廈門聚會案起訴書指控遭駁斥 丁家喜妻誓言申請制裁

·6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 「1226大抓捕」案兩名主要被告丁家喜與許志永的律師傳出收到起訴書內容後,部分在起訴書中被點名的人士與組織紛紛發布公開聲明,駁斥中國官方起訴書中對丁家喜與許志永所做的部分指控。

在丁家喜的妻子羅勝春於推特上分享律師口頭轉述的起訴書內容中,中國當局指控丁家喜組織、策劃、實施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觸犯了中國刑法105條第一款規定,將以「顛覆國家政權」追究責任。

起訴書中確切的「罪證」包含稱丁家喜與許志永等人成立非法組織「公民運動」,組織策劃、實施一系列顛覆國家政權的犯罪活動,並與境外人士於2017年營運「中國公民運動網」,藉此傳播許多許志永所寫的「煽動性文章」,宣揚顛覆國家政權的思想。

然而,中國公民運動網的負責人華澤13日在該網站上發表公開聲明,強調網站2014年上線時,許志永與丁家喜都在獄中,所以完全不知曉網站上線之事,也稱不上是「共同營運」。

華澤在聲明中寫道:「創建中國公民運動網是我出於與許志永個人友誼的無償付出,營運成本 (域名費丶服務器等) 都是由我個人支付的,它既不是機構網站,也不是組織網站,沒有編輯部丶報導員,編輯一職由我一人用業餘時間擔任至今。2017年許志永與丁家喜出獄後,我告知他們有這樣一個網站,但他們即沒有為該網站投過搞,也沒有向我支付過任何資金。」

王江松:與丁許兩人僅有幾面之緣

此外,起訴書中也指控許志永與丁家喜在2018年建立了「公民運動」的Telegram群組,並用通訊軟體Zoom與成員王江松丶張忠順等人展開「非暴力顏色革命培訓」,讓成員掌握相關的革命方式,來達到顛覆國家政權的目的。

不過,被點名參與「非暴力顏色革命培訓」的勞動關系學者王江松透過自己的推特帳號發布公開聲明,表示對於自己在起訴書中被提到五次感到「受寵若驚」,但也做出三點反駁。他重申,新公民運動並未被任何法院或國家有權機關定性為非法組織,所以他質疑起訴書中將該運動稱為非法組織的依據為何。

他也寫道:「該起訴書稱2017年,丁家喜丶許志永繼續與『新公民運動』非法組織成員王江松丶劉家財等人勾連,這是沒有事實依據的。我在證人筆錄中也反覆告知了專案組,我與丁許只於2012年的同城飯聚中見過一兩次,不清楚也沒參加過他們發起的那些活動。之後他們入獄,直到2018年3月,我們才一起倡導平等養老事宜,我怎麼就成了『新公民運動』非法組織的成員 (貌似還是骨干成員) 呢?有何證據? 」

丁家喜妻子誓言對涉案官員進行制裁

丁家喜的妻子羅勝春告訴德國之聲,這些公開聲明的論點顯示,中國官方起訴書的內容「沒有一點合理性」,因為他們聲稱的非法組織不僅只是兩個理念,他們也從未替「新公民運動」制定章程丶負責人與組織名單。

她說:「所有人都知道那兩個所謂的「組織」是兩個理念,丁家喜與許志永以這兩個理念來倡導自由丶公益與愛,以及倡導大家根據憲法去做真正的公民。都是一種理念,沒有任何的組織機構。他們從未以這兩個概念去直接組織任何活動,所以談何組織?」

羅勝春也質疑,官方起訴書中指控丁家喜在通訊軟件Telegram上建立了「公民運動」群組,想藉此達到顛覆國家政權的目的,但事實上丁家喜創建該群組是為了方便與朋友間協調溝通。她向德國之聲表示:「組織那個群組有時只是為了協調大家溝通方便。你說他們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那請問政府的依據是什麼?他們哪天說了哪一句煽動顛覆的話?」

羅勝春重申,丁家喜跟許志永只不過是說每個人要拿起憲法賦予的權利去監督社會上的不公義與對抗社會上的不公義,從未有煽動顛覆的話。她批評道:「但政府就去主觀臆測,他們覺得政權要被顛覆了,就覺得別人都在顛覆它。」

她也批評,當局要求辯護律師簽署保密承諾,使律師無法把起訴書的原文分享給家屬,這種作法是「違反律師的執業權利」。羅勝春表示:「現在官方就是要把律師變成官派律師,讓他們不敢跟家屬溝通,不敢向外界發布訊息。起訴書的內容,都是要公諸法庭的,有何需要遮遮掩掩?這不就是怕別人知道他們在做惡嗎?」

羅勝春說,丁家喜的案件讓她了解到,她想做的事不只是為了丁家喜的案子,也是為所有中國的良心犯與受到不公義對待的人發聲。她表示,接下來將與非政府組織和外國政府合作,申請對涉入「1226大抓捕案」中的相關中國政府官員進行簽證制裁或其他形式的懲罰。

2019年12月初,丁家喜丶許志永與數名中國維權人士在廈門舉行聚會,討論時政與中國的未來,並分享推動公民社會建設的經驗。然而,在同年12月26日,當局對參與和涉及此次私人聚會的人士展開抓捕,先後有二十多名公民及律師被失蹤或被傳喚,被指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和尋釁滋事。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William Y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