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導演籌資拍長片挑戰多 法國政府提供8成資金支持創作

·2 分鐘 (閱讀時間)
法國的輔導金只補助藝術電影,支持年輕導演拍攝首部劇情長片,圖為王琮監製、伊朗導演阿里瑞札卡塔米首部劇情片《遺忘詩篇》。(王琮提供)
法國的輔導金只補助藝術電影,支持年輕導演拍攝首部劇情長片,圖為王琮監製、伊朗導演阿里瑞札卡塔米首部劇情片《遺忘詩篇》。(王琮提供)

王琮長年浸淫法國影視圈,他分享法國政府對影視產業的補助政策時表示,希望台灣能多鼓勵年輕導演,也可以參考法國針對不同類型電影的補助機制。 

他觀察,近年台灣仍以市場電影掛帥,他常面對的問題是:「拍的類型要給誰看?觀眾群是誰?」由於多半以市場為考量,導演的創作備受質疑。不過,近年台灣觀眾主要集中在19-20歲左右的年輕人,以及30歲、還沒成家的上班族。「如果只針對上述觀眾群拍片,電影的風貌會非常單一。」

他發現台灣有很多不錯的年輕創作者,關懷社會,有看法和創意。雖然可以拿到短片輔導金,發展長片時就碰到問題。有些補助方案要求創作者對等投資,可是新導演的作品還沒受到市場肯定,要如何籌措出與補助金額對等的一千萬元?加上沒有知名演員,拍的也非類型片,更難找資金。

法國政府補助藝術電影不遺餘力,王琮監製的《我想要你記得》獲​​法國國家電影與動畫中心(CNC)補助。 (王琮提供)
法國政府補助藝術電影不遺餘力,王琮監製的《我想要你記得》獲​​法國國家電影與動畫中心(CNC)補助。 (王琮提供)

 

王琮分享,歐洲各國,尤其是法國,對年輕導演的第一部和第二部片,不會要求對等投資,反而有8成資金來自中央、地方政府等,2成是私人資金。不一定是現金補助,而是與器材或後期公司合作,支援年輕導演專注創作,不需在拍第一部電影時就背負商業包袱。

其次,法國針對不同類型的電影、補助辦法各異。他透露,通常法國的輔導金只補助藝術電影,例如獲選坎城影展的法國片等,有時連喜劇片都很難拿到補助。政府認為,藝術電影有存在的必要,「它們代表法國文化的一部分。」

但法國也有針對商業電影的補助機制,比方近期成立類型電影補助金,推動歌舞片或懸疑驚悚片等,另外也有票房回收補助機制。主要的概念是當觀眾買票進戲院看電影,政府會依該部作品票房收入的百分比、投資到製作公司的下一部片,「有點像政府替這家製作公司儲蓄。」因為法國政府認為,拍片風險高,此半強制性的做法有助製作公司永續經營。

【點擊下方「查看原始文章」看完整全文】

更多鏡週刊報導
出身台灣的製片在法國打拚 王琮買下老戲院藏辛酸
富二代深山取樂失控全變吸血鬼 鍾瑶拍《詭祭》伺機搭上國際片商
「20分鐘創投提案會議像相親」 資深製片透露吸金祕笈

今日娛樂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