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具機界勞斯萊斯3】少爺第一線當黑手 蹲20年熬出頭

邱莞仁
·2 分鐘 (閱讀時間)
1999年,謝天昕在父親的要求下回到百德上班,隔年派往瑞士駐點。
1999年,謝天昕在父親的要求下回到百德上班,隔年派往瑞士駐點。

「機器很好玩,精密度是永無止盡的。」謝瑞木說,百德成立時精密度只能做到20微米,花了10年才走到10微米,就像台積電的晶片製程,「從20奈米一直走到現在的7奈米、5奈米,每少1奈米,那是多難啊。機器也是這樣,精度要更精準,耗時都很長。現在科技越進步,製造航太、隱形戰鬥機、火箭筒這些東西就要越精準。」

謝瑞木用15年的時間提升品質,品質到位後,他想出就近服務的點子,派人駐點瑞士、義大利做客服,廠商機器一出狀況,相較其他等零件等維修要半個月以上的亞洲同業,百德能快速輻射到全歐洲。

謝瑞木說,機器的精密度是永無止盡的,如同台積電的晶片製程,「從20奈米一直走到現在的7奈米、5奈米,每少1奈米,耗時很長。」
謝瑞木說,機器的精密度是永無止盡的,如同台積電的晶片製程,「從20奈米一直走到現在的7奈米、5奈米,每少1奈米,耗時很長。」

1999年,百德正好需要一位駐瑞士的服務工程師,謝天昕在父親的要求下回家從頭學起。「他(謝天昕)外語能力不錯,在現場學機器維修、安裝、售後服務,沒想到他還算聰明,學得很快,一年就派出國了。」謝瑞木說。

謝天昕在基層磨練超過20年,曾派駐歐美擔任服務工程師。
謝天昕在基層磨練超過20年,曾派駐歐美擔任服務工程師。

但老闆的兒子接班,有必要到第一線熬?謝天昕解釋,「我們做黑手的,如果技術不夠好,怎麼去帶員工?人家是不會理你的。」他跟著廠內的老師傅,從最基本的鏟花學起,鏟花是影響工具機精密度的關鍵,需以人工一刀一刀鏟出精度。

「因為你是董事長的兒子,人家認為你做得好是應該的;做不好就會被說『啊,伊丟係頭家囝仔!』是那種你不能做不好的壓力。」隔年,謝天昕隻身到瑞士,「貨櫃來了,機器我自己拖、吊到卡車上,再拉去客戶那邊裝。」

謝天昕回到百德工作時,在父親謝瑞木的要求下從頭最基本的鏟花學起。
謝天昕回到百德工作時,在父親謝瑞木的要求下從頭最基本的鏟花學起。

他在瑞士待了8年,有時得開13個小時的車到德國漢堡替客戶維修,「修機器有很多東西要學,譬如說電路,有時候就是一直在那邊找問題。」他苦笑,「做客戶服務最困難,通常是機器有問題,他一定心情不好,把你罵一罵、趕出去的都有。」2017年,百德成立美國子公司,他又赴美主導。


更多鏡週刊報導
【工具機界勞斯萊斯4】國際上找幫手跨足航太 掌握飛機散熱關鍵
【工具機界勞斯萊斯5】跳脫傳統舒適圈 他打進新市場拚高下
【工具機界勞斯萊斯1】少年總仔接班 遇疫情佈局半導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