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落選的啟示

葉慶元
·2 分鐘 (閱讀時間)
(圖/川普臉書)
(圖/川普臉書)

糾纏數天的美國總統選舉開票,終於在關鍵州開票結束,而告大勢底定。拜登以306票大勝川普232票,即將當選!川普雖然持續指控通訊選票有弊端,由於並未提出任何具體的證據,想要扭轉大選結果,可說是機率渺茫。也因此,世界各國領袖已陸續向拜登致電祝賀,準備迎向「後川普時代」。

這次美國大選之前,民調普遍預測拜登即將勝選,甚至是以超過10%的比例大幅勝選。然而,選後的結果顯示,拜登僅以3.6%小幅勝選(拜登50.9%;川普47.3%)。於是,便有許多人批評民調失準。然而,事實的真相是,隨著大選日的逼近,川普的民調原本就逐漸逼近拜登;以Realclear Politics的統計來看,選前最後1周,兩人的民調平均值是拜登領先川普7.2%(51.2%;44%),這和最後的普選投票結果,其實差距只有3.6%,是在誤差範圍內,並沒有想像中大。

過去4年,川普的內政及外交不斷引發爭議。他高舉著「讓美國再度偉大」的大旗,奉行「美國至上」的單邊主義,不論是國際經貿、環保甚至衛生協議及組織,只要不順美國的意,川普就退出,完全不顧慮盟國以及地球的未來。

川普帶來的利多都是短多長空。比如說,限制外來移民在美國就業,短期間似乎增加了美國人的就業率,但是長期來講,阻止在美國受教育的高階人才留在美國,是扼殺美國產業的競爭力,而且也會降低美國高等教育的競爭力。

更重要的是,川普在新冠肺炎的防疫作為上,完全拒絕相信科學。美國拜地理位置之賜,在疫情開始之初有著約2個月的緩衝時間,但是美國在川普領導下,白白浪費了美國的緩衝時間,使得美國成為全世界受到新冠肺炎影響最嚴重的國家,讓人完全無法想像這是全世界醫療最先進的國家。

川普亂政,4年而終。他帶給美國社會(或許還有台灣社會?)的撕裂與傷痕,還要好一段日子之後才能夠癒合。但我們要感謝民主制度,讓我們對於執政者有著4年一次的考試機會,可以讓全體國民決定國家的方向,不至於共同走向瘋狂。(作者為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副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