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1分 跑1圈 日睡5小時 北一女籃 超熱血煉金

(專訪籌備:黃及人、高有智、何榮幸;執筆:黃及人、高有智)

中國時報【(專訪籌備:黃及人、高有智、何榮幸;執筆:黃及人、高有智)】 NBA哈佛小子林書豪掀起全球「林來瘋」狂熱,台灣最青春熱血的高中籃球聯賽(HBL)則引爆「綠來瘋」!北一女籃球隊爆冷拿下首座冠軍,以拚勁與鬥志粉碎「身高才是王道」的迷思。外界不了解的是,為了兼顧打球與課業,「小綠綠」們貫徹「少一分就罰跑一圈操場」自我要求,把自信與榮譽感注入最熱愛的籃球運動,也為整個社會注入青春活力。 四月天的北一女籃球館內,儘管剛拿下全國冠軍,練習的腳步不曾鬆懈,運球、射籃和吆喝聲不絕於耳。「小綠綠」們迎戰由校內男老師和教官所組成的隊伍,為的是增加實戰對抗性。總教練駱燕萍指揮調度,緊盯每一個球員的表現,絲毫不放過任何一個環節。 不到一百七十公分的北一女籃球隊長張宇涵,在冠軍賽的一記擦板三分球,讓球隊打入延長賽,最終捧走后座,她也成為本屆HBL的MVP。從小四開始,張宇涵就看著兩個哥哥在籃球場上打球,燃起馳騁球場的夢想,先後加入莒光國小與懷生國中籃球校隊,一路栽培進入北一女。 笑面隊長 張宇涵拚出MVP 「我喜歡打籃球,因為可以忘記煩惱的事情,很有成就感。」說完話,張宇涵緬靦地笑了起來,她在球場上是拚命三娘,私下則是愛笑的女孩。 提到練球的辛苦,她最怕的就是期中考及比賽前夕的苦練期。「除了考試,還得練球,雙重壓力之下,我們都是身心俱疲!」張宇涵說,北一女球員常常睡不到五小時,假日有時候還得練球,只能透過休假喘息的時候,彼此鼓勵安慰,大家都是苦撐過來的。 北一女球員除了球技要紮實,對於課業成績也馬虎不得。球隊規定,只要考試成績不到及格標準,每少一分就罰跑一圈操場,有時候還採取「連坐制」,經常可以看到北一女隊員跑操場的身影。最慘的時候,還曾累積到兩、三百圈。 「我的數學和英文真的不行,曾經罰跑超過五十圈吧!」張宇涵在這樣嚴格訓練下,今年剛錄取台北科技大學。類似張宇涵的學生還很多,成軍十五年來,北一女籃球隊每年約有九成隊員可以進入公立大學,還有不少人拿到碩士或博士學位。 北一女籃球隊員常常一早到校,不是面臨小考,就是得參加練球,其他時間也跟著一般生作息,放學後,還得留下練球到晚上九點半,完全沒有因為校隊的身分,減少課業壓力。為了提升課業成績,不少老師甚至還義務替球員補課。 合群隊友 融入同儕感染自信 駱燕萍鼓勵球員多跟同學互動,融入班上的活動,舉凡啦啦隊、演講比賽、詩歌朗誦或合唱團,球員也都要參加。駱燕萍說,北一女籃球隊學生只要肯學、認真,不會因為體保生,就被看不起或差別待遇,反而因為和其他同學相處,也感染到北一女學生的自信和榮譽感。 國泰女籃體系出身的駱燕萍,民國八十九年加入北一女籃球隊,當了十年助理教練,前年才接下總教練。她強調自己上任後,最重視的就是改造球員心理素質,以及重視球員的團隊合作。 最近「林來瘋」的現象延燒,駱燕萍也鼓勵球員在球場上變成「女生版的林書豪」。在籃球場上要有自信,不必因為時間快到就慌亂,儘管屈就板凳也要永不放棄。「在我的球隊,沒有明星球員,每個球員都有表現機會。別忘了明星球員也要有苦力球員陪襯。我強調打『贏』球,還不如打一場『好』球!」 黑臉教頭 駱燕萍教打快樂球 駱燕萍治軍甚嚴,在球隊扮演黑臉的角色,雖然從來不打球員,卻常常不怒自威。球員若在品行或課業出現問題,就會受到禁賽或禁練的處分,對這些愛打球的球員而言,不能上場是莫大的痛苦。曾有一次球員吵架,駱燕萍當場處罰禁練,不准她們碰球,也不想和這群學生講話。這群學生當場嚇得不知所措,最後只好一起擋住駱燕萍去路,急忙連聲道歉後,才得到教練的原諒。 「假如沒人扮黑臉,很多東西根本無法執行,所以我不怕『顧人怨(台語)』,」駱燕萍說:「就算我再嚴厲,也都希望球員在球場上開心打球。唯獨快樂打球,幸運才可能出現,就像張宇涵在這次冠軍賽投出幸運的三分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