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田挨了安倍一記悶棍

·3 分鐘 (閱讀時間)
(本報系資料照片)
(本報系資料照片)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日前直言「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安倍雖非現任首相,但為日本執政的自民黨內六大派閥之首「安倍派」之掌門人,其言行在黨內仍動見觀瞻。安倍的發言亦引起北京的外交抗議,連夜約見日本駐中國大使垂秀夫,傳達日本對台灣議題無權說三道四。

台灣扼住日本南彊,日本向來在意台海生波,主張「台灣問題」須以和平方式解決,安倍上述說法實非新論。

2001年6月8日,日本自民黨幹事長山崎拓在一項國際會議中表示,日本雖是支持「一個中國」政策,但不希望以武力來實現此一目標。對此中國或許認為此種想法是干涉內政,但這是東亞周邊國家的願望,中國近年大舉擴軍,尤其是在面對台灣的大陸沿岸地區部署飛彈,令人憂心。山崎拓當年這項反對以武力解決「台灣問題」的談話著實較安倍更為露骨。

但在美中對抗方興未艾之際,北京對日本介入「台灣問題」十分敏感,將此視為中日關係之「紅線」。安倍的「日本有事」之說,大陸將之解讀為日本欲將「美日同盟」擴及台灣,意圖使「台灣問題」國際化。

其實,「美日同盟」的範圍原即溢出日本,包括菲律賓以北的遠東地區,但在中日建交後,日本基於美、日「聯中抗蘇」的外交需要,將台灣摒除於「遠東條款」之外。

1972年11月,日本外相大平正芳在國會答詢時即指出,「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台灣之間的對立問題,基本上是中國的國內問題……我們在履行安全條約時,也要考慮今後日、中兩國的友好關係」。而在1978年11月,《美日防衛合作指針》簽訂時,當時的日本外相園田植亦表示:「遠東的範圍雖包括台灣,但是或許已無必要」。

然而,北京對《美日安保條約》的「遠東條款」仍未釋懹,認為此乃美、日為將來聯合介入中國攻台軍事行為預留伏筆。1997年4月9日,橋本龍太郎首相針對《美日防衛合作指針》表示,「在國會有關美、日安保的質詢,都一直集中於朝鮮半島情勢,然而我並未特別限定於半島,也包括南沙群島與台灣」。由上述發言不難理解,新《指針》之假想敵,除北韓外,應屬中國,並以「周邊有事」的概念,將台海重新納入美日防衛合作的範圍內。

安倍老調重彈,意在牽制「岸田派」對中外交和緩政策,避免以「安倍派」為主體的「清和會」式微,其意在黨內的派系角力,抗中、保台恐非其目的。何況「台灣有事」,日本如何應對不全然操之在己,美國的態度始為關鍵。

岸田首相著實挨了安倍一記悶棍,而北京打蛇隨棍上,拉高對日抗議。在對中外交上,岸田須對安倍所言之「台灣有事」等同「日本有事」,甚至可說等同「美日同盟有事」的論調,說清楚講明白;但說清楚卻不見得有利於台日關係。(作者為輔仁大學日文系所特聘教授、日本暨東亞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