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時間的歷史演變 每周四天工作制引發熱議和爭論的背後

·7 分鐘 (閱讀時間)
女性在家上班
疫情導致許多人居家遠程上班,這會推動每周四天工作制的實行和普及嗎?

一周工作五天休息兩天的制度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每周工作四天會成為常態嗎?

新冠疫情催生很多國家和大公司實行彈性上班制的同時,最新從西歐國家冰島傳出:每周四天工作制的試驗「大獲成功」。

冰島的這一試驗是世界上規模最大、時間最長的一次縮減工作時間的試驗:時間從2015年至2019年,參加的人數為2500人,其中有朝九晚五的辦公室工作人員,也有需要輪班的醫院員工。

試驗得出的結論是:所有參加者身體更加健康、心情更加舒暢、工作效率更高,工作成果不僅沒有受到影響反而有所增加。

相信對這樣的試驗結果很多人不會感到驚訝意外。

實際上,每周四天工作制正在成為越來越多國家和公司的努力目標。2019年,微軟日本公司試行了每周四天工作制,生產率飆升四成。2021年3月,西班牙開始了全國範圍的四天工作制試驗。

四天工作制會成為疫情過後的世界潮流嗎?來看看人類工作時間的歷史演變過程,或許能更好地了解潮流的走向。

一周七天

在長達幾百萬年的人類認知演化過程中,人類與動物一樣靠採集和狩獵為生,餓了「工作」,飽了「休息」。

大約一萬年前,人類開始農業革命,對所處世界的「數字」越來越重視。地球繞太陽運行需要356又四分之一天,每天有24小時。

中國古代曆法中,一年360天,被分為24個節氣,72候,即以五日為一候,因此漢朝官員有「五日一休沐」的傳統,後來唐朝還出現十天一休沐的「旬休」。

普遍認為,一周七天的說法出現在大約4000年前的古代巴比倫。古巴比倫人認為構成太陽系的七顆行星格外神聖,決定七天為一周。

但人類要等到近代科學迅速發展的工業革命時期才有了「周末」的概念。實際上,使「周末」成為現代人生活一部分的除了工業革命,還有宗教信仰的關係和工會對工人權利的追求。

周末

18世紀60年代,大機器生產開始取代工場手工業,從棉紡織業技術革新開始,英國開始了一場席捲全世界的工業革命。

山東青島港口
科技解放了人類還是給人類套上了更沉重的枷鎖?

大規模的機器生產需要眾多的工人,但在信奉基督教的英國,禮拜日是去教堂的日子,沒有人被要求工作。於是一周七天中有了禮拜日休息的傳統。

但是,很多人在禮拜日這天吃喝玩樂,縱情享受,工廠面臨周一很多工人曠工的窘境。英國的工廠主為了確保工人周一凖時出勤不得不妥協:周六多給半天休息時間。

據考證,「周末」(weekend)一詞的最早記錄出現在1879年的一本英國雜誌《筆記與疑問》(Notes and Queries)中。

雜誌中寫道:在斯塔福德郡,如果一個人在星期六下午結束一周的工作後離開家,與遠方的朋友一起度過星期六的晚上和接下來的星期天,那麼他就被說成是在某處過的周末。

兩天周末

但周末從一天到一天半,再變成兩天經歷了數十年。

1908年,美國新英格蘭地區的一家工廠允許有兩天的周末,以便猶太員工能夠遵守安息日。對猶太工人來說,星期六是安息日,即從星期五的夜幕開始一直到星期六的夜幕,是一周中最神聖的時刻。

這在工人中很受歡迎,並導致附近的其他行業也開始效仿每周五天工作。

1926年,美國富有傳奇色彩的汽車製造商亨利·福特(Henry Ford)規定員工周六和周日為休息日,並實行每周40小時工作時間。每天八小時每周五天的工作製成型。

福特的五天工作制,雖然被稱為是以工人福利為出發點的利他主義行為,但他也因此獲利。這是繼他在1914年大幅度增加工人薪金至每日5美元之後的又一個極大刺激生產力的舉措。

有經濟學家認為,100多年前因為福特公司大規模推廣五天工作制,美國汽車工人成為有現金又有時間的中產消費者,對振興美國經濟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

周末與就業

但美國在1932年正式採用五天工作制時,卻是為了應對大蕭條造成的失業問題。

英國五天工作制出現在1933年。連鎖藥房博姿(Boots)的董事長約翰·布特(John Boot)面臨著工廠產能過剩,必須裁減工人的困境。

布特當年的解決辦法是將工廠在周六、周日關閉, 不裁員也不減薪,用縮短工作時間來減少產能過剩的問題。減少工作時間還給博姿帶來了另一個意外的好處:工人有了更多時間休閒、照顧家庭後,周一早上回廠上班時精神抖擻、效率很高。

進一步的研究表明,每周兩天的休息時間減少了缺勤率,對生產力有積極的影響。

每周五天工作制在宗教團體的支持下,在工會組織的推動下,從1930年代開始在美、英等西方國家實施。

不過,五天工作制在亞洲包括中國大陸、香港和台灣的普及則比西方國家晚了幾十年。

四天工作制爭議

西方國家近年來越來越受矚目的每周四天工作制,雖然試行成功,但爭議仍然很大。

支持四天工作制的勞工權益人士以及專家認為,每周四天工作制的好處可以總結為:

  • 生產力提高:員工工作與休閒時間相平衡能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 促進男女平等:男性有更多時間照顧家庭分擔責任,有助婦女從育兒和家務中解放出來公平就業;

  • 促進工作熱情:勞逸結合是最好的工作方法;

  • 減少碳排放:減少工作天數有助降低員工通勤造成的交通排放,減少辦公大樓使用時所需的能源,有助環境保護。

但是,四天工作制也有很多反對的聲音。

英國反對黨工黨2019年所做的報告認為,減少工作時間而不減少薪酬「有助物質豐富和精神健康」,因此將考慮是否把減少工作天數列入黨的努力方向。英國各大工會也大力支持減時不減薪的四天工作制。

但是英國著名的亞當斯密經濟研究所(Adam Smith Institute)警告說,「如果強迫人們減少工作時間,最終他們的收入肯定會減少。」

該研究所的馬休·勒什(Matthew Lesh)曾表示,如果英國實行四天工作制,「英國經濟將對投資和創業者失去吸引力」。

「我們也應該獎勵讚賞那些努力工作供養家庭的勞動者們,而不是剝奪他們願意工作的自由。」

未來夢想

肆虐全球的新冠疫情給各國的經濟帶來嚴峻挑戰,「四天工作制」會像上個世紀「五天工作制」一樣在危機中應運而生嗎?人類面對氣候變化這一災難性的危機,會集體改變思路共同尋找出路嗎?

對許多打工者而言,特別是在老闆們提倡朝九晚九每周六天工作996制的地方,「四天工作制」或許已經像是白日夢,遙不可及。

不過,有人已經提出更加遠大的夢想。

荷蘭著名歷史作家魯特格爾·布雷格曼(Rutger C. Bregman)在他的暢銷書《現實主義者的烏托邦:如何建構一個理想世界》(Utopia for Realists)中提出:每周工作15個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