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你讀懂全世界 英特爾搶當半導體龍頭?

台北市 / 綜合報導

美國的英特爾決定自行增建晶圓廠,就是說從晶片設計、封測,到製造,往一條龍邁進,這對台灣的半導體代工產業無疑是一紀警鐘,財經專家丁學文指出,雖然英特爾想要做到自給自足還有很多門檻和挑戰,不過台灣作為全球產業鏈的一環,還是要及早綢繆因應。

幫你讀懂全世界,各位觀眾大家好,我是丁學文,今天我要跟大家談的另外一個議題,還是跟半導體科技有關,3月24號晚上,英特爾的一個內部大會裡面,他的CEO,PATGELSINGER,突然宣布了好幾個宏大的計畫,而其中最吸引台灣注意的,就是他宣布要加碼200億美元,在美國的亞歷桑那州蓋兩座代工晶圓廠。

這個事情為什麼引起我的注意,大家首先要知道,英特爾是現在半導體產業裡面,最後一家IDM,垂直整合的一個,一條龍的半導體公司,而過去我們一直引以為豪的是,台灣在半導體,尤其7奈米以後,其實是遙遙領先的,可是英特爾這一次的宣布,其實帶給我們很多很多的遐想,或者一些憂慮。

我為什麼這樣說,所謂的IDM垂直整合的2.0,是這一次PATGELSINGER的一個核心內容,裡面包含了三個計畫是比較吸引,台灣半導體科技產業注意的,首先PATGELSINGER宣布,他要在英特爾的內部,加大所謂半導體製造代工的能力,去服務他自己英特爾需要的客戶,第二個他同時也宣布,在更高端的一些,晶片代工製造上面,他會繼續外包給,包括像TSMC台積電,或者三星這一類的代工客戶,去保持它在成本,或者競爭優勢上的優點。

第三個也是最重要的,他決定把他的代工部門分割,成立一家叫IFS,INTELFOUNDRYSERVICES,英特爾的晶圓代工服務企業,由另外一個博士,名字叫做RANDHIRTHAKUR去負責,直接報告給,00:01:47:12那這個公司,主要希望去服務一些外來的客戶,可是跟台積電的晶圓代工不一樣,它是量身訂做,那包括一些歐美的客戶,他就會利用這家公司IFS去服務。

一方面符合美國,所謂半導體的民族主義,二方面在得到政府的,政策支持之下,他的向下的風險也比較低,那我們知道,其實上次我在節目中也談過,雖然去年台灣因為護國神山,或者台積電的不可缺,讓全世界看到,可是也因為這樣,讓歐美包括日本甚至中國,開始注意到FOUNDRY尤其代工,過度集中在亞洲尤其台灣,因為高達65%的FOUNDRY都在台灣。

台灣有台積電有聯電,所以這種半導體的民族主義,自然而然就慢慢形成了一種,風潮的湧起,那這一次英特爾的200億,說起來不大,因為台積電,在新的一年度的資本支出就高達280億,不過我們還是要注意到,在整個半導體產業裡面,確實增加了一個強勁的競爭對手英特爾。

英特爾還是有他的優點,首先第一個,我們知道他是全世界,最後一個IDM的公司,但是他本身是含著金湯匙的富二代,因為他在第一塊的範圍裡面,他最大的客戶就是他自己,所以含著金湯匙,代表他有一定的訂單可以保障,所以他這個,所謂擴大兩個晶圓代工廠,不用擔心沒有去化的機會。

第二個我們必須知道,全世界很多大型的客戶都在歐美,包括CISCO包括MICROSOFT,甚至包括IBM,而IBM是這一次,他這個計畫裡面很重要的,在邏輯晶片的一個重要客戶,所以距離客戶比較近的情況之下,他有可能也有一定的競爭力。

第三個最重要的是在這一次的記者會裡面,我們看到美國商務部也出席了,代表美國政府是樂觀其成,非常願意以政策,或直接去支持,英特爾的下一步發展,所以在IDM2.0裡面,我們其實不可小覷英特爾本身的競爭力,不過他也有缺點,他的缺點首先就是說,過去英特爾習慣,服務自己內部的客戶,他一旦要轉型成服務外部的客戶,其實沒有想像的這麼容易。

服務企業跟製造企業,到底是不一樣的,第二個眾所周知,亞洲的整個晶圓製造的成本,當然低於歐美,所以在成本也不如,技術也不如的情況之下,他們怎麼走出一條路,其實是很值得關心的,而更重要的是呢,他現在想要服務的第三方客戶,裡面包括NVIDIA其實ARM,都是他的競爭對手,他們願不願意接受英特爾,去作為他的合作夥伴,也是存疑的。

我要跟大家講的是,無論如何我曾經說過,當我們沾沾自喜,在2020年半導體是護國神山的時候,我們一定要注意,全世界半導體民族主義會起來,而台灣本身半導體,也有一些內憂外患,外患就是中美繼續對峙,台灣怎麼在地緣政治裡面,去遠離這個地緣政治的旋渦,是第一個難處,第二個台灣最近因為缺水缺電,台積電也受到影響,怎麼解決這個問題。

我常常說台灣企業,最大的問題是,戰術非常強,談到戰術攻無不克,但是戰略,尤其在現在這個時代,疫情慢慢要過去的時候,戰略一定要訂好,才能在下一個半導體的競爭裡面,找到台灣最好的發展方向,以上就是我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內容,希望大家喜歡,我們下次見。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