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蒸發7000億、員工縮編30萬人...鴻海帝國怎麼了?

今周刊

文/今周刊編輯團隊

大客戶蘋果市值創新高破一兆美元,鴻海市值一年多來蒸發7000億元,半年報的公布,「三率三降」讓鴻海股東心慌慌,但是,財報沒能講明的是郭台銘燒錢拚轉型的企圖心,一場台灣電子代工業挑戰成長極限的戰役,刻正悄悄展開。

14個月,股價下跌34%,市值蒸發7千億元 ,70萬名鴻海股東內心都在嘀咕:鴻海到底怎麼了?

這個疑問,在8月13日,即鴻海公布半年報的這一天。第二季每股稅後純益(EPS)1元,低於市場原本預期的1.2元,且第二季鴻海的毛利率5.6%,刷新公司上市以來最低紀錄;營業利益率與稅後純益率亦都下滑到近6年來的最低點。

這財報數字讓最看好鴻海的分析師——麥格理證券的張博凱,鬆動了長達一年多來的堅持,一口氣把目標價從200元調降至150元。

跌破市場眼鏡

最看好鴻海分析師  也下修目標價25

半年報公布當天,張博凱著手寫了報告,文中指出,鴻海毛利率略低於他預期的5.9%,而營業費用率大幅增加至4.1%,則是遠遠高於預期;且營業費用率不僅鴻海本身增加,包括在上海上市的工業富聯(FII),以及在香港上市的手機製造廠富智康都顯著增加。「這顯示,經營效益出現所需要的時間,將比我們預期來得久。」

張博凱原本預估2018、2019與2020年鴻海EPS分別為13.24元、15.2元與19.84元,如今分別修正至7.45元、10.2元與12.5元。

鴻海,年營收4.7兆元新台幣,相當於台灣一年GDP(國內生產毛額)4分之1強的民營企業龍頭。如今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經營瓶頸,他們到底是遇上了什麼麻煩?抑或,裡面有不為人知的內情?

短期挑戰》

藉「關燈工廠」  紓解中國勞力成本

鴻海第二季單季毛利率從去年同期的6.8%下滑至5.6%,這導致,儘管今年第二季營收以1兆794億元,年增率17%,還創了歷年來第二季的新高,但毛利為607.9億元,卻較去年同期衰退了3.1%。

「毛利率不如預期有三個原因:第一,蘋果iPhone X備抵存貨損失;第二,中國勞工成本增加;第三,零組件漲價。」元大投顧總經理陳豊丰在最新發布的鴻海報告寫道。

iPhoneX推出以來銷售不如預期,蘋果計畫在今年下半年推出價格更犀利的新機,而且確定鴻海依然是主要組裝廠,可望扳回頹勢。

中國勞工成本增加,鴻海生產自動化的「關燈工廠」政策,已經具體反映在集團員工總人數上。短短4年間,鴻海員工總人數精簡了33%,近30萬人之多。

零組件,特別是部分半導體與電阻、電容器被動元件漲價,的確讓像鴻海這樣的電子產品製造廠頗傷腦筋。

中期挑戰》

中國手機代工廠搶單  富智康大虧

短期挑戰可望藉鴻海現有的競爭優勢逐漸化解。然而,中期挑戰的兩道陰影——中國手機代工廠大軍壓境,以及台灣同業分食蘋果iPhone手機代工訂單,相對棘手許多。

棘手程度可從鴻海持股62.8%,在香港上市的手機製造代工廠富智康財報看到端倪。富智康主要是為小米、華為、OPPO、中興、聯想、索尼等非蘋果手機品牌進行設計代工製造。該公司2017年營收成長逾1倍,達3600億元新台幣,表現耀眼,卻出現了5年來首度虧損,且大虧157億元。

富智康慘烈的業績,反映了隨著中國本土手機代工製造大廠的崛起,加上智慧型手機因市場飽和呈現成長停滯,手機製造產業已成了十足的紅海市場。2017年,全球智慧型手機總出貨量為14.6億支,較前一年衰退0.5%,但中國手機代工廠挾低價搶單,卻反而逆向高度成長。

面對中國手機代工大軍壓境,富智康企圖跨入手機經銷與品牌經營突破困局。

匯豐證券報告指出,蘋果預計下半年推出三款iPhone新機:較低價的6.1吋LCD版、6.5吋OLED版,以及5.8吋OLED版。和碩將與鴻海一同為前兩款代工,5.8吋OLED版由鴻海獨家供應,緯創則分食6.1吋LCD版。匯豐估計,今年iPhone組裝代工訂單,將呈鴻海67%、和碩25%與緯創7%的一大一中一小態勢。

此外,有國內法人估計,和碩明年可望進一步取得40%的iPhone組裝訂單,而緯創這兩年在iPhone代工的占有率也在提升中。

手機代工市場的廝殺,不管是非蘋的安卓(Android)陣營還是蘋果陣營,均有陷入混戰之勢,也是鴻海集團所面臨的中期性經營挑戰。

長期挑戰》

由軟至硬,從製造業跨入服務業

儘管上述的短、中期挑戰均頗為艱鉅,但鴻鴻海集團所面臨的結構性調整長期挑戰,即如何讓鴻海集團「由硬變軟」、「從製造業跨入服務業」、再從「組裝者變身成整合者」。

前巴克萊證券高科技分析師,現為異康集團及青興資本首席顧問楊應超點出了老郭的困局:「做硬體,賣一個賺一個的利潤。做軟體,蹲5年,甚至10年,都可能在燒錢,賺不到錢!但一旦成功了,就像微軟一樣,獲利穩定、毛利極高……。這是鴻海集團想要由硬至軟轉型,首先必須克服的經營思惟鴻溝。」

諾基亞仍燒錢  富可視也失利

通路上,不管是早期的賽博數碼、飛虎樂購、鼓勵鴻海員工內部創業成為鴻海產品小經銷商的萬馬奔騰計畫,抑或指派長子郭守正掌兵符的三創數位(光華商場經營)目前皆難成氣候,三創今年上半年甚至出現5858萬元台幣虧損。

在品牌上,鴻海布局極其迂迴,諾基亞還在起步的燒錢階段,原本被寄予厚望的富可視(Infocus),銷售不如預期。今年透過子公司日本夏普購併的東芝(Toshiba)電腦事業與電腦品牌授權,因東芝筆電一年出貨量大幅萎縮至不到1百萬台,則有待觀察。

任職過鴻海集團多年,現為品牌顧問公司Rules Creative總經理戴于千,點出了鴻海從製造跨入通路與品牌的幾個痛點:

一、客戶管理變複雜,做製造只要搞定相對較少數的客戶,現在,要搞定層層經銷商與眾多消費者。

二、生產難度提高,以前依接單生產,現在得依市場預估,保持彈性,這可能使存貨變高,銷售天數拉長。

第三個痛點,是管理更加繁瑣,做製造,內部管理比較複雜,做通路與品牌,對內對外管理都很複雜。

最後,則是預期回報難捉摸,單純做代工,投資報酬率預期性高;品牌或通路,實現獲利時間相對不穩定。

夏普可望成為鴻海的後盾

從代工製造跨入通路與品牌,鴻海一路走來跌跌撞撞,郭台銘苦多於樂,但戴于千看到了一個亮點——夏普。今年上半年,夏普稅後純益達88.8億元新台幣,已經是連續第七個季度賺錢。

為了轉型,在還沒看到成果之前,鴻海已經付出了沉重的代價。鴻海「三率三降」冷冰冰財務報表的背後所不為人知的一場轉型豪賭,未來也勢必是台灣電子代工產業能否脫胎換骨的一個重要指標。

本文為精采摘要,更多內容,請參閱最新一期《今周刊》(1131)

閱讀更多文章,歡迎加入今周刊粉絲團&LINE

 

更多今周刊報導

〈鴻海財報〉營收創高但獲利不振 法人點出三個原因
一個半月的跌跌不休 鴻海帝國怎麼了?
鴻海史上首次減資! 宣布股本瘦身兩成
錢別亂花!每天存六百 可以當鴻海或台積電股東
鴻海為何赴陸上市?郭董抱怨:台灣「強外資、弱內資」

今日熱門影音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