難再成為各種官方審查會的評委,因此退出、請辭就形同「死諫」,期盼能夠藉此敲醒執政者。

儘管蔡政府的反應常常是換上一批更聽話的人擔任評審,以遂行掌權者的意志,然而,事後證明這些請辭者的堅持才是真正保護民眾的利益。例如,蔡政府硬是要通過高端的EUA,不料才開打幾天就已出現5人死亡,民眾出現緩打潮。陳培哲與掌權者誰是誰非?大家心裡自有一把尺。又如從關中天到為特定媒體開大門,NCC與陳耀祥介入評審過程、戕害新聞自由的劣跡斑斑,早已引發天怒人怨。

反政治力介入的專業力量正在集結,並終將揭竿而起,蔡政府還能囂張多久?(作者為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