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玉蕙:生下兒子那一刻,做媽媽的就注定一路輸到底了

愛的培養皿

【作者:潘乃欣/出處:Cheers雜誌209期/圖片來源:陳應欽】

 

作家廖玉蕙的散文常以親子關係入題,在溫暖的筆鋒下,她其實有個我行我素、極具主見的兒子蔡含識。

兩人曾因觀念不合,讓她氣到忍不住拿起榔頭敲破鏡子,卻也因為從不放棄溝通,他們才逐漸理解了相似如鏡中對應的彼此。

 

很像又不像…對於成就,兩代各有解讀

廖玉蕙(簡稱廖):他從小到大都像一隻泥鰍,抓也抓不住。逛百貨公司時從不給我牽,也不和我在同一層樓。我永遠猜不到他下一步會弄出什麼花樣。

蔡含識(簡稱蔡):她才抓不住。我媽今年67歲,仍是個保有少女心的媽媽。「少女心」指的是,她是個表面上很好相處,不過脾氣也說來就來的人,而且,心裡總有很多百轉千迴的小劇場。

廖:表面上?明明就很好相處好不好。他就是我的罩門!我在家搞得定先生、女兒,但拿他完全沒轍。大概因為他很會跟我辯,雖然話不多,卻能切中要害。不過,我事後都會思考他的話,如果有道理的話,我就會選擇接受。

蔡:但她在當下都沒辦法接受。我媽很妙,她大部分時間希望我們是朋友、是對等的關係,凡事都能好好溝通。不過,當她自覺講不贏時,就會動用特權,說:「喂,我是你媽耶!」

廖:國父早就建議我們不要做大官了,我覺得也不必像國父一樣立志做大事,做好小事就好。現在我過得很滿足,我也希望兒女可以安定下來。

但他從小到大都處在過度自信的狀態,凡事都要去衝撞。就像工作到一半,突然辭職去南美洲壯遊,才剛下飛機報平安,護照就被扒走。

蔡:其實我一直很沒自信,以前的自信可能都是裝出來的。35歲以後,大概因為出社會一陣子了,才感覺好一點,否則我認為自己都活在媽媽的影子裡。

雖然媽媽平常在家看起來不怎麼樣,但在外面算是有名氣,若要在這樣的條件下表現得出色,難度自然比較高。像我開行冊餐廳,外人一開始都喜歡說這是「廖玉蕙兒子開的餐廳」,讓我很介意。後來才慢慢釋懷,畢竟她是我媽,我是他兒子,這也是事實。

或許也是因為,我不再把媽媽的名氣視為負擔了。

廖:雖然覺得他的選擇都很冒險,但我不會刻意引導他走向我期望的路。所以,我不是替兒女有沒有成就感到焦慮,我反而比較擔心他們的冒險行為會不會株連到我。

蔡:這句話的意思就是,她不擔心我沒有成就,只怕我會回家向她借錢。

廖:對,我還叮嚀女兒,要她絕對不能借錢給哥哥,以免連自己都保不住。

蔡:以前我並不曉得自己究竟想做什麼,只知道自己不想和媽媽走一樣的路。

廖:你是一直想賺大錢吧!

蔡:沒有,我只是想掙脫妳。到現在差不多40歲,回頭看,我才領悟這種感覺。像我念新聞系時,非常不喜歡寫新聞稿,因為我覺得那跟寫作有關、跟媽媽有關。

所以我在系上都當編輯,寧可改同學的稿,也不要自己寫,之後去搞新聞攝影,也是想辦法找出屬於我的強項。

跨國集團總經理的叮嚀:生命很有限,你要學會做選擇

※ 本文由《Cheers快樂工作人》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29歲才出國,35歲成首位任教「愛因斯坦母校」的台灣人
柯P中計淪為「柯傻」
不想讓女兒複製人生 這位母親選擇了離家
從童話故事看美中較勁
繳稅大失血 國債卻爆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