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職參選是否該被譴責?議題觀點整理及精華一次看!四叉貓、葉元之、吳崢、苗博雅辯論精華!

2022年地方大選即將登場,對於帶職參選、沒有做完任期「落跑」的指控,也在各地紛紛出籠,由視網膜主持的YahooTV與眼球中央電視台聯合製播的《央視鬥風向》找來民眾黨發炎人四叉貓、新北市議員葉元之、台北市議員苗博雅、台北市議員候選人吳崢交叉辯論:現職政治人物參加選舉就該被譴責嗎?

以下是議題重要論點整理及精華片段回顧:

四叉貓舉朱立倫、韓國瑜落跑為例 選民討厭落跑的政治人物 韓國瑜被罷免是落跑引發民意反撲

民眾黨發炎人四叉貓指出,參選的時候,選民投下的每一票,都是對候選人的支持。不知道為什麼這些選上的政治人物會覺得可以辜負這些幾萬、幾十萬、幾百萬的選票,去跳槽往更高的地方爬,為什麼可以不做完任期就直接跑走?台灣人,尤其是高雄人,看到那個政治人物違反那個選民的期望啊,一定會去反撲,舉幾個台灣比較有名的例子,例如說朱立倫他當初2015年的時候,新北市長做到一半去選那個總統,選票上非常慘,落跑市長跟換柱,讓他就是拿到國民黨史上第二低票380萬票,韓國瑜在2019年的時候就只當了一年的那個高雄市長,然後講說責任到他,要那個出來選總統,後果就是被93萬票的高雄人民罷免了,事實證明選民討厭落跑的政治人物。順便再提一下,陳菊第二任他只剩不到1年,就被徵召走,沒有做滿任期,下一任高雄人就是不給民進黨機會啊,寧願投出一個韓國瑜。只要落跑,選民就是不會給機會的,一定會遭受到民意的反撲。

就算民意沒反撲 落跑也會造成市政空轉 羅智強、陳思宇、陳時中都能辭職再選 其他人為何做不到?

四叉貓指出,就算民意沒有反撲,也是犧牲老百姓的權益。因為他們跑去選舉,會讓那個市政空轉,像朱立倫當初為了要選總統,請假三個月,那這三個月沒有新北市長,整個市政空轉,韓國瑜10月15號去請辭,沒有請到3個月,只請了88天,比那個朱立倫少了兩天。我覺得真的想要選舉的話就先去辭職,辭職之後再去選。明明就有好幾個人就是可以先辭職再參選,像是羅智強就辭職跑去選那個桃園市長,只不過他被初選幹掉而已,還有陳思宇當初也是辭那個觀傳局局長然後跑去參選那個台北市議員,只是沒選上而已,還有那個像最近就是陳時中辭那個衛福部長,這些都是一個優良的典範,為什麼其他候選人做不到?

葉元之:政治人物帶職參選就像民眾換工作一樣 帶職參選往上爬是為了造福更多人

新北市議員葉元之舉小瑜的故事,小瑜應徵蔬果店長,改良蔬菜品項讓菜賣得好,後來決定離開自己出去創業開店,老闆雖然不捨但也祝福,小瑜最後成為蔬果大亨。大家會去譴責那個小瑜 「吃碗內、看碗外」,當初這個老闆栽培,結果居然這樣背叛老闆,自己出去開店嗎?實際上是不會的。蜘蛛人的名言 「能力越強、責任越大」。大家會祝福小瑜。「政治人物」是先政治後人物,政治人物也是人,政治人物帶職參選,一定是往更好的位置去發展,很少看到立委帶職參選選議員,或者是總統帶職參選選立委的,沒有這種事情。一定就是議員帶職參選選立委,立委帶職參選選市長,或市長帶職參選總統,一步一步一步的往上爬,在這種情況下,就跟小瑜一樣,為了做更多的事情,造福更多的人,才會往上走。至於說選得上選不上,是他自己的本事,政治人物要能夠說服大家支持他,但你不能夠剝奪就是帶職參選的權利。這就跟小瑜要換工作是一模一樣的道理。

反駁四叉貓!葉元之:首長辭職參選才會讓市政空轉更嚴重!

四叉貓說譴責朱立倫市政空轉,葉元之反駁,如果朱立倫辭職選總統,才是真的市政空轉,朱立倫帶職參選請假,原本的副市長,也是現在的市長侯友宜跟其他的局處首長都還在,都還在市政府幫他守護著新北市政府,如果朱立倫辭職參選,市政空轉更嚴重。沒有做好做滿 可以譴責,但是帶職參選沒什麼。

吳崢:如果帶職參選這麼美好,羅智強幹嘛辭議員?

新北市議員參選人吳崢指出,如果帶職參選,真的這麼沒有問題,這麼美好,能力越大責任越大,那奇怪! 羅智強幹嘛要辭台北市議員呢?不就是羅智強去桃園行腳、去走路、去服務另外一個地方,拋下原本大安文山的鄉親不顧, 他自己也知道人每天都在桃園,但是領的是大安文山市議員的薪水,這不是坐領乾薪嗎 ?他也知道有這個問題,那他面對,他辭職了。這是至少一個值得肯定的地方。

吳崢:能力越強責任越大是美化!不然韓國瑜怎麼會第二低票?

吳崢指出,元之講的小瑜的故事是有點太美化了啦!韓國瑜的故事是這樣嗎?如果真的是你能力這麼強,大家都期待把更多責任放在你身上,怎麼會後來開出來歷史上第二低的得票呢?顯然是能力只存在當事人自己心中。關鍵就是元之剛剛講的,政治人物自己想往上爬,不是你的選民想要你往上爬,是你自己心裡想要往上爬,起了這一個想要往上爬的慾望,所以去做了一個不一樣的選擇。

舉韓國瑜跟朱立倫為例 吳崢:大家討厭說一套做一套 把選民當白癡

吳崢指出,台灣人真的也沒有對政治人物這麼嚴苛,大家其實或多或少也理解一個政治人物面臨很多風險,例如說這個是一個很優秀的議員,他現在選這區的立委,那其實有時候選民也會理解,但我覺得大家最討厭的是,原本講得很清高,絕對不帶職參選,絕對不落跑,像是朱立倫前市長,以前當初說,「絕對做好做滿」,結果跑去選總統,那像是韓國瑜,當初當高雄市長,絕「如果我貪污,歪哥,溜之大吉,怎麼對得起高雄市民?」,結果後來去選總統,大家最討厭的是,你說一套做一套 你雙標嘛,你明明之前話講得這麼滿,結果你現在去做一個完全不一樣的事情,那你不是把選民當白癡耍嗎?如果不是這樣,後座力也不會這麼強?

帶職參選與否回歸到政治人物如何跟選民交代

吳崢指出,最終回歸到一個政治人物,要怎麼樣跟他的選民來做交代,這是一個承諾問題,資訊公開透明的問題。一樣是辭職參選,有人是從頭到尾巴著那位置不走,輸了還要再回來,有人是在職業的末段,選擇辭職,去選下一個職位,跟選民交代的程度還是有差的。重點是你跟你的選民怎麼交代,舉談感情為例,如果一個人追一個女生,追求的時候說一定會愛你一生一世, 結果交往在一起沒多久,馬上去追求別人,大家是不是覺得這樣好像有一點欺騙的嫌疑,渣男說大家就是出來開開心心,過段時間渣男去找別人,大家也覺得還好, 因為渣男已經先告知了!重點在資訊告知、公開透明的這個義務

四叉貓:帶職參選就是怕輸!

如果輸了話,要回去現職嗎?民眾黨發炎人四叉貓指出,帶職參選就是怕輸!之前大家有在問賴香伶跑去選桃園市長,如果輸的話,要回去繼續接立法委員嗎?她也沒有給予很正面的回覆。帶職參選就是預設如果輸了,還有一個後路可以走,所以才會繼續帶職參選。如果不怕輸的話,就直接辭掉就好啦,政治史上也是有很多人就是選舉前幾天、十幾天辭職的,就是不怕輸,直接要全力投入下去,不肯辭就是怕,覺得自己會輸。

苗博雅:重點不在帶職參選!而是讓選民有被拋棄的感受!

台北市議員苗博雅指出,問題的重點不是帶職參選該不該被譴責,而是讓選民有被拋棄跟背棄承諾的感受該不該被譴責的問題。朱立倫過去桃園縣長做完之後,辭官去行政院當官,過水過了一下又去選新北市長,那桃園縣民要不要對朱立倫生氣,那是桃園縣民自己的選擇,朱立倫也順利選上了,只是他好像有點上癮,後來又重複。那也有些狀況是,剛選上可能幾個月在議會裡又 Yes I Do,然後就Do到選總統去了,有些選民產生了被拋棄的感受。重點是在於給選民一個被拋棄的感受的時候,自然就會有排山倒海的這個壓力過來,但是如果說自始至終讓選民感受到說,這個服務是相當誠意的,比如說像盧秀燕本來是立委,後來選台中市長的時候,是選前四天才辭職的,那台中市民給他當選。帶職參選與否再打下去,只是藍綠白雙方之間彼此累積個相罵本 一個口水戰。

不能帶職參選是滅小黨?為何罵最兇的小黨都推出帶職參選候選人?

網友問:不能夠帶職參選,就是直接滅小黨的意思?為何罵最兇的小黨都推出帶職參選候選人?台北市議員苗博雅指出,實際上這些小黨的作為,包括時代力量、民眾黨,這些當初理想性非常高的政黨,現在遇到發展期的瓶頸的時候,紛紛都推出了帶職參選的候選人,時代力量從議員要選縣市長,都要留在自己原本的選區,民眾黨就是直接從全國不分區裡面挑人,去選某一個特定的選區。為什麼這些小黨要這麼做呢?因為小黨知道他們的參選人,通通宣布參選辭職的話,那就會從原本的不太可能贏,變成完全不可能贏了,參選就會變成純興趣,純繳這個報名費給國家。

制度的選擇形塑政治的樣貌!

大黨永遠都有政治資源跟位子去養人,大黨要培養一個人才,比如說像這個葉元之,黨要栽培他的時候,為了要避免他被譴責,要辭職時,黨可以聘請為做一個發言人,給薪水,還讓上政論節目,來選立委,這是大黨可以做到的事情,但是小黨通常,這個沒有辦法有這個位子去養人,任何一個制度的選擇,都會形塑政治的樣貌。當初修憲把國會修成單一選區兩票制的時候,就注定了台灣的政治,幾乎都會被兩個大黨所壟斷,這是制度決定的,如果今天決定制度就是要禁止帶職參選,那會形塑一個新的政治風貌,可能就是越往兩大黨對決集中了。那我在此不評論哪一種比較好,大家要知道:每一種制度都會決定人的行為模式,當然會進一步決定,政治環境會長什麼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