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你讀懂全世界 丁學文批注金融時報

台北市 / 綜合報導

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全球深受重創,但以目前的資源分配來看,疫苗幾乎都被富有國家壟斷。但全球必須一起免疫,才有可能走出疫情,財經專家丁學文,今天就要跟大家分享一篇社論,告訴大家為什麼貧窮國家的困境,等於是全球共同的困境。

幫你讀懂全世界,各位觀眾大家好,我是丁學文,今天我們要跟大家解讀的是倫敦金融時報的全球社論,這篇文章的標題下得非常有意思,它直接是說,全世界相對貧窮的國家需要各國更多的幫助,事實上大家知道,拜登上台之後透過葉倫在G2020國會議上面,發表了很多對全世界橄欖枝,遞出來的一個緩和的說法。

事實上其實在去年,義大利輪值的時候,就曾經呼籲所謂的SDR就是特別提款權,IMF全球貨幣基金,應該想辦法嘗試去幫助相對貧窮的國家,因為按照統計,在去年疫情發生,全世界有高達8800萬人到1.15億的人,掉到了極度貧窮的生存線以下,就是每天不到1.9美元的生活費,在這個情況之下,去年川普不願意放棄否決權,可是這一次葉倫公開說明,美國要放棄,特別提款權的否決權。

什麼意思呢,就是他希望能夠幫助更多貧窮的國家,這是再一次拜登多邊主義的展現,首先我要跟大家說,什麼叫特別提款權,特別提款權其實是在1969年,IMF提出來為了協助很多,相對貧窮的國家的記帳單位,有人也叫它叫紙黃金,而事實上它過去是針對一籃子貨幣去定價,所以它是一個記帳單位,以前主要是針對歐元美元還有所謂的日圓跟英鎊,在2015年人民幣也加進去。

所以如果相對來說,你是一個貿易逆差的國家,或者你比較沒有錢,你可以跟IMF去要求所謂記帳單位的轉換,幫助自己的國家,面對或者度過比較困難的時間,這一次拜登政府,再一次釋放這個訊息,再一次告訴我們,當整個世界還被疫情壟罩的時候,美國已經開始慢慢在轉變他的做法,不管怎麼樣這是好事,我希望全世界都能夠一起努力,因為貧窮國家的經濟不好,富裕國家也難免其難,以上就是我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倫敦金融時報的內容,希望大家喜歡,我們下次見。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