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WHA取暖大會可以停了

·4 分鐘 (閱讀時間)

七國集團(G7)外長日前發布了支持台灣以觀察員身分出席世界衛生大會(WHA)的公報,再度催化了台灣今年參加WHA的冀望。

多年來台灣申請參加WHA未果,許多外國政府及相關單位亦持續聲援支持台灣以觀察員身分與會,尤其自去年全球疫情爆發之後,台灣在各大社群網戰一直高聲呼喊「#LetTaiwanHelp」和「#TaiwanCanHelp」這類主題標籤,企圖在世界的抗疫舞台上嶄露頭角。

儘管有了G7首次替台灣背書,但就過去幾年的紀錄看來,台灣要拿到WHA的門票可能性並不高。在去年疫情爆發的最初階段、儘管當時的美國川普政府與其他小國政府曾強力支持台灣入會,中國的阻力仍然牢牢將台灣拒於世界衛生大會的大門之外。

筆者對於台灣長期下來鍥而不捨想擠入WHA的毅力感到欽佩,但同時也希望台灣將外交能量投注在一些更切實的著眼點上。

拜登政府在上任的第二天,即宣布美國將回歸成為WHO一員,台灣只好再次申請以觀察員身分參加WHA。很遺憾地,台灣參加WHO的意願不得不隨著美國當政者的替換而轉變。

然而,過去台灣政府與網友對於WHO的正當性,及其總幹事譚德塞做出許多強烈的批評,歹話說盡,同時世衛組織也在其官方網站宣布已經與台灣攜手建立對於新冠疫情的訊息交換機制,加上中國因素,WHO想當然耳不會敞開大門迎接台灣加入。

至於台灣人人耳熟能詳的「Taiwan can help」口號現在聽來似乎也流於過度承諾,台灣為疫情嚴重的國家提供了什麼樣的實質幫助?除了捐贈小量物資之外,「help」的主力在於宣傳台灣本身成功防疫。然而台灣的防疫方式並不一定適用於其他國家,例如台灣在一開始就採取了邊境管控,但這個政策對於疫情已蔓延開的國家已經太遲。

此外,民眾普遍能接受戴口罩的習慣、政府對於個人交通路徑的追蹤(公布確診者資料、路徑等)奠基於台灣有身分證制度、中央健保制度、政府對於居家隔離者強制執行「電子圍籬智慧監控系統」等措施,雖然台灣很大方分享這些防疫方式,但許多國家的國情不同,例如沒有身分證制度的美國政府難以適用對於民眾個人資料的追蹤。現在其他國家正迫切施打疫苗以抗疫,但就疫苗的供應台灣目前也幫不上忙。迄今為止,台灣自己僅拿到少量疫苗。

過去幾年WHA期間,筆者觀察到台灣不得其門而入,只好以「pity party」方式在場邊活動,也就是中文說的「取暖大會」。台灣代表團隊通常會在WHA主會場旁租下另一個小會場,在WHA主要會議的行程之外,另外邀請其他國家的代表與台灣的衛福部長等政府官員代表在此會面。那些願意來到場邊會晤台灣政府代表的外國官員,通常會充分表達對台灣無法正式進入會場的遺憾與憤恨,讓在場的台灣代表能感受到友邦的溫暖與鼓勵。

此外,這幾年來一些非政府組織或台灣政府機構(包括駐外代表處)也會在世界各地抗議台灣被排拒在國際大會的事實,這的確可能引起他國政治人物或媒體的同情,但仍未改變台灣始終被排除在外的事實。台灣每年舉辦的「台灣全球健康論壇」,亦未吸引太多外國政府參與,也缺乏國際媒體關注。

筆者認為有一個簡單的解決方案,就是直到WHO跑來邀請台灣加入他們之前,台灣不再卑微乞求以觀察員身分參加WHA。這可能需要美國和其他志同道合的權力國家對WHO施加更大壓力,或者某一天WHO的領導階層願意挑戰中國立場。在那之前,台灣不需要靠「取暖大會」來建立與其他國家的友好關係。

美國喜劇演員格魯喬‧馬克思曾說過:「我不屑加入任何可以讓我成為會員的俱樂部。」台灣若採取這樣的態度,不再因被國際組織排擠而悲傷,或許更能提升國格,也有助於建立民眾的自信。

(作者為美國共和黨海外部前亞太區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