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勢雇主難負擔 政府應該補助

林良齊/台北報導
·2 分鐘 (閱讀時間)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陳秀蓮認為,雖然零付費政策對移工是好的,但政府也應思考如何透過國內長照系統或是透過補助的方式協助弱勢雇主負擔這筆費用。圖為印尼籍看護陪同年邁民眾在公園休憩。(本報資料照片)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陳秀蓮認為,雖然零付費政策對移工是好的,但政府也應思考如何透過國內長照系統或是透過補助的方式協助弱勢雇主負擔這筆費用。圖為印尼籍看護陪同年邁民眾在公園休憩。(本報資料照片)

印尼海外勞工保護局7月底宣布明年起包括看護工在內的移工將「零付費」,而機票、簽證費用等都將由我雇主負擔,對此,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陳秀蓮認為,雖然零付費政策對移工是好的,但政府也應思考如何透過國內長照系統或是透過補助的方式協助弱勢雇主負擔這筆費用。

陳秀蓮表示,移工在海外負擔最大筆費用就是在海外付給當地仲介的費用,但如果比照韓國全部改成國對國的聘雇,這些費用就可以全部攤開來,清楚地知道費用多寡、哪些費用該由誰負擔,但依賴私人仲介的台灣卻至今無法做到。

陳秀蓮提及,對部分弱勢雇主而言,7萬至10萬元的費用轉嫁很高,但這不應該是印尼或看護工的問題,而是回到台灣要如何處理長照,不應把弱勢民眾的照護交給24小時、全年無休的看護工,更不斷剝削她,「弱弱相殘不太公平」,況且雖然外勞需要工作,但重病的人也需要照護,成本應被合理分攤,但當弱勢雇主無法分攤時,政府的對策在哪呢?

台灣國際勞工暨雇主和諧促進協會理事長賴昱崧說,印尼7月召開記者會,結果勞動部長已經3個月了仍不斷跳針,「僅一再強調未經雙方協商,此方案不可能實施」,但會不會跟買工費一樣,雖然勞動部說不能收,但如果雇主不付費就請不到看護工。

賴昱崧強調,相較鄰近各國,我國給看護工的勞動條件更好、資格寬鬆,呼籲勞動部應該要硬起來,不要讓印尼方予取予求。

有仲介認為,一旦「零付費」通過,我國如果堅不接受,恐怕會與現行的「買工費」一樣,只能由雇主直接匯給國外仲介,如果移工失聯,錢恐怕會要不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