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黨能捲土重來?

周天瑋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在過去的這一個大選週期,美國不出意料,紛擾頻頻,包括眾議院兩度彈劾川普總統、去年整個夏天各大城市爆發左派群眾暴動、秋冬籠罩各州選舉違法和舞弊疑雲、1月6日川粉硬闖國會肇事、矽谷大科技隨即下架右派並大肆肅清賬戶、乃至於企業和銀行界切割川普。

凡此種種,眾多解讀,鑑於當下從權威媒體到社群自媒充塞著誤解、偏見、假相和謊言,不能盡信。

從憲法的角度進行正義省察,目前許多論述並不具備說服力。對郵寄投票等舞弊嫌疑,司法並沒有做實質審理。川普拒絕接受大選結果,固有不當,然而眾院手段草率,彈劾文本空泛,淪為政爭,況且社會普遍存在「取消文化」,忽視了民意調查證實有高達85%的共和黨員反對彈劾。

因此看待當前美國政治可以將視角拉開,而聚焦在政治的本質─權力分配。權力分配與政治論述往往為統治階級所決定,統治階級的組成分子分為兩路,政治階級在美國包括治理聯邦與各州的政治人物和官僚,涵蓋建制派與行政國。至於企業階級,包括富裕的、國家權力的民間受益者,政府合同、補貼以及壟斷特權的享有者。

台灣在1949年之後40年間,統治階級已經盤根錯節,最終經由抗爭、修憲和全民直選加以解構重組。

美國雖然是民主國家又歷經政黨輪替,等到步入建國200年,戰後統治階級還是形成了華盛頓沼澤,所以雷根總統曾經率先提出必須抽乾。可遊說機構隨之興起,統治階級不啻取得了合法的政商交易市場,而使得階級利益愈加鞏固。

柯林頓和歐巴馬的4個總統任期對統治階級的影響巨大,民主黨順利吸納了華爾街、新科技、好萊塢以及新媒體這4大領域。利用彼此的自由派和全球化共同屬性,民主黨打造了企業階級左派。

時至今日,趨勢明顯,歷屆總統大選,民主黨得到了這4個產業的主要支持。問題是民主黨萬萬沒有料到川普能夠領導共和黨向勞工階級突圍。勞工倒向川普,來勢銳不可當;鄉村包圍城市,共和黨起死回生,對民主黨構成壓迫。

川普是企業階級的一員,雖然取得了勞工的奧援,但勞工本非統治階級,選票之外的實力單薄。他的突圍者和開發商性格,右翦左屠,令統治階級的地位與利益同受威脅。他們的不安、不服、不取、不屑,導致持續不絕的反彈與惡鬥。所以反川政爭,不時呈現出統治階級跨黨派、跨政商,聯成一氣的突出現象。

究其實,過去這4年美國統治階級左右兩派一直在對川普政治進行檢肅,大動作頻仍,而這一回合的終極一搏,集中在過去半個月,也就是存在主義者川普的「成王敗寇」時刻。

新上任的拜登是統治階級固有成員,已經享受到一整年的「保修」 待遇,相形之下,川普與統治階級的裂痕擴大,面臨「退貨」。可退一步說,川普主義顯然具備生命力,且保守右派如果捨棄川普所領導的勞工和中產階級,將如何對抗壯大的左派?由此大哉一問,川普一派或將捲土重來。(作者為美國律師,法學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