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化鵬》傅鐘不響

·3 分鐘 (閱讀時間)
左化鵬》傅鐘不響
左化鵬》傅鐘不響

【愛傳媒左化鵬專欄】來到中研院「傅斯年紀念館」,迎面就看到傅斯年先生的巨幅遺照,瞻仰這位前台大校長的遺容,想起近幾個月來,台大遴選新校長,一連串荒腔走板的「卡管事件」,心情波濤起伏,感觸萬千。

傅斯年,山東聊城人,少年負笈北大,曾是五四運動時北大的學生領袖。他治學嚴謹,曾留下一句名言,做學問要「上窮碧落下黃泉,動手動腳找東西」。

學貫中西的他,後來一度代理北大校長,抗日戰爭時,他又一腳踏入政壇,擔任國民參政會參議員。

他曾以「美金公債案」砲轟皇親國戚的孔祥熙,後來,在搶購黃金風潮中,又砲轟當時的行政院長(蔣介石的大舅子)宋子文,指他不該趁亂世大發國難財。

他個性耿直,疾惡如仇,摘奸發伏,砲火四射,時人尊稱他為「傅大砲」。他不懼得罪權貴,蔣公卻不以為忤,喻他為民國時期的魏徵。

民國三十八年,國共內戰,赤燄濤濤,席捲大陸,政府播遷寶島。在那風雨飄搖的年代𥚃,他自美兼程來臺,共赴國難。他接掌了臺大校長,將自由主義的思想引入臺大。

為了不讓政治勢力介入校園,他曾誓死堅拒臺灣省保安司令彭孟緝的軍警進入臺大,由於他的堅持,臺大日後才能成為自由民主的學術殿堂。

傅斯年自奉甚儉,校園中見到他的身影,總是一頂氈帽、一襲長袍。當時大學校長薪俸甚微,他的夫人俞大綵,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經常要借錢買米下鍋。

傅斯年是老菸槍,好抽菸斗,卻無錢買菸草,只能將朋友送的香菸,抽出菸絲塞進煙斗,過過乾癮。

他生平領到最後一筆稿費,原想為自己買一件禦寒的棉褲,卻又捐給了一名窮苦的大學生。這名堂堂的大學校長,終其一生,始終是兩袖清風。

民國三十九年十二月二十日,傅大砲遇到了臺灣草根的郭大砲。當天,他到台灣省參議會,接受時任參議員的郭大砲貭詢,兩門大砲對轟,砲聲隆隆。

後來傅大砲走下議事臺,或因質詢時過度激動,突然腦溢血撒手人寰,享年才五十五歲。

噩耗傳來,數百名台大學生義憤填膺,隔天手持「打死郭國基為老師報仇」、「痛失良師」的白布條,從羅斯福路遊行到南海路,包圍當時位在南海路上的台灣省參議會。

後來經省教育廳長陳雪屏,百般安撫才離去。臺大師生為紀念這位只任職不到兩年的校長,在校園興建了傅園,並竪立傅鐘,以示永恆懷念。

因傅斯年曾説「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時,總要留三小時思考」,所以傅鐘幾十年來,鐘聲總是二十一響。如今,傅鐘是否已成絕響,為何聽到的儘是瓦釜雷鳴?

偉大的學者傅斯年,將身體留給了臺灣,將精神留給了台大。他如願「歸骨於田橫之島」,葬在臺大校園。

當年,他認知的田橫之島,是復興基地的臺灣。如今這座寶島,卻已是妖氛瀰漫,群魔亂舞,他如果地下有知,想必長嘆,不如歸去,何不歸葬於田單復國的齊魯大地。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