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遇曾對自己動過私刑的警察!名導氣憤跟蹤⋯結果讓他傻了

·2 分鐘 (閱讀時間)
導演穆罕默德拉素羅夫。(圖/光年映畫提供)
導演穆罕默德拉素羅夫。(圖/光年映畫提供)

記者許瑞麟/綜合報導

勇奪2020年柏林影展最佳影片金熊獎的《無邪》,由伊朗爭議名導穆罕默德拉素羅夫(Mohammad Rasoulof)發想自他與朋友們的真實故事,藉由伊朗這個全世界執行死刑最高的國家,用4段平凡人的日常,控訴國家機器的不公不義。

長久以來電影創作不斷牴觸伊朗政府的拉素羅夫,製作的7部劇情片都因電檢問題無法在伊朗上映,但卻廣受國外觀眾的喜愛。他透露在創作《無邪》時,有天開車去銀行辦事,卻意外遇到10年前在拍片現場強行逮捕他,並在牢裡對他動過私刑的警官,當下拉素羅夫一時氣憤就跟了上去,卻在跟蹤一陣子後發現這個人居然再普通也不過,與當時對他凶神惡煞的態度判若兩人,他就將這段經歷寫成了本片當中的一段故事。

《無邪》。(圖/光年映畫提供)
《無邪》。(圖/光年映畫提供)

拉素羅夫開始想起擦身而過的人們,是否有做著更可惡、更暴虐的行徑,但日常卻像人格剝離一樣,以尋常面貌過著與一般人無兩樣的生活,而這種領悟就使他冷靜下來,並將這部電影主軸以著名的猶太哲學家漢娜鄂蘭所創的概念「平庸之惡」為定義。

拉素羅夫進一步補充,或許這些人可能選擇不去想為何「行使惡行」?而那些舉動的意義不過只是完全臣服體制,靠執行這些職務以供養生活或者一個家庭。他以這個靈感出發,拍攝了《無邪》,這部電影看不到任何好萊塢電影裡頭的超級大反派形象出現,以4個普通人放棄思考與判斷,徹底服從於體制或集體意識,說服自己僅為社會上的螺絲釘,去執行該盡的職務,但卻在默默行使中,就往協助惡行的道路上。

《無邪》。(圖/光年映畫提供)
《無邪》。(圖/光年映畫提供)

當屆柏林影展評審團主席傑瑞米艾朗(Jeremy Irons)在看完本片後大力讚賞,「《無邪》講述著4段精彩的故事,展現出極權政府在普通人們身上放上的枷鎖,令他們失去了人性。最終歸結出一個簡單道理,如果佈滿枷鎖時,我們還有選擇嗎?」

《無邪》將於1月29日在台上映。

《無邪》。(圖/光年映畫提供)
《無邪》。(圖/光年映畫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