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英和川粉的視野

桂宏誠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美國發生川粉攻進國會事件,不少人比喻為「美版太陽花」,也期待因太陽花事件被拔擢為民進黨副祕書長的林飛帆,能代表民進黨對美國警方強制驅離暴民和釀成死傷表達看法。林飛帆等了數日才回應「美版太陽花」是不當類比。從他有「林九萬」的稱號來看,倒還合理。

但就去年7月1日香港「反送中」事件攻占立法會,半年後美國國會也遭川粉攻破,而《自由之家》評比台灣的自由度又高於美國和香港,故這一切未嘗不可歸為由台灣掀起的「攻議會爭民主」浪潮。

蔡英文總統日前在推特上對美國會暴動事件,除以「文青體」發表了外交詞令外,並附上她遠眺紐約自由女神像的照片,還寫道:「我們相信,美國民主的強健與韌性將持續是世界的希望燈塔」。對比英國首相強森譴責美國會暴動為「可恥」,德國總理梅克爾表達「憤怒與難過」和直指川普要為暴力事件負責,曾有「暴力小英」稱號的蔡總統,自也和林飛帆及攻進國會的川粉擁有相同的視界,把暴力看成「防衛型民主」,或是公民不服從與人民的抵抗權。

美國雖採三權分立與制衡的憲政體制,但憲法把國會列在第2條,總統列於第3條,且聯邦政府擁有的權限幾乎都須經國會認可,可看出國會仍是代表主權在民的部門。美國國會曾在1814年第二次獨立戰爭時,連同白宮遭到英軍燒毀。而這次是美國公民攻進了國會,為美國憲政史上頭一遭,讓人驚覺在世界上發射出民主光芒的燈塔,竟因「民主電力」已不足終而「跳電」。

事實上,兩位哈佛大學教授在3年前出版的《民主國家如何死亡》一書中,就發出警語說,當前美國的政客把對手當敵人,恫嚇自由媒體,威脅拒絕接受選舉結果,都意味美國民主正走向衰落甚至滅亡。這兩位學者對國會暴動可能不感意外,因為川普4年前競選時民調較低,他一再向支持者訴說選舉不公與將有舞弊,還表示他只接受自己獲勝的選舉結果。那時,川普已點燃了白人種族主義的火種,有川粉即放話,若開票結果不如他們的意,那天將是「乾草叉與火炬之日」,暗指將會暴動。

《民主國家如何死亡》一書還提到,民選獨裁者維持民主的表象,但把民主的概念與內涵都給偷換掉了。因此,現在民主的死法不是以前那種明目張膽的獨裁,而是都獲得立法的通過和法院的認可,不僅披著合法的外衣,甚至還包裝成深化民主的努力。同時,傳播媒體雖繼續運作,但被收買或受壓迫而陷於自我審查;人們可批評政府,但常會面臨查稅或其他法律上的麻煩。這些情形使民意的形成短期內並非基於對事情真相的了解,但許多人仍相信擁有民主的生活。

民進黨在太陽花事件後聲勢大漲,反中和抗中的宣傳更造就了全面執政,自是川普推動「統一戰線」以抗中的首要對象,並使台灣成為亞洲擁有最多川粉的國家。所以,民進黨看不到國會暴動對民主的嚴重斲傷,顯示雙方其實是「民選獨裁」的同盟。(作者為世新大學兼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