岡田健史月薪比大學畢業生還低 父母卻不滿他「恩將仇報」與事務所撕破臉

·4 分鐘 (閱讀時間)

剛滿22歲的日本鮮肉岡田健史,上周被爆因不滿所屬事務所「Sweet Power」關於工作方面的安排,加上女社長曾被爆性騷擾與職場霸凌的醜聞,除了已經搬出公司提供的宿舍、工作也拒絕公司接送外,更直接向法院申請退出假處分鬧要求解約,引發譁然;而在月底假處分的結果正式出爐前,《週刊文春》又加碼報導讓岡田健史決心與事務所解約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月薪僅日幣15萬元(約台幣3.82萬元)、連大學畢業生的起薪都不如的「奴隸合約」,《女性自身》則報導,岡田健史完全沒有向父母提起此事就決定這麼做,對此感到相當憤怒,甚至認為他根本是「恩將仇報」,讓岡田健史處於一個夾在公司與父母之間動彈不得的艱辛狀態。

圖/22歲日本男星才被爆出因不滿事務所「Sweet Power」,鬧上法庭提出假處份要求解約。擷取自岡田健史Instagram

根據《週刊文春》27日的報導,自2018年以《中學聖日記》出道以來就大紅、陸續接演不少膾炙人口作品的岡田健史,其實與公司的合約根本可以稱得上是「奴隸合約」,除了出道後新人時期的一年半期間,工資完全為0之外,而目前即便手頭上的工作包含NHK大河劇《直衝青天》、朝日電視台新劇《櫻之塔》,實收月薪也僅日幣15萬元,遠低於2020年春季入職大學畢業生平均起薪的日幣21萬9910元(約台幣5.6萬元),甚至沒有選擇工作的權利,負責他工作的經紀人又一個接一個的辭職,讓岡田健史對事務所的不信任感與日俱增,再加上社長的醜聞,成了他決心離開事務所的最後一根稻草。

圖/岡田健史(左)被爆與公司鬧翻後,都是獨自一人前去正在演出的朝日電視台新劇《櫻之塔》工作現場,拒絕公司方面人員的接送。擷取自小林優仁公式推特

而根據最新一期《女性自身》的報導,岡田健史即便遇上這麼大的麻煩,也並沒有向福岡的父母傾訴,他的爸媽還是從事務所方面了解兒子搞出這麼大的麻煩來,特別是他的爸爸,對於兒子事先沒有跟雙親報告、面對面徵詢他們的意見就擅自做決定感到相當憤怒,在他看來,事務所一直以來都給予兒子很不錯的支援,甚至在3年前岡田健史說想去美國留學時,也二話不說支付了所有留學相關費用,因此他就曾提醒過兒子如果對公司不滿,千萬不要恩將仇報、有話要好好坐下來談,但顯然他並沒有將父母的話聽進去,因此當《女性SEVEN》直接詢問岡田健史父親對於此事的看法時,他僅生氣回覆:「我們無話可說!」

圖/據悉岡田健史的父母對於他沒有事先告知一聲就擅自要求與事務所解約一事,感到相當生氣。擷取自SPICE POWER公式推特

雖然岡田健史是為了自己的權益奮勇向事務所宣戰,然而不少演藝界相關人士則認為,這樣的行為恐怕會毀壞他原本一片光明的事業前途,一名相關人士就向《女性自身》坦言,過去從來沒有聽說過任何一個年輕演員在拍攝期間上法院出庭這樣的事情,加上NHK方面很不喜歡自家電視劇熱播時出現醜聞,即便有耳聞已經有大型經紀公司主動拋出橄欖枝、開始與岡田健史接觸,「但他這樣的行動,反而可能使問題變得更加複雜,就算想走,不是應該有更好的解決方式嗎?這樣下去,只會兩敗俱傷罷了」。

圖/由於岡田健史(左)目前仍有出現在NHK大河劇《直衝青天》當中,但NHK方面相當不喜歡劇集播出時出現醜聞,因此業界人士對於岡田健史出面對抗事務所這樣近乎自毀前程的行為感到擔心。擷取自REAL SOUND映畫部推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