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廠停工、居民困電梯 中國為何大限電?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中國吉林一家四口受困電梯、馬路上紅綠燈不亮、手機無信號或網絡不通等因限電停電造成的問題引發討論。中國大規模限電停電,除了造成民怨,還有許多工廠被迫減產或停工,起初限電大多集中在東北地區,如今傳出北京也將計劃停電。

自9月中旬以來,中國出現限電情形,其中江蘇、雲南、浙江等地,因「能耗雙控」,也就是能源消費總量和強度因素,企業被政府要求停工限產,其他省份如廣東、湖南、安徽等地,則因供電緊張而被迫錯峰限電。

中國媒體稱,東北出現「拉閘限電」情況與「能源雙控」無關,而是電力供應短缺所致,所謂「拉閘限電」是指在緊急情況下直接拉閘斷電,因此無法提前通知,並稱「居民用電被拉閘背後,是多重因素疊加的結果,其直接原因,是電網運行面臨事故風險」。

然而,電力吃緊已經是中國正面對的棘手問題,周二(28日),多個中國媒體傳出,9月28日至10月8日北京部分地區將計劃停電,《界面新聞》報導稱,國家電網客服電話表示:「煤電價格居高不下,導致發電廠出力下降,供需形勢緊張。國家電網將堅決落實國家要求,積極應對近期電煤緊張導致的電量缺口。」

中國媒體:煤炭緊缺是主因

中國官媒指出,限電主因是「供需失衡」,受中國全國性煤炭緊缺、煤價高企、煤電價格飆升影響而出現供電緊張局面。另一方面,用電需求猛增也是此次「限電」潮的重要原因之一。事實上,去年中國就也曾經出現電力緊縮的問題,但當時並未波及居民用電。

中國《財經》引述據國家統計局數據稱,今年1月至8月中國原煤產量26億噸,同比增長4.4%,盡管原煤產量正增長,但增速卻遠低於用電量增速,全國發電量1月至8月5.39萬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1.3%。

該報導也稱,今年3月《中國刑法修正案(十一)》實行,首次明確針對現實危險的違法行為提出追究刑事責任,在這規定實施後,煤礦超產意願大幅降低。《財經》引述山西金正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首席專家曾浩匯總各口徑數據匯總計算指出,中國全社會電煤庫存較去年入冬前低了近9000萬噸。

另外,中國媒體也稱,受到內蒙古產區安全檢查影響,煤炭產量下滑,進口煤炭主要供應國澳洲又被禁,加上中國水電發電不及去年,才導致缺電。

事實上,《財新》今年5月就曾經報導稱,廣東、雲南、廣西、四川局部地區面臨電力供應緊張形勢,原因包括水電、火電發電量不及預期,及經濟復蘇、氣候異常等引發電量供不應求。當時報導也稱「今年春天以來,電煤供給緊俏,煤價漲至十年新高,以及煤電廠發電意願受挫,都加劇了電力供應的緊張」。

產能暴增才限電?

除了缺煤炭,中國官方還把缺電的矛頭指向電量暴增,根據中國政府9月7日公布的數據顯示,今年前8個月,中國進出口總值24.78萬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23.7%,比2019年同期增長22.8%。其中,出口13.56萬億元,同比增長23.2%,比2019年同期增長23.8%,明顯增加許多。

中國政府表示,目前正努力解決電力短缺問題,但並未提供任何具體細節,也未說明將采取什麼措施。路透社分析稱,另一個因素是全球天然氣短缺,因為在放松疫情限制後,一些主要國家開始對天然氣進行囤積。

然而,網上也出現許多分析文章,稱因全球疫情嚴峻,中國制造業產能大增,政府才決定限電,但觀點有所不同。

中國官媒刊登自媒體「遠方青木」文章稱,中國通過控制電,以確保只生產技術含量高及附加值高的工廠繼續營運,高耗能,低產值等沒太多技術含量的則先停產,以翻轉中國生產結構,使物價上漲,刺激經濟等。

不過,這樣的說法遭到另一自媒體「明哥」在《青驛》平台上反駁,他稱「拉閘限電」只是經濟現象而不是應對貿易戰或金融戰,並指「制造業企業生產商品的門檻不高,是企業沒有提價能力的關鍵因素」,而限電主要是為了做好節能減排、碳達峰的工作以提升中國經濟發展質量。

影響恐擴及全球

因為限電已導致中國許多制造業重鎮的工廠停工,半導體等制造企業面臨更大運營困難,由於電力吃緊問題不知何時有解,分析更指中國限電可能擾亂全球供應鏈,導致其他國家的物價上漲。

《華爾街日報》報導稱,半導體生產的階段遭遇任何干擾,都可能讓今年以來因自然災害和需求激增而受考驗的供應鏈面臨更多問題。另外,有經濟學家警告,中國的電力短缺惡化,迫使企業減產,可能拖累今年的經濟成長。

野村控股將其對今年中國經濟增長的預期從此前的8.2%下調至7.7%,中金公司經濟學家則稱,今年9月工業生產成長可能下滑到4%至4.5%。摩根士丹利的經濟學家預測,今年底前,中國若按目前速度減產,第四季GDP成長率將減少一個百分點。

(綜合報導)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