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化鵬》黃楝一夢

·4 分鐘 (閱讀時間)
左化鵬》黃楝一夢
左化鵬》黃楝一夢

【愛傳媒左化鵬專欄】在山東濟南,見到一株參天古樹,抬頭仰望,綠蔭蔽日。樹名黃楝,也就是俗稱的黃連樹,有一告示牌,說明此樹是漢初張良親手栽植,距今已有二千多年。

這株粗可合抱的黃楝,位於山東濟南歷城區仲宮鎮子房洞風景區內。附近山林,儘多樹爺爺樹奶奶,樹子樹孫。唯見黃楝老太爺,一樹擎天,睥睨天下,傲視群倫。

當地的父老言之鑿鑿,漢初三傑之一的張良,就是當地的張家村人,助劉邦平定天下後,功成身退,回歸故里。

栽植了這株黃楝樹,之後,就和黃石公師徒二人,歸隱在山半腰的子房洞內修道,不食人間煙火,後羽化成仙,獨留這株黃楝樹,見證這段流傳千古的故事。

清風徐來,老夫一步一跌,繞樹三匝,中午和人拼酒,仍宿醉未醒。恍恍惚惚中,張良和黃石公,依稀來到眼前。

張良字子房,戰國時期,先世五世相韓。秦滅韓時,滿門被誅。他僅以身免,為報國仇家恨,他耗盡家財,召募勇士,在博浪沙(今河南原陽東南)狙擊秦始皇,卻誤中副俥,謀殺未遂。始皇下令通緝,於是張良改名換姓,東躲西藏,披星戴月,逃亡至下邳(江蘇睢寧西北)。

國破家亡,如喪家之犬的張良,垂頭喪氣,徘徊於圯上,遇圯上老人黃石公。這位仙風道骨的老人,斜眼睨視失魂落魄的張良,擲鞋於橋下,令張良撿拾,並令其為他著屨。這位出身貴族的公子哥兒,何曾被人當狗看待,但他忍之又忍,並未違命。

其後,老人又和他相約多次在橋上見面,張良貪睡遲到,老人拂袖而去,最後一次,張良半夜來到橋上守候,黃石公頷首微笑說「孺子可教」,授其「太公兵法」。(國學大師南懷瑾說,太公兵法就是「素書」)。

張良得此兵法奇書,苦苦專研,後助劉邦東征北伐,南攻北討。屢出奇謀,終於逼使強敵項羽在烏江自盡。獨領義軍,消滅強秦,一統天下。

劉邦和項羽一山難容二虎,兩雄對峙時,項羽曾在鴻門設宴。欲對劉邦不利,酒酣耳熱時,「項莊舞劍志在沛公」。機警的張良,見酒席中隱現殺機,示意劉邦趕快藉酒尿遁。留下了一句「你有你的張良計,我有我的過橋梯」的千古名言。

漢高祖劉邦登基時,身披龍袍,躊躇滿志。笑對群臣說,朕有今日,張良當居首功。他襄佐朕「運籌於帷幄之中,決勝於千里之外」。張良是劉邦的臂佐,相當於現在的參謀總長。楚漢相爭時,籌謀策劃,居功厥偉。

秦亡後,張良國仇家恨己報,不愧先人,心願已了。他見劉邦大事殺戳韓信等功臣,「狡兔死走狗烹,飛鳥盡良弓藏」,他頓感心灰意泠,於是萌生退意,但劉邦仍封他為「留侯」,擇三萬戶為封地。但張良藉病推辭,掛冠而去,不知所終。

老夫曾遊歷江蘇、河南、安徽、陝西等地,都聽說當地有子房墓也有子房洞。到底何者為是,不得而知。大概都是為了附麗名人,吸引觀光吧。

見到這株黃楝樹,老夫忽然想起也是山東濟南歷城人的抗金名將辛棄疾,他酒醉後詠「西江月」:「昨夜松邊醉倒,問松,我醉如何?只疑松動要來扶,以手推松曰:去」。老夫有樣學樣,使出吃奶力氣,推動這株黃楝樹。咦!他怎麼聞風不動。

黃楝樹,又稱黃連樹,根莖樹皮皆可入藥,味極苦,所謂「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指的就是黃連樹,但黃連可用於清熱解毒,止渴,治咽喉痛和皮膚搔癢等症。「黃連苦口而利於病」。能吃苦者,暑天不妨多食,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