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吉妮婭·尤弗裏:我們對安德魯王子的原告了解多少?

·5 分鐘 (閱讀時間)
Virginia Giuffre arriving for hearing in the criminal case against Jeffrey Epstein, at Federal Court in New York, U.S., August 27, 2019.
決定對安德魯王子進行民事訴訟的弗吉妮婭·尤弗裏。

美國女子弗吉妮婭·尤弗裏(又譯朱弗裏,Virginia Giuffre)說,少女時期她曾是愛潑斯坦(Jeffrey Epstein)和他有權有勢朋友的性販賣和性虐待受害者。

在決定對安德魯王子提出民事訴訟後,她也把自己推到世界最引人關注的法律官司之一的風口浪尖。

安德魯王子一直否認尤弗裏的性侵指控。但他的律師希望能先期駁回此案的努力已經失敗,這一民事審判有望今年秋季在紐約進行。

以下是我們所了解的有關尤弗裏的一些情況。

「童年被剝奪」

尤弗裏1983年出於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當時姓羅伯茨(Virginia Roberts)。她的家人後來搬到了佛羅里達。

尤弗裏說,她七歲時被一名家人朋友性侵,讓她的「童年很快被人奪走」。

她在2019年告訴BBC《廣角鏡》節目,「我年紀輕輕就飽受心靈創傷,我試圖逃離」。

在隨後的孩童時代,她轉輾於不同寄養家庭。到14歲時,她流浪街頭。在形容那段生活時尤弗裏說,「除了饑餓和痛苦,以及更多受虐外」幾乎一無所有。

到2000年,當她試圖重建自己生活時遇到了英國社交名媛吉絲蓮·麥斯威爾(Ghislaine Maxwell)。

Virginia Giuffre
弗吉妮婭·尤弗裏2019年接受BBC《廣角鏡》節目採訪。

當時,尤弗裏在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在棕櫚灘的海湖莊園度假村工作,她是更衣室的服務員。她說,麥斯威爾為她提供按摩培訓治療師面試的機會。

尤弗裏說,她跑到在海湖莊園網球場工作的父親那裏告訴他:「 你肯定不會相信,爸爸」,她回憶說。

尤弗裏說,爸爸當時知道她正試圖改善自己的人生,這也是為什麼爸爸幫她找到在那裏工作的原因。

見到愛潑斯坦

在尤弗裏抵達愛潑斯坦在棕櫚灘的家時,尤弗裏說愛潑斯坦一絲不掛地躺在那裏,麥斯威爾則指示她如何給他按摩。

尤弗裏說,在按摩時他們會跟她聊天,問她一些她個人情況。

尤弗裏對BBC表示,他們似乎人很好,所以自己對他們產生了信任感。她則告訴了他們自己之前的艱辛 - 如何離家出走;如何被性侵以及肉體折磨等。

尤弗裏告訴BBC,那可能是當時自己所能告訴對方的最糟糕的事情了,因為這就讓他們知道她有多脆弱。

尤弗裏說,她原本所期待的工作面試不久就成了多年性侵的開始。

麥斯威爾在2021年12月被陪審團裁定五項罪名成立,其中包括招募和販賣未成年少女供愛潑斯坦性侵,目前正在等待量刑。

雖然尤弗裏的名字在法庭多次被提到過,但她並不是麥斯威爾審判中四位女性證人之一。而麥斯威爾否認尤弗裏的性侵指控。

2015年,在麥斯威爾指控尤弗裏說謊後,尤弗裏對麥斯威爾提出誹謗罪訴訟,這一案件後來已經結案。

對安德魯王子的指控

尤弗裏女士說,她從起初被愛潑斯坦性侵,到最後像「一盤水果一樣」被他有權有勢朋友輪流「享用」,這期間,她也乘坐私人飛機被帶著周遊世界。

2001年,當時17歲的尤弗裏被愛潑斯坦帶到倫敦並引薦給安德魯王子。隨後也就有了現在那張當晚拍攝的著名照片。照片中,安德魯王子手摟著尤弗裏的腰,麥斯威爾則在背景中微笑。

Virginia Giuffre describes how she asked Jeffrey Epstein to take this picture of her with Andrew.
安德魯王子手摟著尤弗裏女士的腰,麥斯威爾則在背景中微笑。

在去完夜總會之後,尤弗裏女士說麥斯威爾告訴她「必須為安德魯做我為傑弗裏做過的那些事」。

尤弗裏女士告訴BBC, 「那是我生命中非常可怕的時期…...雖然我不是被鏈鎖拴住,但這些權貴之人就是我的枷鎖」。

尤弗裏女士在這樁民事案中指稱,安德魯王子共對她進行過3次性侵,一次是當晚在麥斯威爾的倫敦家中;以及後來在愛潑斯坦在曼哈頓以及維爾京群島中小聖詹姆斯島的家中。

安德魯王子是英國女王的次子。他在2019年接受BBC《新聞之夜》採訪時表示,自己根本不記得曾見過尤弗裏女士,並且在回應尤弗裏女士所描述的兩人在英國和美國的性行為時表示「沒有發生過」。

逃離

尤弗裏女士告訴《邁阿密先驅報》,到2003年愛波斯坦已經對她失去了興趣,因為對他來說她太老了。

她說,她說服這位富有的金融家為她出錢,讓她接受培訓成為一名真正的專業按摩師。愛潑斯坦為她安排去泰國上課,但期待她能把他已經安排好來美國的一名泰國姑娘一同帶回來。

但尤弗裏女士在旅途中遇到一名男子,並墜入愛河,10天後兩人結婚。她隨後跟他一起搬到澳大利亞,並開始生兒育女。

現在,尤弗裏女士跟丈夫及3個孩子生活在珀斯(Perth)海岸的一座大房子裏。

她成立了一個非營利組織叫Speak Out, Act, Reclaim (「大聲疾呼、行動起來,奪回權力」,SOAR),該組織旨在「教育和維護被拐賣受害者」的權益。

在上個月麥斯威爾裁決之後,尤弗裏女士告訴《紐約》雜誌「這絶對沒有結束」。

她說,「還有更多的人參與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