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英背叛鄭南榕 臉書淪新警總

政事觀察站

作者:王大師

 

已有廣大的網路原生世代,開始懷念起馬英九時代了!不是他這顆傻傻的腦袋有多會治國,而是當時的台灣輿論界,風氣十分自由;網路充滿肥沃的批馬聲浪。因此,天真的網民們,也對聲稱會捍衛鄭南榕「百分之百言論自由」的小英政府,寄予厚望。

怎知自從數位政委唐鳳接管網路的言論輸導管後,一個個批評執政黨的臉書帳號,被大剌剌的送入輿論禁閉室。有的是刪掉一兩則PO文,有的是關個24小時,有的則鎖個一週,有的更準備不見天日一輩子。

台版404 page not found

首先這把火先燒到核終的黃士修,再燒到新黨的侯漢廷,又偷關退休金遭沒收的郭冠英,也刪掉專欄作家洛杉基的柯P布鞋文。就連形象極佳的陳長文律師,他的《民進黨政府正在復辟刑法一百條》一文,也被「臉書警總複合體」給封鎖至深夜。

這段期間,陸陸續續可聽聞網友抱怨諸多《中時》與《聯合》批前瞻計畫的新聞,也會比照外國元首高談蔣介石般,自動被404 page not found。此外,被勞改的苦主還包括《罷免黃國昌》、《政變後的寧靜夏午》、《黃智賢世界》等粉專。

當然,上述僅為較活躍的評論家與網站,還沒算入廣大批評蔡政府的個體戶與小型粉專。若一一列舉,恐族繁不及備載。或許讀者至此,應瞭解為何有為數眾多的網友,開始懷念起馬茸兒的時代了吧!因為那個笨政府,還真相信該容忍不同言論的價值。

罪名莫須有

因此,抱有僥倖心態的我,沾沾自喜,以為對這起封鎖伊波拉有絕緣體。怎知24日因一則有關台灣對美國的外匯政策,調侃了本國人對外來強權的懦弱與姑息。不久後,竟被臉書的言論審查機制給貶入輿論勞改營,為時24小時。文末還不忘提醒如果繼續熱愛言論自由,老子可是能關草民一輩子。

當時的我愣了一下,百般不解為何就連評論台灣購買過多的美債,也會被網路東廠給盯上,或許是調侃式的講了一句:「都是『台巴子』要買美爸的單」,但還是不確定,臉書不明說。當時彷彿卡夫卡小說《審判》內的主人翁般,被定了一個沒人可告知的罪狀。罪名雖不可考,罰則卻異常難耐。

臉書壟斷你的一切

很多靠著這載具聯絡的網友,無法繼續使用這管道;訊息上停了多則詢問我的留言,但就跟鬼壓床般,怎樣喊都喊不出。大量的資料與網友聯絡空間也遭壓縮。至於舊有的管道呢?部落格的網友早已被臉書吸走,很難達到過往的觸及率。噗浪也是,Google+的傳遞效力遠不及臉書強。

如今臉書幾乎主宰了現代人的通訊、社交、閱讀、娛樂、文化、交流與新聞傳遞方式,且驚人的壟斷幅度,恐蓋過其他網路軟體的總和。美智庫曾調查,約66%的臉書用戶使用這網站獲取新聞,美國每年花近800億美元數位廣告,7成由谷歌與臉畫拿走。

當時徹底明白,臉書燒了過去那幾百億美元,值得!它壟斷了我們的一切。所以一句老話,當一個東西是免費的時候,你就是那商品。

唐鳳操刀網路東廠

我想台灣的臉書依賴度應更高,如果仔細檢討上述台版的「臉書劉曉波們」,以及北京的「正港劉曉波」,兩者所遇到的審查機制與工具,並沒有本質上的不同。但就因軟禁劉曉波的北京當局屬「正確敵人」,而台灣批評執政黨的作者群們調侃了「不正確敵人」,因此這現象,在網路姑息了很長一段時間。

網路甚至在唐鳳操刀數位政委後,大剌剌推出「真實查核機制」。酷似小說《1984》的真理部,會將多個包括本人在內的粉專中具「爭議性」文章,先行貼上「這是假新聞」的警告,以免迷途羔羊受騙。但問題是,是誰先定義某貼文是假新聞?且問題是,臉書PO文算新聞嗎?

綠營生態圈控制臉書

除了唐鳳所主導的言論輸導管之外,更令人背脊發涼的是台灣臉書的背後靈,目前得知為「李登輝學校」高徒的邱繼弘。他創辦的聖洋科技,是台灣社群行銷的領導廠商,同時也是臉書台灣廣告總代理,提供廣告、粉專經營與社群應用程式開發的整合性服務。一句老話:「誰控制了廣告預算,誰就能控制內容。」

邱繼弘不但是蔡英文總統的堅定支持者,也是太陽花運動的精神人物。如果懷疑臉書與近幾年的顏色革命、阿拉伯之春,以及亞洲的太陽花與佔中活動的關聯性,不妨直接將這些社運與臉書一起google,就會發現臉書具主導這些運動的關鍵角色。

臉書、CIA與顏色革命

畢竟,這個「潮品牌」背後,就是靠美中央情報局(CIA)所操盤的創投基金(In-Q-Tel)所成立。或許就是認知臉書具有龐大政治、經濟與文化渲染力,蔡英文與柯文哲兩位偏綠的政治人物,在選前造訪美國時,臉書總部一定是必經的行程。倘若蔡政府真對「反黑箱」有興趣,我倒是主張她公佈赴臉書總部的談話內容。

其實也不需公佈,就看看後續任命的科技職缺,以及主要社群網站的經營團隊,就可一葉知秋。這樣想想,最近台灣一件又一件,針對批評蔡政府的臉書作者群,給無預警關台,也有了合理的解釋。

言論自由的幻覺

只是可惜,我還一度相信蔡政府會奉行鄭南榕與劉曉波的精神。沒想到奪權後的行徑,似乎被一位美國搖滾樂手Frank Zappa的名言說中,他說:「當一個政府的謊言足夠蠱惑人心時,言論自由就會是無限暢飲的贈品;一旦發現維持這謊言不符成本後,統治者就會猙獰的撕開這假象的布簾;屆時,人們才會發現布簾遮住的是一面言論高牆。」

這段期間,小英政府足足讓本島人民,發現台灣與中國大陸擁有十分類似的輿論高牆。高到如果劉曉波在世,也不得不佩服其隱晦性;高到如鄭南榕復活,也不得不讚嘆它的無所不在。

你隨時可結帳、但永遠逃不出這裡

這面高牆,讓台灣這座輿論集中營,享有5星級飯店般的服務。但猶如老鷹合唱團的那首歌Hotel California所說 “You can check out anytime you like, but you can never leave!”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