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上無小事 4

王若虛
·5 分鐘 (閱讀時間)

一無所獲?

連根毛都沒有,成了二十一世紀一大懸案。要是我沒在現場,我可能還在盡我的職責,你知道,公關危機,巨他媽大的危機,應對媒體,寫通告,可我在現場,看著他下去的,我一片空白,那個機靈的我好像也跟著跳下去了。

你到現在也沒想明白?

沒有,全然沒有,我在療養期間就一直複盤,回憶,包括他第一次面試我時的笑容。我這麼說吧,你,我,我們都是在國內長大,上學,然後出國深造,留下來,拿綠卡,有老同學,老的關係,大家對當年的屁事兒都心知肚明,經常拿出來調侃,同時一邊想盡辦法融入這裡的環境,可他不是,他根本不在乎,不在乎收入,不在乎投資方,不在乎研發團隊誰來了誰跑了,鐵血無情……他的私生活一直獨來獨往,沒有緋聞,沒有私生女,沒有奇怪的嗜好,比如吃素,不洗澡,佔用殘疾人車位,一百年只有一種衣服搭配……都沒有,你甚至可以說他枯燥,乏味,強迫症上身,又沒有活人的痕跡--好像他自己就是個機器人,為了改良性愛機器人而來到世間的機器人發明家。任何小說要是以他這樣的人為主角,那可是場災難,等著被新奇情節餵食的讀者們可不會買帳。

據說你們曾經策劃要給他出一本自傳?

的確如此,不過他堅持要求自己寫這本書。理工科的可怕執念。你作為圈內人應該知道的,沒有哪個創始人這麼幹,要不就是找槍手,最後自己署名,要不就是請一個成功的職業傳記作者。但他就是不願把自己的故事交給別人來寫。

我猜,他其實對誰都不放心,不滿意。可能,還包括他自己。

他沒寫完吧?

不是寫沒寫完,而是我們根本找不到原始稿件了--他根本沒有用電腦寫作,而是寫在紙上,這很出乎我們意料。

真可惜,關於他早期的生活,我倒是聽聞一些消息,關於他父親和母親的。

是啊,是啊,我們都聽說過,說他小時候有天晚上起床去撒尿,發現自己那個平時高風亮節、不苟言笑的父親在衛生間裡悄悄地自慰……後來又發現自己的母親是性冷淡……我說,這也太離譜了,甚至是惡意。人,人群就是這種百萬張嘴的巨獸,嗷嗷待哺,你需要不斷用所謂的養料去餵他們,滿足他們奇怪的臆想和少得可憐的邏輯思維能力。

嗯,不過我最近倒是得到一些線索,或許能解釋他自殺的動機,不,也不能解釋,解釋不了,只是一種很小的可能性。

嗯,說說看。

在西安演講現場襲擊他的那個人,被行政拘留了,我後來托國內的關係調查了一下,那孩子的父親不是親生父親,他是個精子庫裡出來的試管嬰兒,父母是西安本地人,所以就在西安上大學--而王玄卜念本科的交通大學,就是西安交通大學,所以……

……活見鬼。

他母親懷上他的時間也是在王玄卜當初去捐精的日期後面兩個月,但我們無法取得雙方的DNA資料,沒辦法作對比,所以,這只是個無法證實的大膽猜測。而且有趣的是,在我調查的過程中,我的線人告訴我,王玄卜在襲擊案發後也找人調查過這個男孩的身世。

可是,他怎麼會知道?

第六感吧,我猜。

媽的。

是的,太離奇了,別人很難相信。所以我也不敢寫進我的報導裡。

……呵呵。

你笑什麼?

沒什麼,就是……沒什麼,反正,忽然想到,你知道,在這裡,華裔總是給人感覺偏保守,尤其在兩性上,幾乎是最保守的族群,但「性愛機器人領域的瓦特」居然是這樣一個人。我為他工作的時候卻從來沒想到過這個問題,我只是一直覺得關於捐精那段往事,我一直都不相信,真的。

你現在信了嗎?

說老實話,還是不太相信。我也不知道怎麼判斷王玄卜有時候是怎麼有那些創意和想法的,我曾經有一次和實驗室的工程師聊天,他告訴我說,當初研發「妲己II」的實話,王玄卜要求雙腿只需要能完成兩個動作,即跪姿和蹲姿,手臂則只要三種動作:支撐床面或用戶胸口,環抱對方脖子或者腰部,以及最重要的--用手掌或者指頭輕撫用戶胸口。

那個工程師問他,為什麼要輕撫用戶的胸口?沒人會在乎的。王玄卜笑笑,回答他,「因為(炮娃)要成為他的性伴侶,而不只是發洩對象……一個真正的床上的愛人,就會這麼做。」

可他又實在不像是個有性愛經驗的傢伙。

也或許,他只是一直知道自己得不到的是什麼。

大概吧。我想,今天就到這兒吧。(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