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蕭家大院餐廳陷困境 逾200隻兔子恐斷糧

·2 分鐘 (閱讀時間)
屏東縣內埔鄉蕭家大院除是餐廳外,更是規模不小的兔子收養中心,目前收養逾200隻兔子。(謝佳潾攝)
屏東縣內埔鄉蕭家大院除是餐廳外,更是規模不小的兔子收養中心,目前收養逾200隻兔子。(謝佳潾攝)

屏東縣內埔鄉「蕭家大院」不僅是餐廳,更是全台知名兔子收養中心,10年來老闆蕭千霖與妻子靠餐廳收入支付兔子的飼料、醫療費,不料疫情爆發後餐廳無法營業,連帶逾200隻兔子也陷困境,他們期盼好心人士可以捐飼料、紓困兔子們。

「餐廳有紓困,但兔子沒有!」蕭千霖指出,他與妻子是半退休狀態,餐廳也只開周六、周日,只為有收入來養兔子,這200多隻兔子光飼料、草料費1個月就要6萬,而今餐廳因疫情無法營業,會餓死的不是他們,而是這群可憐的兔子。

他說,10年前孩子養的兔子生寶寶,2隻兔子變成百餘隻,為讓牠們有更好的生長空間,便打造近500坪的園區給牠們住,不料後來竟變成不肖飼主的棄養首選地,還有人直接抱來「強制託付」,直稱若不幫忙養,就要另找飼主,似乎是在恐嚇「兔子若被虐待,你也有責任」。

「我能不收嗎?」他無奈道,被棄養不是兔子的錯,是那些飼主沒有責任感,而他告訴自己不能像那些人一樣,加上當時餐廳的收入可以支付這些兔子的生活費,所以決定照單全收,不料做了10年後竟碰上疫情三級警戒,瞬間面臨困境。

他說,疫情爆發後,大家減少出門,但棄養兔子這件事卻沒有少過,現在平均1周還是會收到1隻兔子,而為了養這群兔子,他與妻子商量後,只好推出10年來首次宅配料理包,盼多少有收入來支付兔子的開銷,但最希望的還是有人可以捐飼料。

他強調,他不要大家捐錢,因為沒有協會名義的募款是不對的,而他們需要的也不是錢,而是可以餵飽兔子的飼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