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國在北方(下)

·11 分鐘 (閱讀時間)
圖/佐波
圖/佐波

為了避免被逮捕遣送出境,我和老楊躲到拉拉山上去當了一陣子非法外勞,為一戶客家人摘、捲菸葉。這戶客家人姓鍾(客家人好像都喜歡姓鍾),他們的祖先在太平天國起義失敗後就搭船流亡到古巴,為白人砍甘蔗。

他們還是喜歡煮梅乾菜扣肉,酸菜燉老母鴨。

樹下「雞姦」母雞的那隻花公雞,和帶著一群小雞的黑毛母雞,不都是馬來雞嗎?

更驚訝的是,古巴人老楊竟然會講流利的客家話。不止會講,還會用客家話開玩笑。他很快就和老鍾、鍾嫂有說有笑,像一家人那樣。

他們和老楊一樣,知道「大轉換」的事。

之前我千辛萬苦冒著生命危險聯絡上一些留台生,都矇查查不知道那是甚麼,而且政治立場聽說是「綠到出汁」的,奇怪,他們怎麼沒有被轉換去古巴?只有國民才會被轉換?他們沒注意到自己實際上變成了「留古生」?頭殼壞掉了嗎?

那些被轉走的人,失去了原來的土地之後,還能談建國嗎?

多年在外頭流浪,這幾天的生活才讓我有一種「家」的感覺。

藉著夜和大雨的掩護,根據老楊掌握的祕密情報,我和他穿著黑色雨衣潛入那間巨大的廢棄石化工廠。老楊說那機器是邪惡的美國人留下來的,冷戰時期研發的祕密武器,原本想藉由它把可憐的蘇聯人全數轉換到沙哈拉沙漠去,讓那些北極熊都餓死渴死,變成人乾。讓蘇聯被沙掩沒。後來可能是英勇的中共地下黨員發現了,偷走了幾個關鍵的齒輪,成功制止了美帝邪惡到出汁的計畫。

那是多深的恨意啊。

我現在知道了,土地、河流、道路、外國人、動物、天空和機器都不會被交換。

我終於親眼看到那台巨大的機器!有一輛飛機那麼大!它全身上下都是齒輪,大大小小的交疊,表皮有很多數目字和ABC,很多按扭。很多零件看起來嚴重鏽蝕了,頭燈照出一種難以言喻的末日之美。廢棄成那樣,為甚麼還有人能成功的啟動它?

我們還來不及仔細研究,就聽到狗吠、腳步聲,我們只好迅速撤離。

幸運的發現一本泡水浮腫的使用手冊,讓我可以順手牽羊。

我相信我已掌握那台機器的祕密。只要操作得當,建個新國家就不再是癡人說夢。我的計畫是這樣的──既然國與國的人民可以那樣交換,與其和古巴交換(拜託,太遠了吧),不如和馬來亞交換。南洋群島的原住民都屬南島語族,台灣島上那些綠到出汁的漢人一直宣稱自己的祖先是「殖民者」,本來應該『滾回中國去』的那些福建人、客家人自稱的後裔卻又極端仇中,與其滾去古巴,不如就近滾去馬來半島,把馬來半島的馬來人交換過來。那樣就可以把台灣島上所有生番、熟番的『傳統領域』全讓出來(台灣那些不要臉的漢人只好去跳海了),在我英明的領導下,讓一直處於絕對弱勢的台灣原住民建立自己的國家。也許可以叫高砂國?

構想雖是如此,還不免會有一些技術上的難題:1.台灣原住民沒有共同語,那很簡單,我教他們海賊鄭成功也會說的南島通用的馬來語即可。第2.點比較困難,馬來人搬到台灣島後,會不會喧賓奪主,以人數的優勢搶走建國的主導權?3.還是,因為嫌台灣島多颱風地震、多山少地,遠不如肥沃的馬來半島風調雨順,而重新向他們傳說中的祖先達悟族習得造船技術,順風南下,返故鄉?4.人口得大量增加,不如就讓原住民自行繁殖,人可是很會生的。5.那些沒人要的台灣漢人,轉去馬來半島後,會不會引起馬來人的祖先、有排華前科的印尼人的恐懼,而渡海越境排華?6.還是把他們丟去他們最愛的美國,譬如佛羅里達,讓他們在那裡建立台灣國,保證老共不會有意見。這樣看來,那台機器還有很多地方需要調整的。

不止空間,還有時間。譬如五○年代的馬來亞就比婆羅洲硬被拉進來後的馬來西亞還適合些;中華民國直接拉到加里曼丹去更好,距離遠一些,老蔣不必空想反共復國。民國移去北婆羅洲,就不必大費周章交換去古巴了。這樣「校正回歸」之後,是不是比較有趣?

夜深了,來日再聊。

來函收悉。最近一直做一些奇怪的夢。夢到我在住療養院,和很多神經病關在一起。有時被電擊,有時頭被壓進冷水裡,被迫吞下五顏六色的藥。

在夢裡吃了很多紅毛丹。一籮籮的紅毛丹殼。

要履行我的計畫,還得先把那些被交換出去的,再交換回來。再再交換一下。

昨晚夢到被埋進鯨魚肚子裡,海水很溫暖。不知道甚麼意思?

雨下了一晚,以為身在故鄉。

夢見懷念的女人。

是不是那『機器』在召喚我呢?

附記:可惜再度回去時,那台機器竟然不見了。同一個位置,擺放的是大型飼料絞絆機,層疊的飼料槽,活生生的牛。可能因為去的是白天,害我們被警察追。

夢到一扇倒臥的黑褐色大門,鏡頭拉近,發現它由鬆散的顆粒組成,表層一直微微的竄動,像有蛆蟻在其下鑽動。確實,堅硬的、紬質的頭,半身鑽了出來,卻又像芽。繼續爬出來,赫然有兩隻手。有身,有雙腳。是人芽。一隻,兩隻,三隻,四隻……十隻,像載著面具歡欣鼓舞。

夢見tau-ke(頭家),好久沒夢見他了。

他端坐在寬闊巨大幽暗的廳堂中央,一言不發,只有煙頭閃爍。

有一台機器在他那裡,巨大如山,墨色,大量的數字和按扭閃閃發亮。

『大轉換』如何發生呢?《使用手冊》上說,首先必須讓所有的人都變成幻影,以幻影的型態,方能穿越時空。然後再實體化。風險在於,轉換的過程會產生損耗。有的失去頭髮,有的失去牙齒,蛋。有的老了二十年,有的殘障,有的失智,有的瞎,有的聾,有的便秘,有的漏屎。有的會說已經死掉的語言(比如樓蘭語)。

夢到黑色油亮巨大的棺木,緩緩移動,好像長了馬陸似的腳。蝸牛在棺口上拖出長長的涎痕,亮晶晶的,像死神脣邊的一抹微笑(這句子似曾相識)。

抱歉,好像大半個輩子那麼久沒聯絡了。我沒法評估,因為我失去了時間的感知。我受了傷,成了某個陰謀的受害者,差一點沒命。失去了記憶。還好終於找回失落的皮箱,裡頭有很多寫好的給您的空信封,讓我回想起要給您寄信。

不可置信的是,我的夢想竟然突然實現了!

我不止找到了那台機器,還嘗試實際操作了它。到處散佈謠言說我「秀逗」、企圖扯我後腿的老楊,被我用機器轉移到烏孫國去了。雖然它看起來像是由火車頭、挖土機的爪子、水泥攪拌機的腰、火龍果撿果輸送帶的腸子、鐘面和齒輪、電視機、摩托車、夾娃娃機、飲料販賣機、垃圾車、打字機、電腦螢幕、榨果汁機、烤麵包機等共同組成的,但操作起來很簡單,有按扭可以輸入日期地名、排檔桿可以調節速度、船舵控制方向─就像是專門為傻瓜設計的。

在夢的深處,一個黑色的房間。我按撳下按扭、拉動排桿。

我推算了一下,如果要效果好,最好挑漢人比較少的時候,明鄭時期最為理想,那時的台灣漢人只有二十多萬人,馬來半島的馬來人也不過兩萬多人。1660年是個不錯的年分,那時鄭成功還活著,交換去馬來半島,遠離清帝國,可以好好建個獨立的國家。清帝國的遠航能力那麼差,不容易被滅掉。也不必等到十八年後被「漢奸」施琅率清軍滅了,遺民還得千里迢迢南渡馬來半島,埋骨於馬六甲、柔佛等地。

緣於鄭成功所據版圖不過是台南,用整個馬來半島來交換並不對等,只需交換一個州。算一算,甚至不必整個州,也許柔佛王國是恰當的選擇。它的版圖包含現在的新山(Johore Bahru),星加坡島,星島以南的廖內群島(1660年還沒被強迫歸屬荷蘭紅毛東印度公司)面積差不多剛好,人口也差不多。相較之下,馬六甲和檳城面積都太小。那樣,不止鄭成功不會猝死於中年,說不定還可趕走西班牙佬,拿下菲律賓;趕走荷蘭佬,拿下整個Nusantara。明鄭不會亡於這座舊寶島,島上的大肚王國也不會被鄭成功所滅。

沒想到坐在那張高椅上,用力按了綠色扭按、推到低速檔後,竟然引發了罕見的震動。

地動山搖,雷聲大作;巨浪滔天,海嘯如巨牆。諸神腳底發癢,妖怪春心蕩漾;遠方有墜機,西方有戰爭。南方大地震,海底火山爆發,新誕生了無數座島。群鳥退飛,濁水出圖,枯河出緯;鳳還巢,蛟龍現身!

同時,機車「猛猛猛」咆哮,火車頭噴火冒大煙,挖土機嘎嘎嘎挖土,水泥拌機咯咯咯攪拌、夾娃機夾娃娃,鐘聲滴答,垃圾車高聲播放〈少女的祈禱〉、榨果汁機「糾」的榨爛了顆爛熟的木瓜,麵包機嗯的吐出兩面焦的面包,電鍋燒飯,販賣機「空」的掉出洋鐵罐純咖啡因咖啡,電視機發出高吭笑聲,打字機在白紙上打出筆畫清晰的字─像啄木鳥勉力從腐木蛀心裡敲打出肥美的雞母蟲來: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或

附錄1:〈我的志願〉

「除了當國父,我從來沒有別的志願。因為我名叫建國,除了建國我還能做甚麼?從小,我就想要怎麼建國,建甚麼國。我從小就喜歡讀歷史百科全書(我阿公送了一套),研究世界各個國家建立的歷史,所以我記得很多國家的名字,記得很多國父的名字。

東姑,孫中山,列寧、胡志明、翁山、蘇哈多,黎剎、拿坡崙、林肯、甘地、尼赫魯、波利瓦爾、秦始皇、成吉思汗,毛澤東,切.格瓦拉、曹操。」

附錄2:古巴家書

「木蘭愛妻:

先前你一直抱怨我唔接汝過來,一直懷疑我有咗女人。我一再解釋,沒咁嘅事,最多偶爾逢場作戲,解決下需求,男人嘛,你知既。好少人接老婆過來嘅,呢度生活適應唔容易,女人更加不易,要搵個人講個話都好難。

舊年古巴政變,好似重新建咗國,我哋措手不及,唯有靜觀其變。但我哋係唔可能置身事外嘅。好快,根據新政策,我哋嘅雜貨舖沒辦法再經營落去。政府派人來計算,扣除我哋嘅「剝削所得」,舖仔俾政府攞走,剩下的,真係唔多。我哋通通變番打工仔,為政府做工,領取最低工錢,75元每個月。好多人去咗美國賺美金。有本事嘅,美國有親戚朋友嘅,就光明正大走哂;大膽唔怕死嘅,夜半搭船仔冒死偷渡。我哋走唔哂嘅,繼續靜觀其變,以為革命好快就會過去,回到過去的平穩。但而家睇起上來,只怕好時光一去不回了。

革命時,支持左派嘅朋友好歡喜,但好快就發現唔容易。

外匯管制,錢寄唔番俾你寄,害咗一家大細挨饑受凍,真係對唔住。今年政府又出新政策管制銀紙,要我哋攞舊鈔換新鈔,好多人一樣觀望,不料一錯過了,儲蓄就變哂廢紙。人算不如天算。而家我都捻住返香港,但幾乎已一無所有,唔該你幫我同果地叔伯兄弟借地錢,寄俾我買張機票返去,尋一份工作,從頭開始。

其他嘅,見面再說。

祝福 建國,六月二日

夏灣拿」(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