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婚禮冤家》 白眼翻出一朵花的愛情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基努李維(基哥)與薇諾娜瑞德是全球公認的俊男美女與性幻想對象。2人過去曾有過3次合作:在柯波拉的《吸血鬼:真愛不死》,他們演一對古裝未婚夫妻,但是整部片都是在講吸血鬼對薇諾娜瑞德的悲戀,基哥好像是路人;在李察林克雷特的科幻片《心機掃描》中,警察基哥愛上了毒女薇諾娜,然後被「毒品」和愛情搞得身敗名裂;2009年的《她的私密日記》中,2人同樣演出卻沒什麼交集。

雖然基哥和薇諾娜都是大明星,但是演技上好像也還好,基哥是著名的木頭人,薇諾娜直到最近的《怪奇物語》才真正發揮演技。這2個可愛的人,從《吸血鬼》算來1/4世紀之後,終於在《婚禮冤家》中,愛情修成正果。

《婚禮冤家》是一部浪漫愛情片,或者說「不浪漫愛情片」。2個主角的亮相戲就很不浪漫,我們看到一個女子對著一株快要死還是已經死的植物呵氣,以為可以變復活魔術;一個滿臉鬍子的男子,喉嚨中發出好像咳嗽咳不出來的難聽叫聲。可以想像,這兩個外表極度美好的人,都有issue(很有事)。

然後看到2人在機場要搭小飛機,參加一個「度假婚禮」(destination wedding)。這是一種很累人的婚禮模式,邀請賓客到某個很遠很遠的地方吃喝玩樂(本片中是在加州一個沒人/我沒聽過的地方:Paso Robles,據說有很多酒莊),搞3天3夜,美其名是浪漫,事實上是虛榮炫耀。對於那些不相信婚姻,或者是對婚姻失望的男女,參加這種婚禮就是下地獄;而我們的男女主角,恰好就是這種人。

《婚禮冤家》中,基努李維(左二)與薇諾娜瑞德(左三)在機場首度見面,就開始彼此討厭。(甲上提供)
《婚禮冤家》中,基努李維(左二)與薇諾娜瑞德(左三)在機場首度見面,就開始彼此討厭。(甲上提供)

這整部片就在描寫這對男女,在跌跌撞撞發展出來的不浪漫愛情。從第一次見面他們就因為插隊小事彼此討厭,然後不巧搭飛機坐在一起,一起搭巴士,婚禮上又被安排坐在一起。這2人基本上是nothing in common。男的覺得女的嘮嘮叨叨,被新郎甩掉了又不甘心,而且又「政治正確」,非常龜毛;女的覺得這男的尖酸刻薄,咬文嚼字,裝模作樣,還會偷旅館的東西,空有外表,一無是處。

2個人之間的對話/互動,幾乎就在互相翻白眼,超級「不契合」;這整部片全部都是他們在吐槽對方,吵來吵去的對話,2人嘴巴都很厲害,吵架都是頂級的。雖然他們那麼看不順眼對方,但是......2人卻超級聊得開,因為都在吵。

《婚禮冤家》整部電影都是基努李維(左)與薇諾娜瑞德吵來吵去的對話。(甲上提供)
《婚禮冤家》整部電影都是基努李維(左)與薇諾娜瑞德吵來吵去的對話。(甲上提供)

不過,這2人會如此「水乳交融」,最大的原因還是因為:他們都極度痛恨這個世界,痛恨這假假的婚禮環境。在這個不友善的空間內,他們只好互相取暖,然後,男的覺得這神經病女人,好像有一點有趣;女的也開始覺得,這討人厭的男人,好像也蠻有魅力的,2個人終於開始曖昧了。

愛情的發展有很多模式,有些人在噁心情話中培養愛情;有人拚命做愛由性而愛,也有人是在吵架中,種下愛情之苗。本片的這對婚禮冤家,就在鬥嘴當中,完成了所有的交流溝通,也了解了彼此(就是了解溝通可以化解差異的概念)。不過他們的愛情過程還是很笨拙,連親密的身體接觸,也要喬來喬去,身體老是被卡到。

《婚禮冤家》裡的基努李維(左)與薇諾娜瑞德都已不再青春。(甲上提供)
《婚禮冤家》裡的基努李維(左)與薇諾娜瑞德都已不再青春。(甲上提供)

基努李維的專長是動作戲,或者當男花瓶,他的木頭演技,最適合演機器人或生化人。他高大粗獷,但是也有著亞洲血統的陰柔氣質,或許他的外型真的太過「另類」了。這部片的角色,是個對感情有點茫然,有點憨呆,連自己要什麼都不知道的大男孩,基努李維的「木頭人」特質,竟然非常扣合此角色。

女主角薇諾娜瑞德儼然變成了另一種「女神」,一個性感優雅的傻大姐。這2位演員都已不是鮮肉與玉女,但是仍然有人願意請他們掛頭牌領銜演出,照樣可以大談戀愛(而不是演鮮肉的爸媽)。這部片不免讓人思考,我們的中年演員,也能夠在電影中當主角,談戀愛,耍寶,而且照樣有人願意買票看嗎?提示一下:基努李維和薇諾娜瑞德的年紀,大約是任賢齊/張惠妹的年紀,還是很性感,很有談戀愛的潛力啊!

《婚禮冤家》是個不那麼浪漫,但是非常討人喜愛的愛情故事。在夏末秋初之際,這是獻給電影觀眾最可愛的愛情禮物。


更多鏡週刊報導
【影評】2018台灣國際酷兒影展 看見不乖的同志
【影評】《切小金家的旅館》 這部電影很有事
【影評】《跟著IKEA衣櫥去旅行》 歐式幽默的人道關懷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