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化鵬》江湖人稱「盜帥」黑金城

·3 分鐘 (閱讀時間)
左化鵬》江湖人稱「盜帥」黑金城
左化鵬》江湖人稱「盜帥」黑金城

【愛傳媒左化鵬專欄】在內湖一間裝潢氣派的招待所裡,我和黑兄暢談竟日。他頻頻為我斟上一杯又一杯入喉回甘的普洱老茶。他還送我一本厚厚的四格漫畫書「牢騷」,這本書道盡了他鐵窗生涯坐穿牢底的「牢騷」。黑兄真的就姓黑,他就是江湖人稱「盜帥」的黑金城。

黑兄另有一個外號叫「北盜」,還有一位與他齊名的「南偷」辛逸民。當年,他們南北雙雄,縦橫全省,來無影去無縦,治安單位聞風色變。黑金城從小就不愛讀書,不服師長管教,高中未畢業就混跡江湖,打架偷竊無惡不為,坐牢像吃家常便飯,在土城看守所、龜山台北監獄、台南監獄、台東泰源監獄,和宜蘭監獄,進進出出,前前後後,斷斷續續,服刑二十多年,由青絲到白髮,耗盡人生三分之一的歲月。

盜亦有道,黑金城雖穿穴踰牆,一般民宅都繞道而過,他專偷銀樓、鐘錶行、畫廊保險箱和富貴人家。民國七十一年春夏之交的一個夜晚,他摸黑進入外雙溪一戶深宅大院,偷走大批的卷軸字畫。隔天閲報,才知他夜闖的是摩耶精舍,主人是張大千。茲事體大,他不敢銷贓,將畫作藏在錦州街一民宅,誰知道這戶民宅窩藏了十大槍擊要犯之首的石國樑,警方破門攻堅時,向屋中投擲手榴彈,房間全毁,這些曠世巨作也毀之一旦。 黑老兄迄今悔恨交加,扼腕不已。

民國七十九年,大陸知名畫家范曾攜帶二十七幅畫作來台灣展覽,一夜之間,在畫廊全數被盜走,不消說,又是他的傑作。黑金城和書畫真是有緣,他從小就愛習畫,汀州路老家的牆壁,就貼滿了他的畫作獎狀。高中時,他就讀復興美工學美術,如果循序漸進,以他繪畫的天賦,可能日後成就不亞於張大千和范曾。可惜交友不慎,誤入歧途,白白葬送了一個美術家。

說黑金城蹲苦窯,其實也不盡然。他享受的是和阿扁是一樣的待遇,住的可是1.86坪的獨居牢房,牢頭和獄卒都不敢輕慢,待之若上賓,深怕他溜走。他把牢房當道埸,苦苦修行,熟讀了資治通鑒和二十五史,遍覽了水滸傳、西遊記、三國演義、西廂記等四大名著。有一次,換牢房時,房門重重一關,「碰」的一聲,他突然頓悟,「要是想不開,人生何處非牢房,要是參透了,牢房雖小天地寬」。

從此,他又重拾畫筆,將牢中的心境畫成一幅幅的四格漫畫,取書名為「牢騷」,全書約二百八十頁,已付梓。藉由漫畫表達一名坐牢人的心聲,他希望有朝一日,這些畫作,能成為青少年的借鏡。

少年子弟江湖老,十多年前,他出獄了,外面世界,滾滾紅塵,他已難以適應,求職無門,常被人欺騙,他「以為自己已經夠壞了,別人都是好人」。後來,乾脆自創「黑的文創公司」,打算出版「山海經」和「搜神記」的故事漫畫版。

黑金城老兄長的一表人才,外貌溫文儒雅,誰也看不出,這位漫畫家曾經是受刑人。今天,又來了一位姓黃的朋友,我想改日再邀一位姓花的和姓白的朋友,大家湊成一桌打麻將,我在一旁插花。一黑、二黃、三花,四白,多麼有趣。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