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山打火揪盜伐 林管員管很寬

·2 分鐘 (閱讀時間)

5月中旬杜鵑營地森林大火延燒12天引起各界關注,許多民眾也才發現,負責林班地打火工作的不是消防員,而是林務局森林護管員,而且森林護管員除了發生林火時需前往撲滅外,還要巡視山林、取締盜伐、濫墾、占用林班地等,每年還有為期3至5天的偏遠巡視,工作內容十分繁雜。

擔任嘉義林管處阿里山工作站森林護管員將滿25年的許崑聖,自嘉義農專(現嘉義大學)森林科畢業後,因緣際會下考取森林護管員。許崑聖說,森林護管員工作又多又雜,承租戶有任何問題或需要都得幫忙解決,且濫墾、盜伐取締、造林監工、政策宣導等都是工作項目,也時常要第一線面對山老鼠、林農等。

今年杜鵑營地森林火災動員百名森林護管員前往,許崑聖也參與,從第1天待到第12天。他說,上直升機前就有心理準備要好幾天才能回家,每天早上4點多起床、5點出發前往火場,需徒步約2個半小時才能抵達,大家都很累、很不舒服,但共同目標就是要撲滅火勢。

取締盜伐也是森林護管員主要工作項目,許崑聖過去曾管轄豐山地區 ,第一次看到一整片樹頭被砍掉時,心很痛,但森林護管員巡山時,因是孤身一人,要避免跟山老鼠正面衝突,因沒有權限及相關配備,若遠遠聽到鏈鋸聲就立刻報警、聯絡工作站等派員支援;若來不及就會發出聲音趕走山老鼠,但絕對不要冒險隻身與山老鼠正面交鋒。

許崑聖負責的巡邏區塊是甲級,每天都要騎機車出外巡視,管轄面積相對其他偏遠地區小,但因林農、承租戶多,時常要處理相關問題。許崑聖說,這1、2年山難事故頻率變高,部分地處偏遠,護管員也要參與搜救,自己還曾被同事笑是「救援王」。

至於森林護管員工作這麼辛苦,是怎麼堅持下去的?許崑聖感性地說,工作久了之後覺得有責任在身上,肩負保衛山林的責任,就放不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