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拜登國防政策 一致抗中

青年日報社
·4 分鐘 (閱讀時間)

編譯王光磊/綜合外電報導

美國總統大選3日登場,針對國防與傳統安全問題,候選人川普與拜登在軍備管制、核武、國防預算、中東議題、軍火銷售、北約角色,以及大國競爭等諸多議題,各有不同見解與政策。惟面對中共,2人一致認定其為全球安全最大威脅。

川普擬放寬地雷限制

川普第一任期中,已退出《中程飛彈條約》(INF)、《開放天空條約》與《伊朗核協議》;為對抗中共製無人機襲捲中東市場,放寬對外國出售飛彈與無人機的諸多限制;放寬美軍在衝突地帶使用地雷限制;川普政府與俄國間最後一道限武防線《新戰略武器裁減條約》(New START),陷入談判僵局,明年2月可能到期廢除。

拜登宣布將續簽New START,並可能接受俄國「無條件延長5年」協議;在「伊朗願意完全回到符合規約」前提下,重返《伊朗核協議》;扭轉川普放寬美軍使用地雷限制。

皆支持核武現代化

川普全力支持美國現有核武鐵三角體系(轟炸機、洲際彈道飛彈、潛射飛彈)更新,已批准部署W76-2低當量彈頭,並持續研發新一代W93彈頭。

拜登同樣支持核武現代化,但民主黨人對W76-2彈頭,以及新一代潛射巡弋飛彈(SLCM)的疑慮,可能讓其核武現代化計畫規模小於川普;面對黨內反對新洲際彈道飛彈研發聲浪,拜登亦未明確表態。

拜登料限制國防預算

五角大廈希望持續獲得更多經費投資,國防預算亦已突破7千億美元大關,但川普透過5年預算計畫表態,自2021財年起,凍結國防預算成長;創立太空軍;部分預算挪用至美墨邊境築牆工程上。

拜登雖未表態是否裁減國防預算,但批評川普「毫無財政紀錄概念」,擬將「效率低落舊系統投資,轉移到對網路、太空、無人機、人工智慧等創新技術投資」;增加非軍事安全投資,如外交、經濟實力、教育與科學技術。外界認為,拜登極有可能明確限制國防預算增長。

中東戰事皆傾向撤軍

2人均不願美國無止盡參與中東戰事,矢言讓阿富汗美軍盡快回家。在與塔利班達成歷史性協議後,川普積極自阿富汗與伊拉克撤軍。

拜登陣營雖同樣希望撤軍,但期待小股特戰部隊留在中東執行特戰任務,而非「大規模無限制的綏靖行動」;重申將致力阻止伊朗獲得核武,但將以外交為主要手段;將與以色列密切合作。

川普力推對外軍售

增加武器銷售是川普政府外交政策施政重點之一,加快武器輸出審查過程,放寬許多軍售標準,甚至要求外交官於駐在國推銷美國武器;川普強調此舉的經濟利益,實則在讓盟邦夥伴不會選擇使用俄「中」武器,維持美國外交影響力。

拜登並未對美國軍售發表意見,但宣示將結束對沙烏地阿拉伯為首聯盟的葉門戰事的支持,甚至停止部分對沙國軍售,但沙國一直都是美國武器主要買家。

拜登主張修復與北約盟國關係

川普對北約盟國長期政策是「使用者付費」,要求加入國家提高國防預算至GDP占比2%,引發與歐陸盟國關係緊張;「美國優先」政策也導致美國與歐洲間的外交衝突,美軍撤離德國即是一例。

拜登矢言修復與北約間聯盟關係,並「立刻採取行動,有效強化美國領導的民主同盟」。據信,拜登若當選,將盡快審查美軍調離德國情況與必要性。

直指中共與俄國是威脅

川普2018年公布的國防戰略,宣布美國重返大國競爭,並直指潛在對手為俄羅斯與中共。但本質上,川普的經濟與軍事重點幾乎完全針對中共,尤其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更全力批評中共。五角大廈亦依循將戰略重點與資源優先投注至印太地區。

拜登在參議員時代,鼓吹透過強化商業聯結,促進美「中」關係;現今則認為,中共是「美國在亞洲的最大戰略挑戰」,這也是拜登少數與川普具共識之處。拜登直指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為「惡棍」,承諾一旦中共試圖影響美國企業或個人,將遭「迅速的經濟制裁」。拜登另一對抗重點是俄國,並批評川普是「蒲亭的臣服者」。

川普、拜登政見比一比。(資料整理:編譯王光磊)

川普全力支持美軍現代化,並引以為傲,但能給出的預算終究有限。 (達志影像/美聯社)

拜登國防政策將沿續歐巴馬路線,強調多邊主義,修補川普與盟邦的齟齬。 (達志影像/美聯社)

無論誰當選總統,美軍都得面對日益嚴峻的國際情勢、有限預算與員額,以及軍力亟待現代化的諸多挑戰。圖為進行山訓的美國陸戰隊官兵。(取自DVIDS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