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民粹 黃昏或反撲

葉家興
·3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總統大選時隔多日,結果仍在僵持。挑戰者拜登沒有如民調預期大勝,或許是僵局難解的原因之一。雖然拜登可能得到美國史上最多的普選票,然而現任總統川普在主流媒體的多方不認可之下,仍得到超過上屆選舉的近7000萬普選票。然而,選前民調預測拜登的絕對優勢顯然並非事實。日後各種法律爭訟一旦塵埃落定,必定重新掀起對「布萊德利效應」的討論。

布萊德利是非裔美國人,曾經長達20年擔任洛杉磯市長。他在挑戰加州州長選舉前的民調取得領先,最終卻功敗垂成。美國學界認為,這種現象主要是因為部分白人選民在接受民調時,基於政治正確立場,不願對自己的「政治不正確」誠實表態,怕被貼上種族歧視的標籤。同理,此次大選在美國多數主流媒體不認可川普總統的背景下,有多少支持川普的受訪選民在民調中隱瞞自己的偏好,頗為值得深究。

美國主流媒體偏好拜登的例子很多,例如「冷處理」川普政績,放大川普防疫不力的弱點。又如在眾多「我所認識的川普」書籍中,獨鍾報導批評川普的書,然而對《你被錄取了:民粹總統不為人知的成功與失敗》卻幾乎不聞不問。該書作者是曾任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CEA)主席的芝加哥大學經濟學教授穆利根。

穆利根教授的近身觀察,卻大改他從媒體所接收到對川普總統的形象。主流媒體看到的川普既民粹,又是種族主義、廢話連篇、吊兒郎當的笨蛋和瘋子。然而他看到的卻是工作效率高、目標明確、當機立斷、有完成任務使命感的領導人。穆利根在書中從專業的經濟事務及經濟管制領域提供了諸多例證,傳達出罕為人知的川普形象。例如以放鬆管制措施逼藥廠不得不降價,又如藉由提高移民門檻以減少移民人數,在在都顯示川普利用經濟學邏輯果斷決策的風格。

穆利根在書裡第四章談到美國麻醉藥濫用,問題之嚴重可以用「疫情」來形容,也直接或間接導致美國近年人均壽命不增反減。他認為川普處理手法乾淨俐落,直指問題起源來自聯邦政府補貼。原因是1990年代以來聯邦政府擴大醫療保險對類鴉片止痛藥的補貼,大幅降低了這些易上癮藥物的成本,加速相關藥物的流通,從而導致其濫用情形惡化。

類似的經濟規則也適用於政府對大學的學費補貼。穆利根教授驚艷川普的洞察力,認為美國大學學費增幅驚人的根源來自政府。原來學費補貼使學生支出小於其所能負擔的水平,而大學校方知道這種「消費者剩餘」,因此不如提高學費來奪取之。結果是政府補貼愈多,學校更傾向提高學費,令補貼的受益完全歸於校方所有。

川普並非美國傳統政治人物,他的行事風格與經濟決策不免挑戰傳統盤根錯節的政商關係,但也讓期待體制改變、生活改善的底層人民產生一線希望。因此,他的普選票增加,反映了主流民調所無法發掘的沉默聲音。然而,畢竟川普的民粹式言論團結美國人心的能量有限。與中國大陸貿易戰的結果也不討好,反而讓貿易條件惡化,無助改善底層人們的生活處境。

對有功有過的川普總統,未來幾天可謂關鍵。在美國主流媒體暗示拜登獲勝的氣氛下,川普式民粹會反撲?還是走到了最後的黃昏?世人都在注目。(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金融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