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紅利即將生變?

崔慈悌
·2 分鐘 (閱讀時間)

此次美國總統選舉,由於民主黨候選人拜登民調領先,讓外界質疑蔡政府「押錯寶」。事實上,對美國兩黨政要,台灣誰也不敢得罪,但川普的政策方向確實對蔡政府和民進黨較有利,一旦拜登當選,可預期這些「利益」都將生變。

《華盛頓郵報》上個月底爆料,蔡英文總統今年就職典禮前,幕僚剪輯影片,刪減美國民主黨卻放大共和黨眾議員賀詞。儘管外交部強調沒有選邊站,但從影片來看,確實有「大小眼」。

美國總統大選民主與共和兩黨競爭多年,多數外交人員也都清楚,支持台灣的人無論哪一黨,多一個是一個,台灣長期仰賴友台的議員和幕僚,基本上都是「誰也不敢得罪」。

美方在台灣總統大選前,亟欲與雙方候選人直接接觸,不得罪任何一方。同樣的狀況易地而處,蔡政府卻是深怕川普團隊不明白「我支持你」,刪減民主黨人士祝賀詞是「一葉知秋」,共和黨和親近川普人士只要訪台,我方都是敲鑼打鼓,民主黨人士訪台待遇相對不如。

在川普當選前,民進黨與民主黨關係頗佳,駐美代表蕭美琴和歐巴馬時代的國防部政策次長佛洛諾伊、中央情報局前副局長海恩斯等人都有交情,赴任後蕭也積極強化與民主黨的交往,但顧及川普陣營都很低調。

事實上,民進黨4年前就曾「押錯寶」,力挺民主黨希拉蕊,還好,馬政府時代留下的外交官「兩邊押寶」,加上川普上任後與大陸兩強相爭,台灣地位陡升,蔡政府也樂於「聯美制中」,配合川普的反中政策,讓台美愈走愈近。

這樣的狀況,一旦最後是拜登勝出,台灣扮演的角色和面臨的情勢都將巨變。拜登的中國政策智囊團主要成員大多來自歐巴馬團隊,在要求南海航行自由與印太合作等議題上,與川普的主張相去不遠。

但兩人最大不同,在於拜登主張拋棄川普「美國優先」原則,修復與盟友的關係及領導地位;與大陸的競爭區分不同議題,而非全面對抗;採取方式也是從提升美國競爭力做起,而非要求大陸改變;防止核擴散等全球議題上則站在強勢地位與大陸合作。

可預見,拜登將會設法化解陸美的對立關係,過去與川普站在同一陣線反中的台灣,棋子的重要性大幅降低,屆時「聯美制中」策略能否繼續?兩岸關係能否回頭?拿萊豬換經濟合作的承諾能否兌現?恐怕都得重新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