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拜登社群網站的交鋒

思想坦克
·6 分鐘 (閱讀時間)
FILE - This June 27, 2019, file photo President Donald Trump's Twitter feed is photographed on an Apple iPad in New York.  Financial markets have become so in thrall to Trump's tweets that J.P. Morgan has created an index to help identify how much volatility they're creating.  Financial markets have become so in thrall to President Donald Trump's tweets that J.P. Morgan has created an index to help identify how much volatility they're creating. (AP Photo/J. David Ake, File)
圖片來源:AP

⊙王宏恩

十二年前,歐巴馬被認為靠著社群網站操作而成功獲得總統大位,尤其是年輕人的選票。四年之前,川普同樣被認為靠著社群網站的精準行銷與操弄而贏得選舉。這一次因為肺炎疫情,各種造勢場合都受到影響,也使得網路競選更為重要。距離這次總統大選只剩下幾天,兩大候選人在社群網站上的表現為何?

社群網站被視為對年輕人有重大的影響。假如單單觀察電話以及手機民調的Pew Survey,可以看到川普在年輕人的支持度上被拜登痛宰,18-29歲僅有29%支持川普,而有59%支持拜登,雙方差距一倍。而另一個民調也顯示,這次2020大選,有70%的年輕人只透過社群網站接收選舉資訊,其中,48%的年輕人透過Twitter、48%年輕人透過Facebook,而28%透過Tiktok。

但假如觀察各個社群網站上的表現的話,兩候選人的表現似乎跟民調有不小的落差。

首先以年輕人常用的Insgagram帳號來說,川普目前的粉絲數為2300萬人,拜登僅有540萬人。這並不只是川普擔任總統的關係。假如我們僅觀察相同時間,從去年一月到今年選前,川普的IG粉絲數增加了整整1000萬人,而拜登的粉絲數在同時期只增加了450萬人(如下圖)。當然,從圖來看,拜登的支持者是在今年三月之後才開始快速增加。但就算只從今年三月開始看,川普跟拜登增加的粉絲數同樣都是四百多萬,不分高下。

而從最近一個月最熱門的影片點閱率來看,川普最熱門的影片是打臉拜登對石油政策態度的影片,該影片的點閱率高達四百萬。而拜登最熱門的影片是一群過去其他黨內初選的民主黨候選人看了川普辯論的生氣反應,有一百七十多萬的點閱。但這影片的主角不是拜登,而是其他更受年輕人喜愛的Warren等人。

難道這是因為民主黨支持者不愛用Instagram嗎?假如比較其他民主黨大頭,歐巴馬的IG粉絲有3200萬,蜜雪兒歐巴馬甚至有4300萬,夫妻都比川普還多。Bernie Sanders有560萬,比拜登還多。甚至希拉蕊柯林頓都有500萬的粉絲,跟拜登差不多。光從Instagram來看,說拜登努力不夠並不過分。

第二個美國人愛使用的戰場為Snapchat,這裡因為沒有公開資料,因此只能依賴媒體報導。兩大黨候選人從今年開始就積極投入Snapchat備戰,川普團隊在五月時宣稱他們已經有了一百五十萬的追蹤者,但在同時,拜登團隊拒絕說明數字,只說它們正在努力。而Snapchat官方更在六月宣布,他們將拒絕推播川普的廣告,因為川普在散播種族仇恨。從這些結果來看,川普在Snapchat的影響力應該不小。

第三個可以參考的平台,則是跟川普戰成一團的Tiktok。之前有傳出Tiktok上年輕人故意訂川普競選造勢的票卻不去,讓川普造勢活動開天窗。前兩天川普團隊也再次控訴Tiktok,因為年輕人在上面發起活動要專門拔鄰居的川普支持牌、然後上傳拔的過程,至少已經有數十個人上傳。從這樣來看,川普在Tiktok上似乎表現不好?假如從昨天公布的數字來看,拜登主題的討論群組共有77萬追蹤者以及330個創作者,而川普主題的討論群組則有1萬5千個追蹤者以及100個創作者。的確,相較於Instagram,Tiktok可以說是年輕人反川的超大同溫層。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有這樣的數字,但實際上川普跟拜登的團隊都說明了他們並不使用Tiktok作為宣傳,所以以上數字都只是粉絲的熱情創作。但是從其他數據來看,年輕人反川跟挺拜登之間的連結可能並不強。

舉例來說,賓州大學政治系教授Kevin Munger的研究團隊,追蹤了美國左右派年輕人各將近1000個Tiktok帳號一年多,發現右派帳號會不斷地提到川普,而左派的帳號很少提到拜登,而更常提到的是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 BLM)、反對川普、甚至提到Bernie Sanders的數量都比拜登還多(如下圖)。而就關鍵字的數量來說,在研究期間,拜登被tag了一萬多次,跟Sanders差不多,而川普被tag了五萬多次。

從這數字來看,年輕人或許透過了Tiktok嘲諷川普,更甚於推銷拜登。這些支持是否能轉變為選票(甚至這些年輕人有沒有投票權,NBC就報導了一大群沒有投票權的年輕創作者,都可能是一個疑問。

舉例來說,一位在Tiktok上分析BLM活動的影片獲得了500萬的點閱率,但這位小女生仍宣稱她支持的是Biden + Warren,而非現在的Harris。另一方面,根據兩周前的一個資料顯示,在Tiktok上#Trump2020的影片的總點閱率高達了110億次,而#Biden2020的相關影片總共只被看了24億次。當然,Trump2020的影片裡面很多都是黑川普的,但是這數字仍有極大的差異。

當然,從台灣經驗來看,就算川普在各種新興社群媒體Instagram、Snapchat、Tiktok上都有比較高的聲量,也不代表川普有贏得年輕人的心,畢竟台灣2020年大選乃至於補選之前,各種圖文創作也都是以嘲笑、害怕韓國瑜為主,而非以挺蔡英文為主,但這些讀者的票最後應該都開給了蔡英文。但不少觀察者大多肯定,川普團隊在新媒體的使用造勢上是遠勝於拜登團隊的,拜登團隊顯然沒有承接到歐巴馬的精隨,或者無法跟歐巴馬一樣包裝。舉例來說,筆者撰文的今天(10/27)在推特以及Youtube上最紅的影片,上傳一天就400萬點擊率,就是川普團隊嘲笑拜登如同殭屍復活,這影片連許多民主黨支持者都轉推到自己的帳號上笑一笑。而上周川普更自己發圖嘲笑拜登太老又殘疾,同樣是被主流媒體罵翻,但是在各網站瘋傳。

最後提個「較老的」社群媒體的數字:川普在Facebook上有3000萬追蹤者,拜登僅有300萬。川普在Twitter上有將近9000萬追蹤者,拜登僅有1000萬。這也是為什麼不少媒體都認為拜登在新媒體上是完全弱勢,無法跟川普團隊在新媒體上披敵。這些有多少能穿透民眾的螢幕轉換為選票?下周就知道了。

作者為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在台中一中被選進數學校隊,接著考取台大電機系後想當個科學家。在椰林繞了一圈後,覺得還是人類有趣多了,於是跟著數學一起投入研究政治,成了政治科學家。

更多思想坦克文章

美國史上最玄大選究竟鹿死誰手?

台灣人不關心國際新聞?甘安捏!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