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款參與式預算 6年僅完成11案

·2 分鐘 (閱讀時間)

新北市推動參與式預算主打「自己預算自己決定」,市府各局處雖有不錯案件,但因缺乏統合單位,導致雷聲大雨點小;議員配合款的參與部分同樣遇到這問題,凡事自己來,除了要出面協調各局處,還要邀NGO團體參與審核,光公文往返就曠日廢時,陷入「急驚風遇上慢郎中」窘境,不如直接上簽快速乾脆,6年來僅3議員投入。

由下而上型態 不能急就章

參與式預算引進國外公民審議型態「由下而上」,讓民眾決定預算用途,目前台灣參與式預算有行政體系、議員建議款及標案三模式。其中,議員建議款模式被視為最能貼近民意,由議員提撥款項,邀民眾提案,外界頗為看好。

不過,新北市議會統計,6年多來議員建議款模式僅11案完成,其中7案超過半數是由陳儀君推動、3案為洪佳君、1案為張志豪,其餘議員興趣缺缺。陳儀君直指,台灣淺碟的政治文化,大家希望案子成立後,趕快款項簽一簽拍拍屁股走人,可迅速累積政績,但參與式預算就是強調參與,不能急就章。

程序繁時間長 對話更細緻

張志豪指出,日前推動的中和區錦和運動公園親子廁所參與式預算計畫,當然可直接由市府執行,但透過參與式預算,從提案討論、設計到投票都是由在地人參與,可惜缺點就是時間拉長。

洪佳君則說,參與式預算程序繁瑣,但就是因為繁瑣,對話才能夠細緻,她的第一案找來樹林育林國中學生參與,學生提案時被狠狠打槍,一度擔心學生不玩了,但孩子激發創意當場修正,樹林東昇公園已成在地居民好去處。

缺乏統合單位 橫向難溝通

市府各局處同樣推參與式預算,但缺乏統合單位,城鄉局、社會局與教育局各自都有不錯案件,卻沒有跨局處溝通單位,大家都認為研考會要負責,但研考會叫不動其他單位,倒不如各局編預算搞定直接。

新北市副市長劉和然指出,過去參與式預算是授權各局處處理,對於成立統籌單位,會是未來選項之一,近期會盡快討論,方便未來推行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