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健豐》串起永和、平鎮、佳冬的客家紀錄片

·6 分鐘 (閱讀時間)
張健豐》串起永和、平鎮、佳冬的客家紀錄片
張健豐》串起永和、平鎮、佳冬的客家紀錄片

【愛傳媒張健豐專欄】2021年初《1415文創讚》製作的客家抗日紀錄片富有鄉土關懷,並以台灣人反抗日本殖民的觀點和角度來重現這場戰爭。希望民眾感受這一場台灣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戰爭氣息,知道戰爭多麼殘酷。

2021年4月11日,《林晉水墨懷舊創作展‧永和美麗傳說暨乙未戰爭》在新北市永和區的樂活共生實驗基地舉辦開幕式。一般大眾的印象,認為永和和乙未抗日沒有多大的關聯,但經作者參閱相關史料,原來隸屬中和管轄的永和鄉親,在日軍占領台北城之後,便自動結合土城、三峽等地的鄉親抵擋日軍南侵。所以,永和也有一段可歌可泣的抗日故事。

畫展所展示的是,林晉近三年來為了給我們的抗日紀錄片插畫,所完成乙未戰爭的圖畫。其中,也包括由筆者主導的《1415文創讚》製作團隊,在近兩、三個月前,遠赴屏東佳冬及桃園平鎮客家莊拍攝的紀錄片,當日也在開幕式上播放。

以畫作重現台人抗日現場

過去乙未戰爭的圖畫,不論是想像或寫實的戰爭場面,大多由日本方面詮釋。此次林晉展出的圖畫,經身為策展人的筆者嚴謹考證,並以台灣人反抗日本殖民的觀點和角度,來重現這場戰爭。

除此,紀錄片還以鄉土關懷的因素設計,希望也能藉此讓觀眾省思畫面中所呈現環境的百年變遷,並帶起在地文化觀光的契機。在屏東佳冬紀錄片的片頭,我們採訪即將停駛的南迴鐵路藍皮火車,民眾搶搭的熱潮。主要是以趣味方式讓觀眾輕鬆地了解枋寮和佳冬的地理位置,以及在此可感受到的戰爭氣息。

隨後我們投宿在四周都是魚塭的佳冬民宿,訪問了主人。因外來的移民把數百年來客家先民所開墾的稻田,變成高經濟產值的魚塭,並超抽地下水,使得地層下陷,沙灘消失,包括枋寮的日軍登陸地。所以發生在2009年的88風災,造成靠海的佳冬大淹水,他們便興起為家鄉服務的念頭。之後他們開了民宿給遊客漁村體驗,並提供在地傳統客家及閩南美食的品嘗,希望帶起地方觀光。

另外,為了呈現乙未戰爭時此地抗日的情節,我們設計了一段類戲劇,利用民宿頂樓可觀看中央山脈大武山日出的勝景。因日本自稱「日出之國」,所以,用日出來隱喻日軍即將大舉來襲。片頭字幕描述:「秋老虎下的烈日當頭,雖然灼身,客家志士義無反顧,婦女也列身行伍之間」。為了表現該效果,我們讓外景主持人穿上客家婦女的藍衫衣,當太陽從山頭升起照射在主持人的臉龐上時,她的表情淡定,以此隱喻日軍登陸枋寮後雖大舉來襲,但佳冬此時已全民皆兵,並有深溝高壘的防禦設施伺候,包含水淹稻田。

桃園平鎮紀錄片,也以畫面呈現百年變遷的鄉土關懷。如古戰場的稻田,有因乾旱缺水造成的休耕;也有因農村人口外流,變成鐵皮屋工廠。而日軍曾呼嘯而過的鎮南橋下的大坑缺溪(老街溪上游),多次因附近工業區的污水遭到「屠溪」。我們也採訪了古戰場當地的里長,他延續張安樂在2015年乙未抗日兩甲子配合立碑,亦在平鎮舉辦了戰祭活動;並展示了和戰役地景相關的文創商品。

屏東佳冬蕭家抗日史蹟

為了忠於史實客觀的紀錄,我們造訪了佳冬蕭家古宅,採訪蕭家抗日後代蕭義雄。另外,在台北採訪了蕭開平。蕭義雄告訴我們,乙未戰爭蕭家犧牲很多人,所以有研討會把他們蕭家稱為蕭家男子漢。蕭開平則平實地描述了當時戰爭的情形:日軍從枋寮那裡登陸,往北向台南方向前進,第一站就會經過蕭家。因佳冬靠近海邊,所以,佳冬的村民自動把他們的稻田灌滿很多水,想辦法阻礙日軍的進攻。其實,當時不只佳冬,筆者的故鄉嘉義大林,在乙未戰爭時,也是用這種戰術,延緩日軍南侵。

位居佳冬城中樞的蕭家,其出入的步月樓,以前就有林爽文事件發生時的一個防禦工事。但是,蕭家還特別將樓外的護城河加上很多泥漿,然後加水,讓它能夠變得像泥沼那樣,讓日軍一跳下去,整個陷到胸部。

1895年10月11日,日軍近一千人從早上到中午進入佳冬城外牆,城內有幾千人,但能夠打仗的不多。蕭開平說,他聽到很多抗日後代家屬說,他們的祖母那個時候幫忙裝子彈、填火藥、燒熱水。所以,有些陷在城外的日軍被村民澆熱水、丟石頭、被土槍打中,可見當時戰鬥多麼慘烈。

抗日後代敘述平鎮戰役

平鎮的採訪,我們安排造訪「平鎮廟」(鎮安宮)。這裡是前述2015年乙未抗日兩甲子紀念平鎮戰役活動的出發點。1893年抗日義首胡嘉猷和湯家、黃家為保佑地方平安,在此興建了「平鎮廟」;並題款在留存至今的《功參造化》匾額上。由此可印證當時身兼軍職,且已年過半百的胡嘉猷在平鎮甚孚眾望,故能號召當地的湯家和黃家等,和他一起抗日。因他乳名老錦,所以他在自家夥房(胡屋)抗日之地,被稱作胡老錦古戰場。

為了採訪古戰場的現況,我們採訪當時和胡家比鄰而居的湯家抗日後代池俊鑑(外玄孫),由他現身說法,說明古戰場旁的鐵皮屋工廠一帶原是茶園,他小時候用竹子挖一挖,到處都能撿到子彈。他還帶我們去胡家夥房看水井遺跡。當時胡嘉猷因水井毀於日軍砲彈遂轉進至龍潭。但井被炸掉後,水到現在還很清澈,尤其今年初各地都很乾旱時,該地還有水,就是因為有一口古井。由池先生的敘述可證明,日方戰史所記載說,當時平鎮戰役日軍消耗了近一萬發子彈是真的,而抗日軍發出的子彈也不少 。

勿忘戰爭帶來的慘烈教訓

筆者希望這次畫展,民眾藉由林晉老師的圖畫可看到過去永和的美麗,也能看到戰爭帶來的殺戮戰場,而記取教訓,不要讓痛苦辛酸再度發生。也希望能讓年輕一輩了解戰爭、認識戰爭,感受這一場台灣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戰爭氣息,知道戰爭所付出的代價。

作者為歷史研究工作者

●《觀察》雜誌授權刊登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