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年輕人找出路 金童扛責捨我其誰

黃福其/新聞側寫
·2 分鐘 (閱讀時間)
趙少康充滿對時局、兩岸及下一代的擔憂,尤其不滿民進黨一黨獨大,一味打壓異見、幫派式掠奪國家資源。(王英豪攝)
趙少康充滿對時局、兩岸及下一代的擔憂,尤其不滿民進黨一黨獨大,一味打壓異見、幫派式掠奪國家資源。(王英豪攝)

趙少康連日來獨占政壇風頭,昔日「政治金童」詞鋒依舊犀利,歷經歲月洗禮,所思所慮在為下一代找出路;他一談起執政黨的缺失,鞭辟入裡,果然薑還是老的辣。

訪談中,趙少康滿是對時局、兩岸及下一代的擔憂,尤其不滿民進黨一黨獨大,沒有偉大建樹,卻一味打壓異見、幫派式掠奪國家資源。他憶起以前台灣錢淹腳目,年輕人充滿希望,雄心創業的傳奇比比皆是,但現在年輕人能月領3、4萬都屬小確幸;過去台灣人和善有禮貌,如今常被政治操作,時有反理性的表現。他反問:「台灣怎會變成這樣?」

談到大陸14億人口、東南亞崛起,趙少康更憂心台灣團結都來不及,還要分本省、外省,惡意分化、戴紅帽,如此內耗,非常可惜。因此他一直思索,台灣受惡質政治影響越來越嚴重,他真能這樣獨善其身嗎?

趙少康提到,他父母都來自大陸,渡海來台時,差點沉船遇難,全家只剩一個洗臉盆把水從船上舀出去,他在基隆醫院出生,小時候家徒四壁。如今有一番事業,他很感謝,這些全是台灣給的,但「國家面臨這樣情況,應該要作些事回報台灣」,否則,他不過是再多賺幾年錢,多一點、少一點錢又怎樣?能再做一點事,兩岸關係能改善,是他責無旁貸的責任。

趙少康不諱言,思考如何為國家、下一代做點事有一段時間,但「回國民黨」要放棄的事,實在太多,因此「真有很多掙扎」、「絕大多數人都會捨不得」,到現在家人並未贊成,「只是反對的力量大或小」。

已屆「從心所欲不逾矩」之年,如今重新入黨、有意挑戰2024,趙少康不認為會影響「世代交替」,因為他自認參選是想幫年輕人找出路,否則「我們對不起下一代」。他也不認為年輕人大多偏綠、反中,因為多數年輕人都是務實、理性,就看從政者提什麼主張,沒什麼撼動不了的,「韓國瑜能當選高雄市長,不就代表民心思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