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洛伊德事件一周年:他的死改變了什麼?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前明尼蘇達警察肖文(Derek Chauvin)跪壓在弗洛伊德頸上的震撼畫面,引爆的抗議浪潮從美國蔓延至世界各地。各種以弗洛伊德名義打造的紀念碑和壁畫,讓立法者和警務部門被放在聚光燈下,外界等著看他們將如何應對並做出改變。

弗洛伊德事件發生數月後,美國人民看著肖文出庭受審,被判有罪的消息令許多人松了一口氣。正當大量群眾為判決結果歡呼時,距離明尼蘇達州法院僅10英裡的地方再度爆發抗議,一支視頻揭露出另一名非裔美國人丹特·萊特(Daunte Wright)遭警察槍殺。一些人期盼美國終於迎來司法改革的轉折點,但這一幕讓許多人被當頭澆了一盆冷水。

2020年,人們觀察到,越來越多關於美國警察濫用權力、以不必要武力對付非裔美國人的視頻浮現,而美國警界卻力抗改革的呼聲。警察暴力的影像有效改變了人們看待警察執法及種族關系的方式。

黑命依舊關天?

弗洛伊德之死在很大程度上促使BLM運動(“黑人的命也是命”,又譯“黑命貴”、“黑命關天”)在全美蔓延並走向國際。抗議活動在各大城市爆發,議員及其他官員感受到要求其改變警務及社會正義議題的壓力。

成千上萬抗議者曾湧入華盛頓特區支持BLM運動,希望弗洛伊德事件能持續獲得大眾關注。接下來的幾周裡,抗議者受到國民警衛隊的阻擋,甚至是暴力報復。華盛頓特區市長鮑澤因此下令在通往白宮的大道上,以醒目的黃色漆寫上“Black Lives Matter”的標語。

這些象征性行動讓BLM運動進入主流文化。各大品牌、運動團隊和名人紛紛加入,也有人因為強拉他人參加示威而遭受批評。然而,在弗洛伊德事件一年後,BLM運動似乎喪失了一些動能及特色。

“BLM現象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 喬治亞州大學非裔美國人研究所副教授霍布森(Maurice Hobson)表示:“問題在於,當主流以某種特定方式全身而入(參與一個運動時),它確實會丟掉自己的本質。”

弗洛伊德之死將BLM推到一個受到主流認同的位置,但霍布森認為,這只是民權運動又一次迭代,未來還會出現類似的團體。

警察改革

這些民權運動的一個共通點是尋求實現警務改革。從犯罪活動到精神健康危機都是警察工作範圍。作為第一線人員,他們被賦予的是緩和事態的使命,但新進人員所受到的訓練卻著重於槍支和自衛技能。

來自肯塔基州的BLM活動人士Keturah Herron指出:“全國範圍內,警察平均受到60個小時的武器訓練,但僅接受10小時的降低沖突訓練。”

“如今的執法結構是,如果你不采取武力回應就應付不了問題。我認為我們必須改變這一哲學。”

從分配資金到警察部門,到增加透明度措施等提案,已經開始在美國各地成型。在紐約伊薩卡市,市長與政府官員提議用新的市政府機構取代警察部門。在華盛頓特區,警察將不再總是面對應對精神健康有問題的人,取而代之的是派遣衛生專家先前往現場。

與此同時,美國強大的警察工會依舊反對改變,並積極阻擋改革。

拜登政府能否貫徹改革?

美國總統拜登、副總統賀錦麗以及以民主黨為主的人士積極推動立法,以解決針對非裔美國人的警察暴力。眾議院近日前通過了弗洛伊德法案,旨在防止警察不當執法,內容禁止警察鎖喉、反對種族偏見。但由於參議院中存在極大分歧,該法案陷入僵局。參議院共和黨人表示,他們無法支持目前的法案,但願意采用精簡版本。

但一些觀察者擔憂,拜登和賀錦麗並不是最適合處理這個龐大議題的人選。作為參議員,拜登曾經支持導致大量非裔美國人被監禁的立法。他在1994年支持的《暴力犯罪控制和執法法案》要求對一些犯罪處以更嚴厲刑罰,造成美國監獄服刑人數龐大。另一方面,賀錦麗在加利福尼亞州擔任檢察官和律師期間,也面臨過犯罪司法問題上的質疑。她被指曾對非裔美國人求處不成比例的長期監禁。

盡管如此,部分專家仍相信,拜登是有誠意面對自己在犯罪司法上的過往。

喬治亞州大學的霍布森表示:“我認為這存在希望。拜登政府有可能會彌補過去的輕率行為,但目前還沒有看到。”

弗洛伊德的死促使拜登公開支持強化社區警務的政策,這些政策有助於停止對非裔美國人的監禁。然而,拜登的從政歷史仍令人懷疑他是否會貫徹執行。

BLM活動人士Herron表示:“我不認為我們能對他報任何期望,我們必須繼續敦促他們行事。”

© 2021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David Slo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