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府城廣角鏡 〉 歡迎來坐? 避之唯恐不及的NCC咖啡廳

·4 分鐘 (閱讀時間)

褚瑞婷

NCC是否介入5G資費?是否有過度干預商業機制之虞?(示意圖,本報資料照)
NCC是否介入5G資費?是否有過度干預商業機制之虞?(示意圖,本報資料照)

最近,台灣的通訊傳播主管機關NCC又找電信業者喝咖啡了。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作為獨立機關,健全市場機制、擘劃通訊傳播產業政策方針是權力,也是職責所在。但是,主管機關為了特定議題,頻繁地找業者「喝咖啡」,對於市場機制及定價方式提出「建議」,讓人覺得是否有過度干預商業機制之虞。

本月二十一日,NCC找電信業者「喝咖啡」,並表示希望5G資費能夠調降,但是,五大電信業者都表示「有困難」,畢竟電信業者灑下破千億標金才換得的「頻寬數量」與「頻段位置」,未來幾年都還在攤提成本的階段,怎麼可能在初期推廣階段就調降費率?更者,二0二0年5G競標破千億後,業界就已預警「羊毛出在羊身上」,高額標金對全民來說不是好事,但主管機關亦未適時提出權宜之計,讓「商業機制」自由運作,結果就是讓台灣的5G標金成為全球第三高,政府溢收標金入袋,5G費率的高價位則讓普及率難以提升。

對NCC來說,這只是呼籲電信業者提出「符合消費者期待且可負擔的資費」,但是NCC為何對業者的鉅額投資視而不見?而政府提出5G基礎建設的補助金額,只有少數源於5G標金,多數還是來自前瞻基礎建設的特別預算或部分經常性預算。如果政府的算盤就是要讓民間扛起大部分的5G建設責任,那就不該對費率出手,市場機制自有其該有的玩法。

就像過去4G的四九九吃到飽方案殺紅了眼,但電信業者近期陸續調漲,NCC也是表示「沒有管制電信零售價格」、「零售價格尊重市場機制」、「資費並不需要報NCC核准」。同理可證,5G也不須報備,NCC不應該為了讓普及率「達標」,企圖干預市場機制,此舉對業者跟全民來說只是揠苗助長,沒有創新服務的誘因,就難以讓民眾感受到轉換的必要性。

不過,NCC試圖影響電信業者的舉措還不只這樁。日前傳出政府編列之實聯制預算已快用罄,但面臨十一月仍可能不會降級,實聯制勢必要持續運作的情況下,NCC也喊話業者,希望能「共體時艱」。只是,在簡訊費用已遠低於市價的前提下,NCC的願望聽起來又是無視業者營運成本,要讓業者自行吸收的不合理要求,也引發業者反彈。而後,指揮中心只好表示會繼續支付這筆費用,可預算經費哪裡來?這又是一個謎團。

除了電信業喝過「NCC咖啡」之外,有線電視業者也嚐過。去年十一月,中天新聞台換照未過而從五十二台下架,NCC主委卻也同時表示「希望給華視一個機會」,獨立機關的主委公開為特定新聞台喊話的做法,是NCC成立十多年的頭一遭,引發許多議論。即便如此,在各家系統台要送案遞補之際,竟又傳出中嘉系統台被約談「喝咖啡」,原來是因為中嘉系統送件遞補的是寰宇新聞台,而非華視。

據媒體報導,中嘉系統台為了遞補案被「邀請」過兩次,「NCC咖啡」喝了兩次以後,就把寰宇新聞台撤件,改由華視新聞台申請遞補。果不其然,今年三月底,NCC通過中嘉系統台的華視遞補案,並已於四月中順利上架中嘉系統台的五十二頻道,成功遞補中天新聞台的黃金空缺。

其實,NCC與業者溝通的消息時有所聞,站在正面的角度思考,產官學的溝通與交流是為了促進政策法規的進步,方能健全市場機制與競爭力,對消費者來說才有益處。只不過,這幾次被NCC邀請去「喝咖啡」的業者,如今彷彿像是被約談,要論市場機制之前,看來還得先察言觀色才行。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永續發展組副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